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移民遇挑戰 男性更難受

人氣: 77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中國人有個說法:男人是一家之主。不過,當一家人登陸加拿大後面對挑戰時,這一家之主很可能是最難受的一個。

一直跟蹤加拿大移民生活的作家羅德里格斯(Daniel Leon Rodriguez)在今年初一篇署名文章中提到,卡爾加里族裔文化委員會(ECCC)的項目協調人藍森(Vic Lantion)稱,他的很多客戶都是患有抑鬱症的男性。「他們凌晨3點醒來後問自己:『我在這裡做什麼?』」

這背後的原因,是這些男性移民疲於應對族裔習慣中對他們的期望;同時,他們的妻子更容易找到工作及建立新的人際關係,使先生們的心理壓力更大。

令人擔憂的是,這些男士有精神問題後不尋求幫助。羅德里格斯說,只有25%的移民尋找社會機構的幫助,大部分是婦女。一些族裔文化認為,男性尋找幫助是示弱的表現。

時事評論員馮志強認為,大男子主義心態各民族都有,移民後的失落感自然是男性較強,「他們更難放下身段去適應」。中國人文化偏內向,問題可能更嚴重。女性順從的因素較多,更容易接受新環境。

多倫多大學健康科學系副教授李菊子(Bonnie K. Lee)博士說,很多人移民後發現,他們的收入及社會地位下降,「他們失去了自己的社交網絡,失去了在原住國享受的地位……。」

時事評論員李天明說,他剛到加拿大時有過這樣的經歷,遇到煩心事後找不到人傾訴。如果在中國的話,「你有親戚和很親近的朋友,他們能站在你的立場上,指責給你帶來不快的人」。

移民的代價

多倫多居民黃先生移民加拿大後的第一個考驗,是從工程師跌落到機器操作工。他說,有些人更慘,他的一個同事在中國有不錯的地位,來加後心理沒調整好,家裏產生了矛盾,一次氣怒之下打了孩子,結果妻子報警,他被趕出家門,還要定期去上心理輔導課。

李天明說,移民加拿大的家庭,妻子可能對丈夫寄以厚望,但新移民可能在語言、文化教育背景及人際關係等方面都有欠缺。「無形的壓力日夜困擾著你,你為了生存,冥思苦想,怎麼去找到工作,怎麼把這個工作做好。有了工作後,要擔心與同事之間關係不融洽,擔心老闆會不會因為某件事對你不滿……。 」

「中國人家裏普遍缺少一種心平氣和的討論環境,常常夫妻之間是幾句話後就拌嘴。」他說,中國新移民有苦無處說時,只能在自己家裏生悶氣。如果對老婆、孩子發脾氣的話,就可能導致家暴、離婚。「我所認識的中國移民(40歲左右)中,大部分在登陸後的5年內離婚了。」

男性移民有精神問題時不願說出來,更增加了難度。馮志強說,主要原因是個人尊嚴在阻擋,因為「求人是弱者的表現」。在中國,男性習慣了受重 視,出現就業不足時,單位先讓女性離職,法定的退休年齡,也是男性比女性高。來當新移民,在就業上遇到的挑戰更大,就更難應對心理壓力。相反,女性傳統上 是需要別人幫助的弱者角色,她們更容易適應新環境。

學位越高越難受

藍森稱,就業不理想、海外資歷不被承認,都容易對男性移民造成心理打擊。「男性在性別認同和價值觀方面遇到文化衝擊」,教育程度高的移民,很難接受不再是律師或醫生的現實。

李天明說,華人移民普遍遇到文化衝擊,有些人能適應,有些人就很難。有些家有小孩的華人技術移民,甚至以輕生做了斷。

「講出來怕丟臉,不講出來就得不到幫助,他的壓力就越大。」 馮志強說,結果可能很可怕。比如多倫多曾有1名擁有中國和外國博士頭銜的華人移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也沒法排解心理壓力,最後跳樓自殺了。

李菊子稱,新移民需要做的調整可能很大。很多人憧憬新的美好生活,覺得新的國家充滿機會,然後被迫面對現實。

她說,他們先會對移民的決定感到後悔,「如果困境看起來難以逾越的話,新移民可能感到抑鬱,更嚴重的情況是,他們會產生自殺的念頭。」

李菊子說,隨著時間的推移、語言能力的提高及建立起新的朋友網,他們的心理健康會改善。

自我定好位 感覺輕鬆

華人移民也有很多人成功適應了社會,享受新的生活。李天明稱,他們多是性格開朗、善於交際的人。他們能面對現實,給自己一個合適的定位。

李天明是學法律的,移民前在中國的大學當教師,曾享受被人尊重的地位。他說,他剛到加拿大時,準備去大學進修,也考了英文。後因生活原因,需要先去工作,慢慢就失去了再去讀書的機會。但後來發現,在加拿大不是一定要做「人上人」,才會受到尊重。

「開始也有過掙扎,有失落感。」他說,他原來一直在大學教書,對社會了解不多,在加拿大沒有親戚,開始是基本沒有朋友。而且這裡的文化與中國的差別很大。

了解到第一代移民普遍遇到的挑戰後,李天明把自己定位在一個「普通人」的位置上,之後的心境就逐漸變好了。

他說,很快你就會感覺到,政府不會打擾你,「好像這社會沒人管我。在中國的話,還會經常被要求學習文件,參加政府活動」。在這裡,除了上班外,其他都是自己的時間。「好像是自己在掌管自己的命運,感到了充分的自由」。

「我感到非常溫暖,在這裡你受到尊重,大家都是平等的。」李天明說。

放下舊觀念 融入加拿大

加拿大政府一直鼓勵新移民融入加拿大社會,其實,融入加拿大也是排解心理壓力的有效途徑。有研究發現,新移民心理壓力大,且不願意尋求幫助,尤其是男性。最好的解決方法是改變舊觀念,像加拿大人那樣生活。

馮志強說,西方的基督文化認為,不管男性還是女性,能力都是有限的。做人不要驕傲,包括需要幫助時,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也是一種驕傲。「新移民應該打開自己的心扉,去交朋友,推心置腹地交流。」

他說,在大陸成長的中國人,他們的思想和行為「與普世價值、與常理的思考和處理問題方式是不一樣的」。

李天明說,在中國大陸,人與人的關係取決於社會地位,很多人是依附權勢,鄙視貧窮,「人與人之間,是一種戴著面具的生活」。

新移民都知道,找到一份工作、有穩定收入是關鍵。不過,李菊子說,工作還能使新移民認識其他加拿大人,學習有形和無形的文化規則,提高語言能力。「如果還沒找到工作,做義工也是一個好辦法,它能擴展你的社交網絡,使你接觸到不同方面的加拿大文化。」

李菊子稱,移民社區中的老移民也會成為新移民的好導師,能提供成功融入社會的技巧與經驗,提供找工作的線索。政府的各種計畫也在幫助新移民找工及融入社會。

不過,馮志強說,大陸移民如果不去掉他們舊的價值觀念,會很難融入加拿大社會。「不是學歷越高,就越容易適應加拿大。教養更重要。」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