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眾言硬著陸 為何索羅斯獨招中國恨

人氣 2283

【大紀元2016年02月01日訊】最近索羅斯在中國再度紅得冒火,引起一干官媒口誅筆伐,切齒之聲境外可聞。說起來,談中國經濟「硬著陸」者不止索羅斯一人,中國為何單挑索羅斯做為「中國人民的敵人」,這裡面究竟有什麼講究?

索羅斯到底刺痛了北京哪根神經?

因為索羅斯最近在達沃斯論壇上說的那番話,新華社中英文評論文章一齊出動,或指「索羅斯的這種觀察視角顯然屬於選擇性失明」,或者威脅說「那些急切砸盤套利的投機者和惡意做空者,面臨更高交易成本乃至嚴重的法律後果」,再或諷刺挖苦,比如1月26日《人民日報》海外版頭版發表《向中國貨幣宣戰?呵呵》評論文章,稱「索羅斯對人民幣和港元的挑戰不可能成功」。看這些文章,索羅斯「做空中國」的陰謀似乎正在實施。

所有文章集中批的是索羅斯的發言,並未指出索羅斯為實施「做空中國」陰謀在中國資本市場上翻江倒海。那麼,索羅斯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究竟說了些什麼話,讓中國當局如此痛恨莫名?其實,索羅斯主要表達了三點:

第一,「世界經濟正在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的覆轍,但兩次危機並無可比性,因為這次危機的根源是中國」。

第二,「中國目前主要問題是通縮與高負債率,經濟硬著陸很難避免。但肯定可以繼續發展兩三年時間」。

第三,「中國能管理(硬著陸)問題,因為中國在資源和政策選擇上空間更為廣闊,這是由於背後3萬億的外匯儲備等原因。」

接下來,我想分析索羅斯的觀點究竟有什麼「錯誤」。

關於第一點。這句話其實半點都沒錯,中國政府很不爽的是索羅斯認為中國抗擊金融危機的能力弱於美國。但這確是事實。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之時,美國只是虛擬經濟出了嚴重問題,實體經濟基本完好。科技仍然領先世界,教育仍然是美國一大產業,制度環境也沒有問題。因此,過了兩三年,在華的美國製造業深感本國各方面條件優於中國,大量回流。這與中國目前實體經濟面臨多重困難完全不同。這些困難,比如中國經濟結構不良;製造業幾十個行業嚴重產能過剩、企業破產潮一波接一波;技術創新能力不足等等,這些都是國內經濟界公認的問題,政府也早就承認。基於此,索羅斯認為危機沒有可比性,當真千真萬確。

關於第二點。關於中國的高負債率,這是國際投行界的共識,中國官方研究智庫也持同樣看法,區別只是負債率的百分比有些差別。根據彭博2015年7月 發佈的統計數據,截至2015年6月底,中國企業和家庭的未償還貸款佔GDP的比例為207%,遠遠超過2008年的12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5年8月發佈的中國經濟評估報告顯示,中國實際債務總額(包含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債務與企業債務)佔GDP的比重將在2020年升至 250%。

2015年7月,中國社會科學院發佈《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15》,報告稱,2014年末,中國經濟整體(含金融機構)的債務總額為150.03萬億元,其佔GDP 的比重,從2008 年的170%上升到235.7%,6年上升了65.7個百分點。

至於中國經濟衰退會引起全球通縮還是通脹,屬於技術層面的預測,比如前些年中國自家的經濟學家預測通縮,結果是通脹。索羅斯說了一句「通縮」,就往「做空中國」這個大題目上扯,實在有點「欲加之罪」的味道。

關於第三點。「硬著陸」三個字不合中國政府宣傳口徑,其餘幾乎全是對中國政府管理能力的正面表達。近三年以來,國際金融商業界漸漸統一了認識,中國經濟衰退不可避免,區別在於「軟著陸」還是「硬著陸」。

中國政府當然喜歡聽「軟著陸」,這點心思也好理解。好比一架飛機遇上危險不得不迫降時,機師技術高,運氣好,就能夠軟著陸,有驚無險,雖然不免擦出火花,飛機受損,有些輕微傷亡,但總體上人機平安;如果機師技術差點火候,加上運氣不好,飛機著陸時起火、撞毀,最嚴重的結果是機毀人亡。

設身處地,有誰想聽「硬著陸」這種不祥預言呢?更何況中共政府從毛澤東開始,就沒有樹立傾聽不同意見的優良傳統,都以「射殺帶壞消息來的人」為能事,區別只是程度不同。

索羅斯為何被選為「做空中國」的替罪羊?

