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辛子陵:江曾勢力殞落 港媒大洗牌

人氣 3615
標籤: ,

【大紀元2016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馬雲收購的《南華早報》罕見對郭伯雄、徐才厚的背後勢力開火,有傳聞馬雲還有意收購《明報》。香港媒體近年出現倒閉潮、或規模大幅度減小等現象。專家辛子陵認為,港媒面臨洗牌是江澤民勢力殞落的必然結果。

日前香港的DBC數碼電台突然宣布結束5年的廣播,下個月7日停播,將香港的數碼電台的牌照給還政府。113名員工大部分將於那天遣散。

該公司的管理層將倒閉原因解釋是政府沒有給予充足的技術上配合,該電台前主持人認為資金問題外,沒群眾支持,也沒有廣告收入。

時事評論員黎則奮在港媒上撰文表示,「作為聽從中聯辦指揮的維穩主流傳媒,DBC並非是第一間倒下,之前已有隸屬中共懲治系統的亞視和愛國商人楊受成擁有的《新報》。此外,還有原屬《大公報》,復刊不久便停刊的《新晚報》,及未出版已夭折的《香港晨報》。後者的金主蒯轍元在大陸突被雙規,相信是主因。」

去年12月14日,《南華早報》正式宣布將以20.6億港元現金代價向阿里巴巴出售旗下媒體業務。今年4月,馬雲在接受媒體採訪中強調,自己沒做過記者,不會干預新聞編採,亦不會參與編輯決策。目前有傳聞馬雲有意收購香港的《明報》。

而在香港《大公報》和《文匯報》被視為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體,在香港口碑極差,由中共港澳工委控制,也在今年的2月初宣布合併,統一管理,按不同的定位「各自出報」。

香港將被建成支持改革支持習近平基地?

香港一直被視為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的常年經營的地盤,隨著習近平強力反腐打虎,三年半下來,打老虎已直逼「老老虎」江澤民和其「軍師」曾慶紅。前不久中紀委首次宣布進駐港澳辦,很多港媒預測將在香港掀起巨大風暴。

中共政權最關注「筆桿子」和「槍桿子」,隨著江曾勢力的殞落,常年在香港佈局的媒體勢力也重新洗牌。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他分析:「對曾慶紅在香港的勢力肯定要清除,對香港各界不會傷害太深。這些媒體有些就是曾慶紅旗下的,所以馬雲出來收購他們。這也是一個兼併的方式吧,官方不出面,由馬雲出面。」

他透露,「香港下一步肯定是要組建一個真心支持習近平的、跟江曾派劃清界線的特區政府,但這個事情具體人事我不好說,但是方向肯定是這樣的。香港不妨礙愛國者、也不妨礙習近平的支持者,這樣香港就逐漸步入正軌。前段時間有江派的勢力、曾慶紅的勢力搞一些事情,阻礙演出(舞蹈大賽)等。」

他強調,香港以後逐步就會成為一個支持真改革開放、支持習近平這樣一個基地,不會再被利用、也不容許曾慶紅他們利用這個特區來搞事情,通過這種方法和平解決更好。

香港整頓針對中共幹部 呼籲站錯隊改過就好

辛子陵在採訪中呼籲,「香港過去站錯隊的人士,現在站過來就是了。因為過去江曾他們是代表中央、代表中共、代表執政黨,所以(有些港人)跟他們關係走的越來越深了。港府的這些人也要適應大陸形勢的變化,站錯隊的人,只要改過來就是。」

他認為,習近平政權的中央,對這些人不會深究。當然有些人不適合站在頭面上來做一些事情,只要改過來就完了。

對香港的整頓,辛子陵強調:「主要是整頓共產黨的幹部,打著共產黨旗號,鼓動一些人反對習近平、反對改革開放,這不行。對香港各界人士、民建這些人士不會深究的。」

張德江自我否定白皮書和「831政改方案」

今年5月張德江訪港,名義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但外界認為實質政治議題才是他此次的核心內容。張德江罕見邀請香港泛民議員進行閉門會談,這是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首次雙方互動。

泛民議員當面要求撤換梁振英重啟政改,也力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指中聯辦違反一國二制,干預香港選舉、立法會,以至新聞界事務。張德江的回應態度與之前的強硬態度迥然不同。

辛子陵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就這些江派的常委,張德江今年5月去香港的表現是比較好的,所以習近平授與他代表中央、代表習近平本人這樣的權力和榮譽。張德江不提白皮書了、不提去年『831政改方案』的決定了,等於通過他自己把這個事情都否定了。」

他強調,這也是張德江向習近平靠攏的表現。「江派這些人到了最後關頭都要考慮自己的出路,儘管他到了這個級別,向習示好,這也是很正常的現象。」#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胡錦濤家鄉官員調任揚州 受命清洗江老家?
【專訪】辛子陵:美國會決議間接支持處理江
【專訪】辛子陵:習近平清理曾慶紅香港勢力
多省官員大換班 辛子陵:擒江前的戰略決戰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險時間點
【時事縱橫】白宮3人垂簾聽政?港爆疫苗退訂潮
【微視頻】恆大坑慘蘇寧 「國際米蘭」大甩賣
【新聞看點】美嚐遭主宰滋味?歐3強國警告中共
【軍事熱點】中共舉行長期軍演 南海注定不平靜
【財商天下】觸及國際敏感議題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