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曉宇:設給中國警察的陷阱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06日訊】中國的警察系統一直都是中共鎮壓和迫害人民的工具,警察系統負責對黨指定「敵人」材料的收集、整理甚至「編寫」,中共的多數「階級敵人」都是被警察系統抓捕、刑訊、監禁、勞役或殺害的。中共的警察系統在黨發動的群眾運動中還負責引領或動員群眾對「敵人」進行衝擊、批鬥、監視、騷擾等。中共的歷屆黨魁從未放鬆過對警察系統的控制,都是極力把警察系統置於自己的絕對領導之下。

逝去的記憶

在文革中警察系統是運動的直接參與者,從警察系統的運作中就能看到黨對「階級敵人」的迫害。以北京市公安局為例,文革時期劉傳新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讓我們看一下在他任職期間北京市公安局都幹了些什麼。

1、組織專案人員從市公安局的偵察案卷中搜集各級領導的審查批示,編寫了題為《關於羅瑞卿、劉仁、馮基平、邢相生等一夥反革命集團裡通外國的情況報告》,誣陷羅瑞卿、劉仁、馮基平、邢相生、焦昆、張烈、閔步瀛等31名領導幹部「裡通外國」,是「供給敵人情報的批准人」。

2、從北京巿公安局的77萬餘卷檔案、105萬件零散材料中,列出所謂「出賣情報」的材料8,623件,「叛徒、特務、反革命線索」材料153,374件,並將其中85,344件編印成122冊,轉發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進行追查。

3、在《關於馮基平、邢相生、閔步瀛、張烈、焦昆為首的現行反革命集團內幕》的材料中,將馮基平定為「特務分子」,邢相生定為「特務嫌疑」,閔步瀛定為「京津鐵路局督察室特務」,焦昆定為「CC特務」,張烈定為「叛徒嫌疑」。

4、輕信汪偽時期充任開封六路軍中將副司令、遠東國際民主聯盟中央總局常務理事兼機要理事宋××的謊言,按照政治需要將中央到地方的39名領導幹部定為參加過日偽「遠東國際民主聯盟」特務組織的人員,將一些教授、幹部、職工等300餘人定為日偽「華北興亞民主同盟」的潛伏特務。這份假材料轉發全國各地後,僅在北京、天津、秦皇島、大同受此案牽連的就有105人,其中91人長期背著「特務嫌疑」的黑鍋,3人被逼迫而自殺身死。

5、按照內部鬥爭的需要,將中共元老劉少奇、賀龍、葉劍英、彭真、李井泉、譚震林等的子女70人關進市局少管所,強令他們揭發其父母的「罪行」。

6、把社會上流傳江青(毛澤東夫人)等人的醜聞當作「反動謠言」來追查。僅從1975年底到1976年初,追查出所謂「謠言」1,000多起,涉及數萬人,其中不少人遭到拘留和審查。

7、在1976年的「天安門事件」中出動警察3千人。當鎮壓命令下達後,天安門廣場西側的數百名警察,首先沖到紀念碑附近,包圍了集中在紀念碑前的群眾,用木棒、皮帶追打手無寸鐵的群眾,追打聲、呼喊聲、怒駡聲、慘叫聲混成一片。

「天安門事件」的清明節期間,北京市公安局在天安門廣場上偷記的115輛小汽車的號碼,涉及到中央、國家機關、部隊等80多個單位,全部受到追查。北京市公安局還搜集了天安門廣場的詩詞原件583份,強迫群眾交出的詩詞抄件6.6萬多份,照片10.8萬多張。從這些材料中,選出重點600餘件,總計立案追查的1984件,先後拘捕與天安門事件有關的群眾388人。

文革結束後,中共為了自保將積極效忠「紅色造反路線」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軍管幹部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事後只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當時的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在這場內部清理之前就畏罪自殺了。他們賣命之後,並沒得到長久的利益,卻成為了中共平息民憤的替罪羊,得到的是悲慘的下場。

