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黨的領導」 郎平成功啟示錄

人氣 10814

【大紀元2016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史軒之綜合報導)郎平帶領中國女排在里約奧運中奪金,她的成功再度引人關注。有分析認為,郎平破除黨領導一切的規則,是中國女排取勝的關鍵。諸多經驗表明,沒有中共黨組織的束縛,企業、政府運作會更有效,中國會更好。

前奧運女排冠軍郎平1980年代退役後,遠赴美國學習,2005年受邀出任美國女排主教練,2008年北京奧運帶領美國女排戰勝了中國隊,她因此被中國人視為「叛徒」。

從國家明星級運動員到「叛徒」,再重新登上英雄之位,郎平於2016年8月29日對《南華早報》說,她並不在乎這些標籤,她所做的只是出於自己的專業。

「我並不介意,人們有權擁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喜不喜歡我也沒關係。」「我有我的專業,而我的專業就是排球。」

2013年,郎平應邀回國帶領中國女排國家隊,條件是當局不干預球隊的管理。短短兩年多,郎平將中國女排從亞錦賽第4名的谷底,帶到2014年世錦賽亞軍、2015年世界盃冠軍和2016年奧運冠軍的巔峰。

網友「雷歌」詳細分析了郎平成功的原因,這篇題為「郎平: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的文章在網路上熱傳。

嫌官場骯髒 拒絕當官──首次對體制說不

文章稱,國內的體育名人很多,但基本都是舉國體制的產物,只有郎平,雖然也成名於體制,但成名之後卻主動擺脫體制的蔭庇,走上一條自我救贖的奮鬥之路。文章接著回顧了郎平為何擺脫體制的桎梏以及她為此經歷的顛簸人生。

文章說,1986年,奪得女排大滿貫後的郎平,帶著一身的傷病退役。有關部門給她安排了一個副廳級的北京體委副主任職位,但她對做官毫無興趣。她後來在自傳中坦承,自己不願做官,完全是因為受了刺激。

據其自傳所述,在湖南郴州排球基地集訓時,是那種透風的竹棚子,條件很差。有一天基地主任叫郎平一起去一趟國家經委,去了才知道,這個基地主任是向國家經委要錢,郎平也不得不幫著說話,或許是她的大名起了作用,很快就撥了錢。但後來郎平才知道,這筆款到位後並沒有馬上用來建設訓練基地,有人把這一情況告到紀檢委,還提到是郎平去要的錢。

體委查下來,要郎平寫檢查,還嚴厲斥責她「當了世界冠軍,就不知天高地厚,到處要錢」!

郎平覺得很委屈,稱是隊裡領導安排她去的,錢要回來了用在什麼地方,她根本不知道,可領隊矢口否認是他讓郎平去的,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郎平在自傳中說:「這個事件的陰影在我心裡好像再也抹不去。有些人是這樣當官的,當了官還得順著別人說話,不管這是不是你的思想,上面說什麼,你就得說什麼。」

郎平覺得官場太骯髒,從此發誓決不做官。當時,退役球員出路很少,她又自絕於體制安排的官位,因此只好自謀出路。

擺脫體制桎梏 歷盡坎坷成為獨立強大的個人

1987年4月,郎平離開北京,到美國後,因為拿的是公派自費的簽證,所以不能工作,沒有經濟來源。

由於不想依靠別人,郎平去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的大學學習體育管理,邊做校排球隊助教邊讀書,沒有工資,只免學費。

為了獨立自給,那年夏天她在十個夏令營做教練,教孩子們打排球。來參加夏令營的孩子,純粹是為了玩,她需要從早到晚陪著、哄著他們。

為了省錢,她自製三明治,作為上學時的午餐,一週的午餐費只花五、六美元,吃到後來見到三明治就想吐。

期間,她還應聘到意大利甲A俱樂部去打職業聯賽,帶著傷痛上場。有一陣軟骨碎片就在關節裡跑,又卡在了骨縫裡,導致劇痛,刺激骨膜出水,四周都是積液。比賽前,郎平先讓醫生把積液抽出來,打完比賽再抽。

