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的從「叛徒」到「英雄」之路

人氣 22487

【大紀元2016年08月22日訊】在「鐵榔頭」主教練郎平帶領下,中國女排睽違12年再度在奧運會上奪金。曾率領美國女排在北京奧運上力挫中國女排的郎平,由當時被稱為「叛徒」變成今天的「英雄」,表現的十分冷靜。

55歲的郎平成為中國排球史上首名以球員、教練身份都摘金的第一人。中國女排奪冠一刻,很多隊員激動大哭,但郎平異常冷靜。她在賽後一再感謝她的隊員,又話鋒一轉,指這些年來陪伴父母的時間非常少,「這是我的最大遺憾」。

今年初再喜結良緣的郎平,也嘆息「結婚三天以後就開始帶隊訓練。我的先生一直非常支持我,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給我非常多的鼓勵,我覺得這就是親情。」郎平還談到女兒特意請了8天假來支持她,讓她心裏感到非常溫暖,壓力也有所排除,「這就是親情」。

中共官媒也紛紛讚揚中國女排,《人民日報》網站致敬說,「即使踉踉蹌蹌,卻始終目光堅毅。」新華社形容,「女排精神不朽!里約奧運寫下新傳奇」。鮮花和掌聲,歡呼和叫好,中國女排的教練郎平在媒體口中成為了英雄。不過2008年北京奧運會郎平帶領美國隊打敗中國隊,甚至被罵為「叛徒」一事,在這些報道中被一筆帶過甚至閉口不提。

但與此同時,也有一些私人文章回顧郎平所經歷的顛簸人生和體制的桎梏,一篇《郎平,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在網絡上熱傳。

文章首先稱:「你可以為這場勝利找出一百個理由,但我只想說,最重要的理由是郎平!」

作者稱,國內的體育名人很多,但基本都是舉國體制的產物,只有郎平,雖然也成名於體制,但成名之後卻主動擺脫了體制的蔭庇,踏上了一條自我救贖的奮鬥之路。

1986年,奪得女排大滿貫後的郎平,帶著一身的傷病退役。原本被安排了北京體委副主任的職位,但郎平對做官毫無興趣。郎平後來在自傳中坦承,自己不願做官,完全是因為受了刺激。

據其自傳中講述:在湖南郴州排球基地集訓時,是那種透風的竹棚子,條件很差。有一天基地主任叫郎平一起去一趟國家經委,去了才知道,這個基地主任是向國家經委要錢,郎平也不得不幫著說話,或許是郎平的大名起了作用。很快就撥了錢。但是郎平後來才知道,這筆款到位以後並沒有馬上用來建設訓練基地,有人把這情況告到紀檢委,還提到了說是郎平去要的錢。

體委查下來,要郎平寫檢查,還嚴厲斥責她「當了世界冠軍,就不知天高地厚,到處要錢」!

郎平覺得很委屈,稱是隊裡領導安排我去的,錢要回來了他們用在什麼地方她根本不知道,可領隊矢口否認是他讓郎平去的,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郎平最後只得寫了個情況匯報交上去。

郎平稱此事的陰影在她心裡再也抹不去,覺得自己並非當官的料。於是1987年4月離開北京,到美國後,因為拿的是公派自費的簽證,所以不能工作,沒有經濟來源。

由於不想依靠別人,郎平去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的大學學習體育管理,邊做校排球隊助教邊讀書,沒有工資,只免學費。

為了獨立自給,那年夏天她在十個夏令營做教練,教孩子們打排球。來參加夏令營的孩子,純粹是為了玩,她需要從早到晚都得陪著他們、哄著他們。當時她的語言還不過關,要表達點什麼仍很費勁。

為了省錢,白天讀書時的那頓午飯,郎平都是自己做三明治帶飯,一個星期的午餐費只花五、六美元,吃到後來見到三明治就想吐。

期間她甚至還應聘到意大利甲A俱樂部去打職業聯賽,帶著傷痛上場,甚至有時上場前吃下4片止痛藥。有一陣兒軟骨碎片就在關節裡跑,又卡在了骨縫裏,導致劇痛,刺激骨膜出水,四周都是積液。比賽前,郎平先讓醫生把積液抽出來,打完比賽再抽。

郎平說,「沒辦法,多痛苦、多麻煩,我也得堅持。你拿人家的錢,幹不了也得幹,我真是賣命地打。這是一種全新的感受,是我生平第一次為錢打球。 」

1995年,中國女排陷入低谷,經袁偉民力邀,回國做了中國女排主教練。執教僅一年,郎平就帶領女排摘得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銀牌,又在1997年亞錦賽和1998年亞運會奪冠,同年世錦賽獲得亞軍。1999年郎平因為身體原因辭去中國隊主教練。也有文章稱,郎平當年離開時被某個有「資歷」的人擠走。

1999年,郎平遠赴意大利執教,率意大利摩德納女子排球隊在2000年獲意大利女排聯賽冠軍、2001年奪得歐洲女排冠軍聯賽冠軍、2002年再奪得意大利聯賽和杯賽雙料冠軍﹔2002—2003賽季開始郎平轉執教意大利諾瓦臘俱樂部,率領諾瓦臘女排奪得意大利超級杯和2004年意大利聯賽冠軍。

2005年初郎平開始擔任美國女排主教練,網上有文章稱這一決定背後事出有因。

文章稱,郎平在美國探親期間,美國國家隊、州隊等多次邀請郎平演講,其實就是想聘請郎平當教練,但都遭到郎平拒絕。

直到有一次郎平去加拿大治療此前「為國爭光」時而留下的老傷,當時中國方面沒有及時診治,郎平去加拿大的時候基本已經一瘸一拐,她在加拿大期間認識了一位同樣在一家醫院療養的美國國家隊助理教練員,兩人聊的投機成為朋友。