中國挑索羅斯做「替罪羊」,只因他是「天時、地利、人和」集於一身的不二人選。

先說「天時」。中國經濟目前正在釋放各種利壞消息,以至於國際投行業那群中國經濟的「鐵粉」最近也轉向,按中國的說法就是開始「唱衰中國」了。比如總部位於紐約的「中國褐皮書國際」(CBB International)發佈的《中國褐皮書》,在2015第三季度還認為對中國經濟的悲觀看法「完全脫離事實」,到第四季度基調轉向:認為「四季度經濟不安,狀況全面惡化」,全然忘記了第三季度的報告怎麼說了。目前,中國股市提振無望;匯市險情迭出;儘管政府方法出盡,資本仍然加速外流。2015年股市救市不成功,都以「做空中國」為名抓了幾十位證券界幹才,給索羅斯套上一頂「做空中國」的帽子罩在他頭上,比抓本國證券界幹才更容易。再說「地利」。索羅斯如果是英國人、法國人,這次中國政府不會找他的晦氣,畢竟英、法兩國不是中國政府經常指稱的「境外勢力」的代表,偏偏索羅斯是美國投資界頂尖人物,完全符合北京挑選「境外勢力」的國別標準。

最後就是「人和」了。在中國政府一以貫之的宣傳裡,索羅斯是個有「做空他國」前科的國際金融大鱷,成天在找吞食對象。索羅斯曾於1992年對英國央行發起狙擊,讓英國幾乎陷入金融危機;1997年索羅斯在泰國開放外匯市場的當天做空泰銖,引發了讓東南亞遭受重創的亞洲金融危機。緊接著索羅斯在1998年又做空港股,逼得香港向北京求救,幸虧總理朱鎔基多謀善斷,毅然決定從當時1200億外匯儲備中借給香港金管局數百億(北京坊間傳說是280億),讓香港政府得以用「挾息」手段迫退了索羅斯的進擊。鳳凰網不久前還在《人民幣反擊戰:與1998年香港打擊索羅斯手法如出一轍》一文中,回顧了這段光榮歲月。

索羅斯與中國的舊怨不止上述幾件。20世紀80年代,索羅斯曾希望幫助中國改革開放,為此在北京設立了開放基金會中國辦公室,中國安排了國家安全部 副部長淩雲擔任基金會的中方負責人。六四之後,當局為了打擊趙紫陽,公安部捏造了一個說法,聲稱趙紫陽通過索羅斯充當美國間諜,《華盛頓郵報》刊登這一來自中國的消息後,索羅斯寫信給鄧小平駁斥此誣陷,中國政府於是不再提這一誣陷之說。

中國政府挑選索羅斯,當然也因為索羅斯這種投資奇才乃世不二出之人物。無論是國家還是個人,敗在弱者手裡是恥辱,但敗在強者手裡則會大大降低恥辱感。中國政府現在也知道,「硬著陸」難以避免,萬一不幸起火冒煙,釀至嚴重後果,有了索羅斯這隻「替罪羊」,至少也可以向世界表明:並非本黨管理經濟不力,實在是索羅斯這位敵手太過強大。那麼多政府都吃過他的虧,本政府吃點虧也不算栽了面子。更何況,咱國1998年還贏過索羅斯一個回合。

有了這些「天時、地利與人和」,索羅斯這次被北京挑中,成為「做空中國」的替罪羊,實在是「命中註定」。

事情說穿了就這麼簡單。我相信,所謂索羅斯「做空中國」說,在中國至少有七成官媒受眾相信。戈培爾早就說過,謊話重複一千次就成為真理。更何況,中國有大批毛左,還有無數「小粉紅」,《人民日報》與新華社等媒體的口水決不會白濺。

--原載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IMF首次評估大陸金融 國際投行做空中國
何清漣:誰在做空中國?兼談中國房地產
中國經濟危機暴露 華爾街拉「槍栓」聯手做空
伍凡:評外國正在做空中國金融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思想領袖】漢森:左派覺醒運動製造仇恨
【微視頻】川普行政令奏效 陸3大電訊公司被摘牌
【時事縱橫】馬雲現身兩鬢白 華春瑩曝中共黑幕
【秦鵬直播】暗諷習?王興遭約談 股市暴跌千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