郎平說:「沒辦法,多痛苦、多麻煩,我也得堅持。你拿人家的錢,幹不了也得幹,我真是賣命地打。」

1995年,中國女排陷入低谷,經袁偉民力邀,郎平回國做了中國女排主教練。執教僅一年,郎平就帶領女排摘得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銀牌,又在1997年亞錦賽和1998年亞運會奪冠,同年在世錦賽獲得亞軍。1999年郎平因為身體原因辭去中國隊主教練。也有文章稱,郎平當年離開時被某個有「資歷」的人擠走。

1999年,郎平遠赴意大利執教,率意大利摩德納女子排球隊在2000年獲意大利女排聯賽冠軍、2001年奪得歐洲女排冠軍聯賽冠軍、2002年再奪得意大利聯賽和杯賽雙料冠軍﹔2002年~2003年賽季開始,郎平轉而執教意大利諾瓦臘俱樂部,率領諾瓦臘女排奪得意大利超級杯和2004年意大利聯賽冠軍。

2005年初郎平開始擔任美國女排主教練。2007年女排世界盃,郎平執教的美國隊以9勝2負的成績獲得世界盃季軍,拿到北京奧運會的入場券。

2008年北京奧運上,美國女排在小組賽中以3:2的比分擊敗中國隊,並以小組第二的成績進入決賽階段比賽,並在最後的決賽中勇奪亞軍。這是美國女排自1992年的銀牌之後首次獲得奧運獎牌。

因為美國女排在郎平的帶領下打敗了中國隊,一些中國球迷惡毒的罵她是「祖國的叛徒」。郎平無奈的說:「我是一名職業教練,執教美國隊只是一份職業,並不是為了擊敗中國。」

或許因為這些傳言的壓力,幾個月後的11月25日,郎平正式宣布不再擔任美國女排主帥。

二度執教女排 堅拒「黨的領導」──再對體制說不

2012年,中國女排在倫敦奧運遭遇滑鐵盧陷入低谷,次年新任的排管中心領導再次盯上了郎平,比三顧茅廬還要虔誠,主管領導多次南下廣州力邀郎平執掌中國女排帥印。

2013年,郎平二度出任中國女排主教練。近日,有大陸媒體人在微信爆料了當時的內幕。

爆料說,中共國家體育總局提前半年就與郎平談話,動員她服從大局,但被她拒絕。

當年中國女排主教練是公開競聘。競聘日下午3點就要開競聘會。但直到當天上午11點,體育總局與郎平仍在談判,郎平對體育總局所提要求仍一步不讓。

郎平提出自己的條件,包括球隊一切由她說了算,總局不能派人包括黨支書;總局只能提供經費、場地、協調隊員入隊;她還聲明不參加競聘,否則就走人。

體育總局被逼無奈,最終作出讓步,答應了郎平的條件,那場「競聘會」也被迫取消。

《郎平: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一文稱,從郎平當時再三推辭,遲遲不應的心態看,她對執教中國女排充滿疑慮。聯想到1999年她堅決辭職那一幕,不難想見,她對中國體壇的體制性弊端應有切膚之痛。在國外執教這麼多年,對比十分明顯。在舊的體制框架下,處處都是掣肘,郎平有心無力,知道自己很難突破。

事後郎平透露,當年排管中心的承諾包括,她對女排選人用人的絕對話語權、搭建複合型教練團隊、甚至改變國內職業聯賽規則等等與現有體制和傳統模式差異極大的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排管中心提供人財物方面的支持。正是這些由自己堅持立場換來的承諾,使郎平在中國女排獲得了國內教練無法獲得的操作空間。

文章說,郎平上任後,大刀闊斧地改組女排隊伍,只留下惠若琪、魏秋月、曾春蕾少數幾個老隊員,而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一批95前後的年輕隊員被破格提拔,如最年輕也是個子最高的袁心玥,從國少隊連跳三級,直接進入國家隊,這在以前很難想像。對新人,郎平悉心培養,又大膽使用,使這批新秀迅速成長為國家女排的絕對主力。