但郎平治療完回國,中共體育部門並不給郎平報銷醫藥費,郎平有苦難言,無奈之下向在加拿大療養時認識的那位美國教練助理說了這些事情。

這名美國國家隊助理教練員說:你現在沒什麼工作也受排擠就來我們美國隊吧,我們不會強求你加入美國國籍,你做個技術指導也可以,你們國家的人民不會說你不好的。

郎平於是轉任美國女排主帥。當時的美國隊似一盤散沙,人員流動極大,青黃不接,以當時的情況,美國排球協會給郎平的目標就是進入奧運會。

2007年女排世界杯,郎平執教的美國隊在賽前只有四天集訓合練的前提下,最終以九勝兩負的成績獲得世界杯季軍,拿到北京奧運會的入場券。

2008年北京奧運上,美國女排在小組賽中以3:2的比分打敗了中國隊並以小組第二的成績進入決賽階段比賽,分別戰勝強大的意大利隊和古巴隊,但是在最後的決賽中以1:3不敵勁旅巴西隊,獲得亞軍。這是美國女排自1992年的銀牌之後首次獲得奧運會獎牌。

但因為美國女排在郎平的帶領下打敗了中國隊,郎平當時遭到中國球迷狠批,更直指她是「祖國的叛徒」。

對這些謾罵,郎平感到十分無奈,她說「我是一名職業教練,執教美國隊只是一份職業,並不是為了擊敗中國」。她至今也沒入美國籍,她解釋說:「我要是入了美國籍,怕是要被他們罵死!」

或許因為這些傳言的壓力,幾個月後,11月25日,帶領美國女排勇奪北京奧運會亞軍的郎平正式宣布不再擔任美國女排主帥一職。她表示,為了給家人更多的時間,因此選擇了不再續約。但對於她將回國執教的傳言,郎平也予以否認:「從我的身體狀況和目前家庭狀況來看,我並不太適合現在出任中國女排的主教練。」

2012年,中國女排在倫敦奧運遭遇滑鐵盧陷入低谷,次年新任的排管中心領導再次盯上了郎平,比三顧茅廬還要虔誠,主管領導多次南下廣州力邀郎平執掌中國女排帥印。

2013年中國女排主教練是公開競聘,但直到競聘當天的淩晨,郎平還沒鬆口。

《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一文中稱,從郎平當時再三推辭,遲遲不應的心態看,郎平對執教中國女排充滿疑慮。聯想到1999年她堅決辭職那一幕,不難想見,她對中國體壇的體制性弊端應有切膚之痛。在國外執教這麼多年,對比十分明顯。在舊的體制框架下,處處都是掣肘,郎平有心無力,知道自己很難突破。

但在最後時刻,郎平還是鬆了口。

事後她自己透露,是排管中心領導的承諾最終打動了她,這個承諾包括對女排選人用人的絕對話語權、搭建複合型教練團隊、甚至改變國內職業聯賽規則等等與現有體制和傳統模式差異極大的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排管中心全盤接受,並全力提供人財物方面的支持。這些承諾等於給了郎平突破體制的尚方寶劍,也正是這一點,使郎平在中國女排獲得了國內教練無法獲得的操作空間。

郎平上任後,大刀闊斧地改組女排隊伍,只留下惠若琪、魏秋月、曾春蕾少數幾個老隊員,而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一批95前後的年輕隊員被破格提拔,像最年輕也是個子最高的袁心玥,從國少隊連跳三級,直接進入國家隊,這在以前很難想像。對新人,郎平悉心培養,又大膽使用,使這批新秀迅速成長為國家女排的絕對主力。

複合教練組也迅速到位,包括各省抽調的多位技術專項教練及從美國聘請的專業隊醫、康復師、體能教練等等,郎平領銜的教練組及專業支持人員超過15人。帶著幾個陪打和一個隊醫就去征戰大賽的窘境已成過去。

文章稱,正是憑藉全方位的突破,郎平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就把中國女排從亞錦賽第四這樣前所未有的谷底,帶到了2014年世錦賽亞軍、2015年世界盃冠軍的巔峰。

去年再獲世界盃冠軍後,有媒體評論說,郎平之所以能夠帶領中國女排再創輝煌,除了她個人的執教能力和人格魅力,關鍵在於她對舊體制的成功突破,而這一模式在目前的中國體壇很難複製,因為郎平的獨一無二,也因為眾多的體制性障礙,國內教練無法逾越。但郎平在女排的體制性突破,依然給中國競技體育陳舊模式的改變帶來了許多富有啟迪性的示範。

文章還稱,在某種意義上,郎平確實是個「叛徒」,但她不是「祖國叛徒」,而是「舉國體制的叛徒」:從30年前自覺擺脫體制的籠罩,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個人,到今天回歸中國女排,並努力帶領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突圍,郎平給我們展示了一種超越體制的強大力量。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對於中國體壇的意義所在。#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郎平被逼出走美國當教練的內幕
郎平卸任美女排主帥 暫無意執教中國隊
郎平暫時告別排壇 想多陪陪家人
郎平再度回國執教 任俱樂部隊主帥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鵬觀察】任澤平砲轟司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國禁聞】監獄大量人員死亡 南京統籌處理遺體
【晚間新聞】衛健委吹哨人:北京20萬遺體待火化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