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口口相傳 多倫多中醫師獲主流社會認可

多倫多曉蘭健康中心內擺著中草藥和趙曉蘭寫的2本英文書。(周月諦/大紀元)

人氣: 309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報導)安省約有4,000多名中醫從業者,競爭可謂激烈。有一名女性中醫師在多倫多開診所20多年,從來沒打過廣告,已有上萬名病人,包括加國主流 社會的多位名人。她在加拿大生活了近30年,依然認為中藥很神奇。

安省註冊中醫師、曉蘭健康中心的創始人兼總裁趙曉蘭近日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60歲的她留著黑色披肩發,幾乎沒化妝,帶著記者參觀健康中 心的接待室、治療室和會議室。

曉蘭健康中心坐落於多倫多市中心的白人住宅區,靠近Yorkville奢侈品商業區。健康中心共有4層,擺著好幾尊佛像和菩薩像。

趙曉蘭給記者倒了一杯菊花茶。她告訴記者:「我太忙了,很少很少接受媒體採訪。主流媒體之前報導過我的故事,那是因為我寫了2本書,出版社要 求我必須接受採訪。」當記者拿出相機時,她說:「我最怕的就是照相。」

加國名人和外國人求診

趙曉蘭的病人包括華人和加拿大主流社會的名人。據《環球郵報》報導,屢次獲獎的詩人Margaret Atwood、著名作家Susan Swan、獲獎小說家Michael Ondaatje、著名女演員Ann-Marie MacDonald都曾是趙曉蘭的病人。

「很多美國人、英國人(比如導演Anthony Minghella)、意大利人、法國人、保加利亞人、羅馬尼亞人也來找我看病。因為我寫的書在英國、美國等國出版了。一些東歐國家曾是共產主義國家,那 裡的人很熟悉中醫,想找我看病。這說明中醫被國際社會認可了,」趙曉蘭還說。

趙曉蘭在2006年和2012年出版了2本英文書。第一本書《水上月暉》(Reflections of the Moon on Water)講述如何用中醫的方法使女人更健康。這本書已被翻譯成16種語言。

趙曉蘭說:「我寫的書很簡單。等我退休了,工作量少一些了,我可以再出書,因為有些東西需要傳下去。我想把中醫、中藥這顆明珠與西方人分享, 從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

「現在我的精力還是不夠。我的同學都退休了,我還在工作。人生很短暫,我需要時間完善自己,需要個人的成長。我的內心也需要成長。我在2015 年花3個月時間去風景區(山裡)打坐,」趙曉蘭還說。

留學生來加國4年後開診所

趙曉蘭生於中國昆明市,是家裏最小的孩子。她今年60歲,有2個姐姐和一個哥哥。

趙曉蘭說,她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鄉」運動。她母親當年被扣了「右派」的帽子,壓力很大。儘管如此,她父母一直沒離婚。她當年被迫停 學,被發配到雲南省農村,長達2年。

1977年,趙曉蘭在昆明醫學院獲得了西醫學位,同年開始在昆明的一家中醫院當腹部外科醫生。她後來在雲南中醫學院獲得了中醫學位,在中 國當了12年的醫生。

1979年,趙曉蘭結婚。據《環球郵報》報導,她在結婚17年後離婚。因為她的事業發展很快,強勢的丈夫感到無法適應。她之後過了約20年的單身生 活,唯一的兒子已長大成人。

1988年,趙曉蘭留學加拿大,在安省皇后大學一邊讀藥理學,一邊做癌症方面的研究。

1992年,趙曉蘭在位於多倫多大學街上開了第一家診所。診所後來搬了幾次家。

「我在這裡工作沒有碰到過困難,非常容易,沒有稅務局來找我的麻煩。我不需要去送紅包,登記了以後,律師給我註冊,我就可以開始工作了,一點困難都沒有。我在加拿大工作太容易了,做我最愛做的事就行了,沒有人來打擾我,」趙曉蘭還說。

2008年,診所擴大了規模,趙曉蘭把它命名為「曉蘭健康中心」。

「我是健康中心的創始人、總裁(President)兼老闆(Owner)。我在經營健康中心的過程中也沒有遇到困難,」趙曉蘭還說。

2013年8月,趙曉蘭在安省中醫師與針灸師管理局(CTCMPAO)獲得了中醫師牌照(GEN-R.TCMP)。這意味著她有資格用中草藥 和針灸為民眾治病,可以稱自己是針灸師(R. Ac.)。

「安省原來大約有4,000多名中醫從業者。中醫管理局成立後,要求中醫師通過專業考試,截止日期是2017年。我近日看到只有兩、三百人注 冊成為中醫師,其他人都慢悠悠的,」趙曉蘭說。

2016年,趙曉蘭獲得移民獎(RBC Top 25 Immigrant Awards)的提名。

診所從來不打廣告

趙曉蘭當了30多年的中醫師,是健康中心收費最高的中醫師。病人第一次請她看病時,一小時(包括會診和中醫治療)要花250元,以後的服務稍 微便宜一些。

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都有醫療卡(Health Card),但中醫不屬於公費醫療的範疇,病人需要另外花錢。儘管如此,趙曉蘭還是有上萬名病人。

趙曉蘭說,「診所開了大約25年。我在第一個星期有7位病人,第二個周有40位病人。現在我的電腦裡有16,000多名病人。我們從來不打廣 告,一個病人一個病人的做。我們做好了,人家就推薦了,口碑就出來了。」

健康中心每週一至星期五開放(除了節假日),7位醫生(包括趙曉蘭)一起工作。她說:「我們都工作得很累,週末必須要休息。接待室有3位祕書, 已經很忙了。」

她說:「我的等候名單(Waiting list)很長,已經有幾大排病人。如果其他人臨時取消預約,他們才有希望來看病。病人最少要提前兩、三個星期打電話,才可能約到我。」

趙曉蘭反復叮囑記者,不要在報紙上刊登健康中心的地址和電話,以免再增加他們的工作量。

「希望有功能 當更好醫生」

趙曉蘭說,中國古代的一些中醫大夫絕對是有特異功能的。她說:「像華佗絕對有功能,就是我們自己不知道。我沒有功能,我深深地相信他們有功 能。我希望我也有功能、當更好的醫生。」

談到有的書記載,中國古人用中草藥拔牙,嘴裡不會流血。趙曉蘭說:「中藥太厲害了,這是絕對可能的,什麼事都能辦到。」

趙曉蘭自己也很注意養生,每天打坐、打太極,不喝酒,不喝咖啡。

趙曉蘭曾擔任加拿大營養健康教育協會(Canadian Association of Nutri-Health Education)理事,還曾擔任加拿大癌症支持協會(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Support)的理事。

專訪結束後,趙曉蘭脫下白大褂,換上了運動衣,駕駛寶馬轎車離去。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