複合教練組也迅速到位,包括各省抽調的多位技術專項教練及從美國聘請的專業隊醫、康復師、體能教練等等,郎平領銜的教練組及專業支持人員超過15人。帶著幾個陪打和一個隊醫就去征戰大賽的窘境已成過去。

舉國體制下對運動員一直是半軍事化管理,個人活動空間很小。女排隊員被禁止走出公寓大門。不少運動隊,晚上9點之後還要收繳手機等電子產品。郎平則借鑒了美式思維,對女排的管理充滿人情味,不讓隊員在嚴格的氛圍下太過壓抑自己。她平時鼓勵隊員展示個性,在國外比賽後,允許隊員逛街購物,整個球隊的氣氛顯得輕鬆而融洽。這使隊員們每到緊要關頭,都能迅速調整和調動起來,這種精神面貌的不同常常會決定比賽的走向。

在郎平帶領下 中國女排走出低谷

2008年北京奧運失利後,2013年4月郎平執教前,中國女排又接連在大賽中鎩羽,輸給土耳其、韓國、俄羅斯和泰國隊。2010年11月,在日本舉行的世界女排錦標賽上,中國女排慘落第10名,這是近30年來在排球三大賽上最差的成績。

2013年郎平出任主教練後,同年8月,中國女排獲得世界女排大獎賽香港站冠軍,9月又獲世界女排大獎賽總決賽亞軍。不過,在同月的亞錦賽中,中國女排半決賽輸給泰國和韓國,首度無緣亞錦賽三甲,這是亞錦賽中國女排最差的成績。

2015年,在中國舉行的亞錦賽上,中國女排第13次獲亞錦賽金牌,同年,在女排世界盃上,以10勝1負的成績奪冠,這也是郎平教練生涯中首個世界冠軍。

2016年,在女排大獎賽上,中國女排戰勝美國隊和巴西隊,結束了對巴西的「18連敗」。在里約奧運4強賽中,中國女排在比賽中輸掉首局,第2局又以大比分落後,但最終以3比2淘汰東道主巴西隊,進入4強,在決賽中又擊敗塞爾維亞奪冠。

郎平成功的關鍵:拒絕「黨的領導」

《郎平: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說,正是憑藉全方位的突破,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郎平就帶中國女排走出亞錦賽第四這樣前所未有的谷底,步入了一個又一個勝利的巔峰。

文章還說,郎平不是「祖國的叛徒」,而是「從30年前自覺擺脫體制的籠罩,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個人,到今天回歸中國女排,並努力帶領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突圍,郎平給我們展示了一種超越體制的強大力量。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對於中國體壇的意義所在」。

評論指,體育在中國不只是競技,更是政治。在「舉國體制」下,運動員只是官員爭取政績的棋子,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爭取金牌。他們必須完全服從體育部門的安排,不能有自己的個性。個性在國家機器內是不和諧的,是異變,將被徹底壓碎。

新唐人《今日點擊》節目主持人石濤說:「郎平抗爭制度的想法是最單純的,保證她個體的自由,和基本做人的權利。」

評論人士袁斌在大紀元網站刊文說,「郎平第一次對體制說不,開啟了她思考方法上的自我排毒,人格上的自我救贖,這是她成長史上至關重要的一次飛躍,這個飛躍讓她最終成為了一個全新的獨立而強大的個人,沒有這個基礎她絕對成不了馳騁世界排壇的著名教練。郎平第二次對體制說不,使她得以帶領中國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成功突圍。試想,如果郎平繼續沿襲舊體制、老辦法,即便她有十八班武藝,會有用武之地嗎?會有時隔12年的再度奪冠嗎?」

博主慎思在《央視報導女排的尷尬》一文中說,「不知道這次在郎家軍的成功能否驚醒夢中人—–舉國體制並無益處」,更重要的一點,即便是為奪冠著想,「舉國體制也是扼殺團結的殺手,這次(奧運)集體項目集體衰落就是證明—-除了女排,是因為有郎平這樣一個出色教練」;郎平在接受採訪時透露的細節說明,集體項目中成員的「精誠合作是多麼重要」。