今日的陷井

法輪大法因其能不斷提升道德水準,使修煉者獲得心靈的淨化和身體的健康而洪傳世界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使不同國家,不同種族,不同民眾受益。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受到各族裔人民的尊敬和珍愛,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各國各種褒獎和表彰3,000多項。1998年,國家體育總局組織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的醫學專家,對3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做了5次醫學調查,表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於98%,法輪功學員的道德水準也得到極大提高。

據中共公安部內部在1998年底的調查報告顯示,當時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有7,000萬,超過當時中共黨員人數的6,400多萬,令心胸狹小的江澤民恐懼和嫉妒。

1998年,中國進入多事之秋,亞洲金融風暴愈演愈烈;中共體制內改革步履蹣跚;特別是1998年洪水氾濫,眾多民眾受災;官員腐敗、失業增長、生活水準下降等國內矛盾更加突出;中共高層矛盾鬥爭加劇;中共壓制反對力量招致國際批評聲浪升高……這些都使得當時掌權的江澤民擔心危機會隨時爆發,擔心自己的位置會坐不穩。為了轉移矛盾、化解危機,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給江出了一個「樹立國內假想敵」的策略,方向定在打擊宗教團體上。最初找到一個叫「中功」的目標,後因故被放棄,最終目標定向了日益發展的法輪功團體。江澤民在中共會議上說:「我們黨很久沒有進行意識形態領域的清洗,這次正好借著法輪功進行一次意識形態領域的清洗」。

為了給迫害法輪功鋪路,從1997年開始,中共開姶秘密調查法輪功,但這些調查都沒有找到法輪功的任何問題,中共最後選擇了製造藉口,在鎮壓初期中共導演了「法輪功天安門自焚」偽劇,還編造出1,400個偽案例等,並據此把法輪功打為×教。

江澤民集團為了能順利的迫害法輪功,於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一個淩駕於法律和政府權力部門之上的以權代法機構「610」。這個機構類似於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和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這個機構表面上是掛靠在中共的政法委,實際上它直接聽命於江澤民。為了給迫害法輪功製造法律依據,使迫害能夠進行下去,成立「610」的第二天中共出臺了《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這個規定告訴警察:只要是上級命令,無論對錯警察都必須執行,如果因執行上級命令而犯錯,可以不追究警察的責任。這個規定的出臺就是讓警察放開手執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計畫。解決了基層警察對執行迫害的顧慮後,江澤民集團又推出了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惡滅絕政策,讓無數的警察在無知中充當了江澤民的殘酷迫害的工具。

十七年來,隨著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在全球範圍內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明白真相支持法輪的民眾越來越多,世界各國,包括國會議員、政要、知名人士也站出來聲援,亞洲地區聯名簽署聲援的人數超過一百二十三萬人。中共領導人出訪時走到那裡都會遇到要求「停止迫害,法辦江澤民」的人群,各國政府紛紛譴責中共的暴行,要求中共停止迫害。中共承受著國內外強大的壓力。

江澤民、羅干、周永康、薄熙來、曾慶紅等人已被30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告上國際法庭。從2015年5月至今已有超過20萬的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起訴了江澤民。

中共早已看到了自己在法輪功問題上面臨的危險,早就開姶謀劃後路。江澤民為了避免在生前死後被清算,於2004年(全面下臺前)秘密派人到海外找法輪功談判,揚言只要不在海外起訴江、不追究其迫害法輪功的法律責任,江就願意停止迫害,並美其名曰:給法輪功平反。而作為交換條件,中共將效仿文革結束為平息民憤槍斃大批軍人和警察那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多少人,中共將槍斃多少犯罪的「610」人員、警察和國安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為其償命。因被法輪功學員嚴詞拒絕而作罷。後來出臺的《公務員法》、《中央政法委:公檢法對辦案品質終身負責》、《關於切實防止冤假錯案的規定》、《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等就是在做最後的打算,這些檔中對所辦案件的所謂「終生負責」就是為了把迫害法輪功的責任推給基層工作人員。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05-06 9: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