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超出想像 大陸有人至今吃不起茶葉蛋

人氣: 67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泓博報導)大陸很多人以為中國人都可以每天吃「茶葉蛋」了。近日,網絡作家黃童超在網易浪潮發文「中國人真吃得起茶葉蛋了?」表示,其實有部分中國人,比人們想像的要窮得多。

近幾年,只要在網上發帖描述中國人生活水平很低,都會招致嘲笑和辱罵。如2015年美國國家地理發布的一篇微博提到,「對於很多中國人,星巴克的價格超出了承受能力」。有些網民看後覺得遭遇了奇恥大辱:「我拿星巴克當水喝已經有些年頭了。」那麼,實際究竟是什麼樣呢?文章利用權威數據進行了分析。

貧困人口人均每天食品消費支出4.1

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中國大陸農村還有6億左右的中國人,按大陸現行貧困線標準,2014年底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有7,017萬,2015年底減少到5,575萬。

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4年才達到10,489元。可支配收入中位數還要低一些,為9,497元,大約每天26元。2014年農村人均支出為8,382元,其中花在食品煙酒上的錢只有2,814元,每天大約7.7元。

若把2014年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分成五等,會得到低收入戶、中等偏下戶、中等收入戶、中等偏上戶、高收入戶分別為:2,768元、6,604元、9,504元、13,449元、23,947元。

國家統計局研究,處於貧困線下的中國人,會將收入的53.5%拿來買吃的,也就是人均每天食品消費支出為4.1元。

由此可見,那些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中國人,每天都能吃上茶葉蛋絕對是一種奢望。四川大涼山地區生活很艱難,但新華社報導的「大米每10天逢集時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景象,恐怕還是會讓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城裡人感到錯愕。

即使農村地區很多人沒被標記成「貧困人口」,但他們的生活質量並沒有上升到「把豬蹄當零食吃」的地步。在國家統計局網站稍微探索一番,就會發現農村地區的人均各項支出/消費量也是遠遠低於人們想像。

營養不良在農村兒童中盛行

專注於中國農村地區問題斯坦福大學農村教育行動計劃(The 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領銜的多項研究發現,即使中國在過去數十年經歷了高速增長,中國農村兒童正在遭受各種各樣「窮病」的折磨,其中之一是營養不良。

比如2015年中外學者合作的一項研究,收集整理27份調查數據,覆蓋中國10個省份,針對3—17歲農村兒童,最後發現:有27%的被調查兒童患有貧血,33%的兒童被土壤傳播的寄生蟲所感染,16%的兒童患有眼部屈光不正。

而那些留守兒童由於父母在城市工作擁有相對高的收入,留守兒童生活條件也相對好一些,因此比起那些父母均在家的農村兒童,他們感染寄生蟲和患屈光不正的機率要更小。

2015年農村教育行動計劃參與的另一項中外聯合研究,選取陝西南部11個國家級貧困縣,調查1,808名6—12個月的嬰兒發現:48.8%的被調查嬰兒患有不同程度的貧血,大約有20%的嬰兒存在認知發育遲緩,將近三分之一的嬰兒表現出運動發育遲緩,貧血和發育遲緩高度相關。說明生在中國農村的人,從一開始就會「輸」給城裡人一大截。

營養不良影響兒童智力發育

2016年9月,農村教育行動計劃在陝西、河北和雲南的抽樣調查發現,由於營養不良等原因,53%的貧困農村漢族孩子在2歲到2歲半時,智商測試低於90。這給兒童帶來的傷害不可逆轉、不可彌補。

農村教育行動計劃的負責人羅斯高教授(Scott Rozelle)指出,這很大程度是因為孩子出生後的1,000天內養育不當。結果有時我們還會看到城市一些養尊處優的中學生,在網上指責農村同學學習差是因為不用功,大罵「你弱你有理」。

很多窮人沒有享受到低保

中國在1993年開始試點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下稱「低保」),1999年推廣到所有城市。而農村低保在多年試點之後,也在2007年正式推向全國。

2007—2015年,農村低保覆蓋人數從3,566萬人擴大到4,904萬人(近年來人數略有減少),各級財政支出農村低保資金也達到了2015年的931.5億元,世界銀行中國局局長郝福滿(Bert Hofman)稱中國低保是「全世界此類計劃中規模最大的」。

但2015年世界銀行的另一份研究,認為中國低保制度對消除農村貧困基本沒起作用。據研究,2007—2009年,低保在所有年份對於貧困率的減少都不超過0.5%,低保可有可無;而低保每支出1元,只能減少不到3毛錢的貧困缺口,特別是使用民政部的數據,只減少了1毛錢左右的貧困缺口,減貧效率令人堪憂。

世界銀行還發現,低保制度本身存在巨大的錯位。2007—2009年,活在地方低保線以下的人中,有90%左右的人沒有獲得低保。而在那些獲得低保金的農村居民中,約有四分之三都活在低保線之上。即使最近幾年政府一再提高低保線的標準,都不會對減貧起到什麼幫助,因為誤差實在是太大了。

2015年《經濟學人》報道,山西大應寒村的一位村民抱怨,村子裡有10戶人家獲得了低保金,而他們全部都是村支書的朋友。

農村窮人沒辦法在網上現身說法

此外,文章說,在中國廣袤的農村大地,數不清的真正的窮人沒有時間也沒有能力到網上現身說法,講述自己的遭遇。他們不知道自己時不時就被一些人開除出中國人行列,他們或許只想知道怎麼活下去。中國要在2020年消除所有貧困人口,但正如《經濟學人》所說,山西大應寒村的村民被問到怎麼看待這個雄心勃勃的脫貧計劃時,都面面相覷,然後笑了。

文章刊出後,甘肅省蘭州市一網民說,很好的一篇文章,我就是甘肅農村人,我有發言權,我周圍的大多數農民,頓頓吃個像茶葉蛋一樣檔次的食物的確是種奢侈,當然硬花錢去吃也行,只是其他開支就得削減,茶葉蛋我們這一元一隻,每天3元,每月90元,一年就得1,080元,僅僅吃個小茶葉蛋就得花一千多元,比茶葉蛋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你去花錢。可以說光吃個它就吃掉我一個冬季取暖用的煤炭錢。至於吃肉,不至於一年才吃三回,但一個月吃三回絕對是我們這裡的好生活,對了,吃的是相對便宜的大肉,至於牛肉,一年吃不上三回很正常,不是不愛吃,是的確太貴,熟牛肉一斤可要60元!#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12-26 8: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