評論人士劍平在新唐人網站發文說:「舉國體制並不限於體育,舉國體制的病根在於中共一黨專政。在中共一黨專政下,領導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它不管你什麼科學啊、道德啊、人性啊、法律啊,它可以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

有評論說,郎平最了不起之處在於,她開啟了中國體壇破除「黨領導一切」的先例。

石濤表示:「郎平開啟了破除黨領導一切的迷信,這是她成功的根本。」

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郎平年輕時當中國女排主攻手,寫過入黨申請書;中年後做中國女排主教練,則拒絕「黨的領導」。她的思想變遷,代表著反叛「舉國體制」的覺醒的一代。

但評論指出,中共的舉國體制是為其獨裁政權服務,並非哪一個個體所能改變,要結束舉國體制,就必須結束中共一黨專制,而要結束中共一黨專制,就必須解體中共,這樣才能建立起尊重和符合人性的正常體制。

沒有黨組織 企業和政府運作更有效

大紀元「解散黨組織」系列評論之二《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指出,中共黨組織違反現代管理規律,沒有黨組織,企業和政府運作更有效;沒有黨組織,中國會更好。

文章說,共產黨維持自身權力和剝奪民眾權利的目的之一,就是保證自己獲得最大利益。這就註定了它對人民和社會來說,是一個非生產性的、代價極其昂貴的、反現代管理規律的和反人性的邪黨。

中共迫害和奴役人民,又強迫人民供養它。民眾辛勤勞動創造的大部分財富,都被強制用於供養共產黨。中國人民60多年來供養了世上最龐大最昂貴的一個黨的官僚體系。

中共權力滲透到政府經濟部門、企事業單位和一切部門,甚至民營企業。它的所謂經營管理具有掠奪性、反人性,且無道德底線,與現代管理講科學、講效率、講代價的方法完全相反。

為說明上述這一點,文章列舉了一些實例:中共以公有化的名義,把社會和私人財產變成黨控制的國有財產,再將國有財產變成黨幹部的私有財產。中共長期以低工資剝削職工,改革開放後又用各種買斷方式甩掉被榨乾血汗的職工。中共一味地追求GDP的生產模式,導致嚴重的產能過剩和環境污染。中共強奪強賣土地和片面發展房地產,又造成大批農民失地抗爭和房地產泡沫化。中共摧毀傳統文化和道德良知,導致毒食品、假食品和高價斬人食品氾濫,而黨幹部卻長期享用各種特供和特權。尤其惡劣的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軍隊、武警、醫院等系統參與大規模活摘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並將這場大屠殺變成牟取暴利的生產流水作業,突破了人類的道德底線。

文章表示,幾十年來,中國人與中共打交道得到的教訓是:除了被剝奪被迫害,就是被欺騙。因此,剷除中共黨組織,是回歸正常生產規律和政府職能的必由之路。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沒有類似中共對政府和企業的滲透和附體,政府和企業都能正常、有效的運轉。在中國近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一條規律一直在起作用:黨組織這隻有形的手在哪裡干預得少,市場這隻無形的手在哪裡主宰得多,哪裡就發展得快;反之就發展得慢。

文章得出結論:「古今中外的歷史表明,沒有黨組織,中華民族更輝煌,中國社會更和諧;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郎平的從「叛徒」到「英雄」之路
航億葦:曾罵郎平「漢奸」憤憤如今作何感想?
袁斌:中國女排這回奪冠靠的是「女排精神」?
慎思:央視報導女排的尷尬
最熱視頻
【天亮時分】李克強班底70%被清洗
【新聞看點】侵台時間定?傳習給王滬寧新任務
【全球新聞】一國兩制破產 王滬寧要編對台新論
【中國禁聞】機密文件揭中共謊報染疫死亡數據
【環球直擊】中國衛星公司暗助俄羅斯 被美制裁
抓捕傳聞紛擾 江澤民嫡孫能躲過大劫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