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律指南:加拿大安省有個【道歉法】

文/傑西

人氣: 2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9日訊】加拿大什麼最著名?甜蜜楓餹漿、清甜可口的冰酒、淋滿肉汁的薯條…… 而與這些特産齊名就是:人們彬彬有禮,還常把「不好意思」、「勞駕您了」掛在嘴上。只要您看看大街上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了別人,是怎樣一番歉意連連,就知道說聲「對不起」對加拿大人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以至於多個省份竟然都專門有一部【道歉法】(Apology Act)。咱們安省的【道歉法】於2009年生效,整個法案只有470字。這短短一頁紙的用途是什麼?難道如何說「對不起」也要法律來約束?

本年的一樁民事案件中(Simaei v. Hannaford, 2015 ONSC 5041),成為了【道歉法】的「新秀」:

本案中的原告起訴前雇主非法解僱,在訴狀中稱,雇主曾向其「道歉」,這就是等於承認了非法解僱,因此應給予賠償。被告駁斥這一說法,並援引【道歉法】以及民事訴訟章程第25條第11款作為支持的論據。

案例分析:道歉法的定義

第一,定義「道歉」:帶有同情或悔意的陳述、話語或行為,無論這一話語或行為是否承認了錯誤或法律責任。

那麼,道歉在法律上的後果是什麼?說了道歉會不會在對峙公堂時吃虧?法條明確指出:不會!

首先,道歉並不等於承認了過失和法律責任;其次,在決定當事人是否負有過失及責任時,不能將「道歉」作為考量的依據;再者,在民事訴訟、行政訴訟或是仲裁程序中,道歉不能作為判斷過失及法律責任的證據。

既然法案中已有界定,法官認為,道歉在法律程序上「毫無意義」,雇主的道歉不能用作證明其過失的證據,而且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訴狀裡。

歷史回顧:道歉法的誕生及意義

在闡述道歉法精神的同時,法官還對這部年輕法案的誕生做了回顧:法案是由安省一位議員以「個人提案程序Private Member Bill」的方式呈交安省議會,其後獲得各議員的支持,並在2009年生效。法案一出臺即獲得了醫療從業人士和律師界的支持:曾經,醫生和護士們對患者有所傷害時,本有意向病人致歉,但又恐怕道歉行為會被用作民事訴訟的過失證據,從而戰戰兢兢,不敢輕易說出「對不起」。

法案的支持者們認為,法案的誕生對糾紛解決頗有助益,它能夠:促進糾紛的化解;加強對當事人的問責;有效加快糾紛處理的時間,節省費用,避免糾紛走向法庭,或是加速民事案件處理的進程

法官還說:「我本人在調解(mediation),仲裁 (arbitration)等領域的經驗提供了很好的范例,那就是『道歉』在促進『庭外和解』的程序中的確有著重要價值。」

從這個角度理解,【道歉法】實際上是在鼓勵道歉的話語和行動呢。正因為道歉不能被律師和當事人用作民事訴訟中的證據,人們在說對不起的時候才不會有所忌憚。很多人訴諸民事訴訟,並不是為了討回金錢損失,更多的是為了討回公道,出口氣,親耳聽對方誠懇地說句「對不起」。再有許多官司,實在是因為庭外和解失敗,才不得不選擇下策——走上法庭。民事訴訟費時、費力、費錢、費心。如果當事人能夠以協商解決,才是對雙方都有利的、兩全其美的方式。

提出【道歉法】議案的人是自由黨議員David Orazietti ,如今還在Queen’s Park的議會供職。當年的提案經歷了議會宣讀、辯論,委員會討論,並在議會上三讀通過後,這位議員說:「我真是太高興了,以後在安省,人們可以誠懇地對自己做錯的事情表達悲憫、傷心和遺憾,而不必為道歉所導致的法律後果瞻前顧後。這無疑是移除了一個法律上的屏障,能有效促進糾紛的化解。法律體系中的某些條款成為了障礙人們真誠溝通的鴻溝,壓抑了人們天性中的良善,理解,同情——這恰恰是人們最需要的東西。」

在法案誕生之前,很多專業人士在道歉的問題上都是如履薄氷,因為他們常常會被律師和保險公司「警示」: 當被指責有過時,不能道歉,一旦表達了歉意,就有可能被用作民事法庭上的證據,需要承擔法律責任。然而研究卻表明,如果被告真的有過失,說句對不起更有助於糾紛解決。美國律師協會專刊中提到,在所有民事官司中,有30%的原告表示,如果被告能在當初說聲抱歉,自己也不會把事情鬧到法庭上。

雖然本法適用於各類民事案件,但影響最大的還是醫患關係。北美藥學教育期刊上寫道,在醫療事故的民事案件裡,有將近40%的患者表示,如果醫生能為醫療過失道歉,他們並沒打算將醫生和醫院告上法庭。有了【道歉法】條款的保護,醫生可以更開誠布公和患者及家屬交流,他們可以更專注於患者和病情及治療方案,而不是擔心自己的言論會帶來怎樣的法律後果。

很多美國的醫院在推行道歉政策後,收到了非常積極的反饋。從2002年起,密歇根大學的附屬醫院開始鼓勵醫生為自己的錯誤道歉。其後,針對醫院的醫療事故的民事訴訟從2001年的262起下降到130起,醫院的年度律師費用也從3百萬降低至1百萬。

從加拿大全國范圍來看,安省並不是道歉法案的開創者。在安省的道歉法誕生之日,全國共有5個省份有類似法案,而鄰居美國有35個州內有類似法案或條款。

小常識:從「私人提案」到成文法案

和所有成文法家族的成員一樣,【道歉法】的胚胎是一份叫做「提案(Bill)」的文件。提案,實際上就是用法律語言將某種想法或建議表達出來,以便呈交給安省的立法機構(Legislative Assemly)被議員們審核。 提案有可能是對已有法律的修改,也可能是另立新法。如果提案能夠順利通過所有的立法步驟,才算是由胚胎長成為嬰孩,得以呱呱墜地。下面的圖表簡單介紹了提案誕生的過程:

從提案到法案 (議員私人提案)

1.議員說: 這個主意不錯,符合公眾利益,就把它撰寫成一個提案,到議會裡去宣讀一下好了。

2.第一讀:提案的議員向各位同事介紹提案內容,解釋提案初衷

3.第二讀:各黨派議員對提案的利弊進行辯論並投票

4.通過第二讀投票的提案,被送到負責相關事務的委員會(committee),獲得進一步討論,其間可進行公開聽證,並對提案的內容進行修訂。

5.被修改後的提案從委員會返回議會。

6.第三讀:各黨派議員對提案的最終命運進行投票。

7.通過第三讀的提案,馬上就要出生了。因為我們是君主立憲國家,所以法案的出生要由女皇陛下的代表來簽字。這最後的一步稱作禦準「Royal Assent」, 由本省的省督Lieutenant Governor簽字許可,提案就正式成為了立法。

責任編輯:芮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