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當局狠批「九龍治水」釋放的信號

人氣 1914

【大紀元2016年07月11日訊】7月1日,習近平面對央視鏡頭,向江派常委放出狠話,稱作風「要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抓起,從高級幹部抓起」。習的講話,如同當著全體中國大陸民眾及全世界的面,向江派最後的堡壘發出總攻的信號。這意味著,自中紀委巡視組進駐中宣部、王滬寧率五政治局委員彈劾江派常委劉雲山江澤民父子被軟禁、習近平基本全面掌控政治局面和奪回話語權之後,針對江派常委的最後總攻即將打響。

習近平7月1日的敏感講話,不只是向江派常委發出總攻的信號彈,還有著風向標的作用。7月7日,大陸網路出現一篇微博帖文:《「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作者為「反腐動態A」,時下帖文正在網路熱傳。文章借著清朝「鐵帽子王」政變的一段歷史,影射江澤民集團的政變陰謀;公開否定江澤民當年為架空胡錦濤而設置的九常委制,將「打虎」矛頭直接指向江澤民。文章所釋出的強烈政治信號令外界關注。而與《「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帖文相呼應的,則是大陸財新網接連發表胡錦濤智囊俞可平關於主權在民、社會自治、推進中國民主等民主政治的文章。

帖文《「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開宗明義,首先回顧清朝雍正年間,「鐵帽子王」策動一場意在通過「八王議政」來顛覆雍正王權的政變的那段歷史。讀者從「八王議政」一詞倏忽間聯想到「九龍治水」。文章指,權貴集團通過「王權分治,令不統一,拉幫結派,各持一方」來「維繫利益長久化與最大化的制度保障」,以此映射當今中共常委制。文章隨即直指中共的「九總統制」,稱時至今日,中國居然出現了為權貴御用刀筆吏所謳歌的「九總統制」,其本質上也就是權貴蠶食權力,廢棄法度,各執一攤,保全家族與集團利益最大化的方式。這種局面造成整個國家官僚貪腐氾濫,權貴強取豪奪,社會兩極分化,環境資源枯竭,法制正義無存,矛盾衝突日熾。

文章說,十八大後,雖然「九總統制」從形式上變成了「七常委制」,但新當權者事實也是面臨這種被權貴架空的局面,與當年雍正登基時期所處的國家環境具有極大的相似性。這是作者在暗批現任江派常委用對付胡錦濤「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方法對付新當權者習近平。稱他們「實質就是要維護權貴操控政局、左右國策的模式,這本質上與雍正時期‘鐵帽子王’要通過政變來推行‘八王議政’是一脈相承。」

文章不止大量引用「鐵帽子王」、「權貴集團」、「七常委制」等敏感詞,還使用了一系列關鍵字,如「1989年後」、「主使者」等等,讓讀者一看便知道是指江澤民、江派及江派現任常委。文章稱,那些自1989年後經營起的權貴集團,形成的「鐵帽子王」,顯然不會甘願放棄既得利益,他們要努力維繫過往「九龍治水」各自為政的局面,以鞏固延續自身集團利益。在這種形勢下,如果不能最終將代表權貴集團利益的「鐵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後的主使者,反腐就不會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國新政就不可能推開。這段話明顯指若要在中國推行新政,就必須抓捕江澤民、曾慶紅,拿下江派現任常委,與習近平反腐「要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抓起,從高級幹部抓起」相呼應。

與「反腐敗動態A」狠批「九龍治水」相映成趣的另一篇文章,是俞可平一篇題為「政府創新與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演講報告。7月5日,財新網發表了經俞可平審定的6月26日的這篇在深圳的演講報告以及演講時與聽眾互動的問答內容。演講中總結了中共政治治理面臨的六大突出問題;同時談論如何推進中國民主,強調社會自治。

俞可平在演講一開始即強調,民主不但是個好東西,而且要繼續往前推進。俞可平認為,中國的民主必須沿著三條道路往前推進,即要從基層民主一層層往上推進;以更少的競爭走向更多的競爭。幹部選拔也一樣需要適當的競爭,以便優中選優;以黨內民主帶動社會民主。

在與聽眾問答環節,俞可平稱中國以前在走向民主的目標上是有分歧的,現在走向民主應該是共識了。民主不是萬能的,民主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但它符合整個人類進步的方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民主一定要跟法治結合起來。中國的民主只能增量發展;增量不是漸進,到了某些關鍵點必須要突破,只有突破才能避免突變。在回應關於社會自治問題時,他稱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原來高度一體化,現在開始分化,形成了三個相互獨立的社會系統:以黨政組織為基礎、以政府黨政官員為代表的國家系統、政治系統;以企業組織為基礎、以企業家為代表的市場系統、經濟系統;以民間組織為基礎、以公民自己為代表的公民社會系統。

談到民間組織這個問題,俞可平透露:現在民政部正式統計批准備案的民間組織或是社會組織大概有100萬個。而事實上他看到過一個非常權威的資料,應當有450萬個,因為很多社會組織和民間組織是不登記的。按照學者統計至少300萬,一個學者說中國的民間組織有800萬,這已經是非常大的一個系統。俞可平表示,國家治理下面有三個子系統,即政府治理、市場治理、社會治理,三個子系統有不同的規範,需要不同的法規。於是俞可平強調,社會組織應參與管理社會;社會自治越發達,社會治理現代化的程度就越高。

無疑,俞可平的演講似乎在為民主社會的即將到來而進行民主知識普及,與「反腐動態A」狠批「九龍治水」的帖文相得益彰。習近平的「7·1」敏感講話,以及「反腐動態A」和俞可平二位作者的文章,如同一套組合拳,猛烈地擊打著江派殘餘勢力;那些只能通過翻牆才能讀到的如抓捕江派常委劉雲山、廢除「九龍治水」和建立民主憲政等敏感內容,已成為當下民眾熱議的話題,猛烈地衝擊著中共開始奔潰的專制堤壩。顯然,這是習近平當局在全體中國大陸民眾面前公開與江澤民集團進行切割。它意味著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利益集團的矛盾已日益公開化,習王反腐「打虎」倒江的「壓倒性勝利」正在形成;預示著公開抓捕江澤民、清算江澤民「血債幫」的時機即將成熟,中共的解體及民主社會的來臨也為時不遠。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專訪羅宇】江澤民被軟禁 習左右中國方向
《疫苗之殤》揭中共黑幕 引高度關注遭速刪
官媒稱習近平為儒生 分析:破劉雲山「左毒」
陳思敏:王岐山追逃改變九常委制 劍指何方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普京笑答中共武統 讓北京失望了?
【橫河觀點】董經緯兩個報導 哪個是真的?
【秦鵬直播】一個董經緯兩表述 拜習會啟動?
【新聞大家談】專訪前核專家:親見恐怖洩漏
【首播】前軍報記者:經歷六四 認清黨軍
【珍言真語】錢志健:襲蘋果日報 毀港核心價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