雲南鎮長帶隊強徵地 挖機壓死一村民

人氣 3

【大紀元2015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引起碾死村民事件。鎮長帶領百餘名武裝人員進村強徵山地擴建龍泉工業園區,當時在現場的村民王金紅被掩埋在山坡上,親屬透露,家屬見到屍體已被掩埋,只露出頭部,屍檢結果顯示王金紅頭骨遭重擊粉碎,肋骨骨折,內臟被挖機碾壓出來。當地政府官員對家屬避而不見,無任何說法,警方只告訴家屬等待屍檢報告。

16日,前衛鎮與趙官村政府官員帶領百餘名身穿迷彩服、手持盾牌的武裝人員,對趙官村4家村民的山地進行強徵,並且開進挖掘機強行動工,早上9時許,村民王金紅來到施工現場,直至下午2時許,其家屬多次打電話聯繫他均無人接聽,後來有人告訴家屬施工地有人死亡,家屬急匆匆地趕至現場。
[[2]]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4]]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親屬陳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家屬趕至事發地時有武裝人員將現場封鎖,不允許家屬進入,政府官員則早已不見蹤影,家屬陸續來了四、五十名,對方見事態嚴重,才允許家屬進入事發現場,家屬當即報警。

陳女士透露,他們看到王金紅的屍體被掩埋在土裡,只有頭部露出來,呈趴在地上的姿勢,內臟已被碾壓出來,陳女士說:「家屬當時發現現場並沒有明顯血跡,因此懷疑屍體是被人拖至山坡上掩埋,第一事發現場應該不在山坡上。」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6月16日,雲南玉溪市江川縣前衛鎮趙官村發生一起強徵地碾死村民事件。(網絡圖片)

陳女士表示,事發時家屬未在場,只有另外2家被強徵地的村民在現場,但是由於那2家人都是村官的親屬,不願向家屬透露任何信息,因此,至今王金紅的具體死因以及死亡時間不得而知。

6月17日,當地警方進行屍檢,陳女士稱,屍體已被抬至殯儀館,館外有數名特警把守,十餘名家屬呆在外面焦急地等待,警方只允許兩名親屬進入陪同屍檢。

陳女士透露,據進入的親屬出來告知,屍檢初步結果為頭部頭骨被重物擊碎,肋骨多根骨折,內臟應被挖機碾爆露出,死亡時間應該在16日上午9時至10時之間。

陳女士表示,當地政府官員沒有一人露面給家屬一個說法,警方告訴家屬等待屍檢報告結果,但是並未說具體日期。

事發當日,陳女士曾給當地多家媒體打電話尋求關注,但是無一家媒體到現場進行報導。6月17日,大陸媒體僅以江川縣官方微博的通告發佈了一則簡短訊息,聲稱「政府組織武裝徵地」致1名村民死亡。目前,家屬們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

王金紅今年35歲,上有60餘歲老母,下有10歲與7歲的兒女,他的妻子在得知丈夫的死訊後天天以淚洗面,多次哭昏過去。

據村民透露,當地鎮政府自2012年開始強徵當地土地建龍泉工業園區,已有數家企業入駐園區,今年園區進行進一步擴建,因此「武裝強徵」山地至趙官村,王金紅家有10餘畝果園也被列入徵地範圍。

陳女士表示,家人根本沒有與政府簽訂任何徵地協議,並且補償根本沒有到位的情況下,強行徵地,政府給每畝地的補償包括青畝費只有15,000元,她說:「果樹是全家的唯一收入,賠償10餘萬元能夠讓我們做甚麼,何況我們至今未收到一分錢的補償。」

據悉,當地政府將應給予村民的每棵果樹的補償費中飽私囊。

記者致電前衛鎮鎮政府宣傳部,電話無人接聽,鎮政府辦公室人員則聲稱不清楚此事。記者再致電江川縣公安局,一位接電人員聽到記者詢問王金紅的事,當即將電話掛斷。

責任編輯:蘇漾

相關新聞
福建南平花甲老人誓死保衛公園
福建漳州官方強徵 推土機活活碾死3歲女童(組圖 慎入)
投書:農婦與亡夫「死魂靈」護地 鎮委書記搶走骨灰盒
中共國土部報告: 20.12萬公頃土地違規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