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謝陽遭酷刑迫害曝光 妻子「被失蹤」

人氣 2414

【大紀元2017年0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1月20日上午,「709案」人權律師謝陽妻子陳桂秋被叫到湖南大學保衛處「談話」,至今未歸,律師們找遍湖南大學也沒有發現她,她「被失蹤」了。前一天,謝陽被抓以來所遭受到的酷刑迫害被曝光

20日上午,謝陽的代理律師劉正清透露,謝陽的妻子陳桂秋被謝陽專案組、湖南大學校領導叫到學校保衛處「談話」。到下午孩子放學時間,陳桂秋仍然沒有回家,沒有人接孩子。

目前人權律師文東海、劉正清尋遍湖南大學,也沒有看見陳桂秋的影子。謝陽的另一位代理律師陳建剛很擔心陳桂秋的安全,並認為陳桂秋的被失蹤與前一天曝光謝陽遭酷刑迫害的內幕有直接關係。

大紀元記者致電湖南大學信息公開部、陳桂秋所在的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均無人接聽,最後致電湖南大學保衛處綜合辦公室。

工作人員聲稱:「沒看到消息,沒看到人,不清楚。」一會兒說可能是下面科室做的,一會兒又說現在是放假,這裡沒人。當記者告知對方謝陽律師遭酷刑迫害及現在陳桂秋被叫到保衛處「談話」全世界都知道的時候,工作人員以「我不認識這個老師」「從來沒聽說過謝陽這個事情」及「我不負責這塊兒」為由搪塞。

到截稿時間為止,記者嘗試通過多個渠道聯繫陳桂秋,都聯繫不上,她的手機一直處於暫未接通狀態。劉正清、文東海律師的電話均沒人接聽。

謝陽律師於2015年7月11日被懷化市洪江市公安局非法抓捕,並被非法控以擾亂公共秩序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謝陽的代理律師陳建剛於2017年1月4日及13日兩度會見謝陽,並於19日在網站上公開兩份共約一萬七千字的會見記錄。此記錄詳細披露了謝陽在被非法關押的一年多時間內,所遭受的非人待遇:毆打、威脅、不給水喝、不讓睡覺⋯⋯

儘管如此,謝陽堅持不向中共妥協,據了解,謝陽近日拒絕了以認罪、構陷他人及上央視等條件換取新年前獲得取保釋放的要求。

謝陽告訴陳建剛說,「他們(謝陽被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審訊他的警察們)自始至終拿我家人和孩子威脅我。對我說,『你老婆在湖大(湖南大學)當教授,她經濟上難道就沒有一點問題?你如果不配合,不要逼我們把這個事情擴大化。如果你不講清楚講明白,毫無疑問,要整你老婆。』還拿我孩子來威脅我,說,『你女兒謝雅娟在長沙博才中學讀書,如果她老師和同學都知道她的父親是個反革命分子的話,她能抬起頭來嗎?她將來如果要做公務員,這怎麼可能呢?』」

他還說,「尹卓(謝陽被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審訊他的其中一個警察)等人還拿我老婆孩子的生命威脅我,原話是『你老婆孩子開車的時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現在這個社會交通事故比較多』。」

除此之外,這些審訊的警察還以謝陽的哥哥、侄兒、周邊的朋友為要挾,甚至以誣陷謝陽在外有女人等子虛烏有的東西迫使謝陽認罪。在會面時,謝陽談起這些曾失聲痛哭,但是表示自己不會認罪,「我是無罪的,完全無罪。我雖然在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時候做過一些自污的簽字,這都不是事實,也不能說明我犯罪。」

中國著名維權人士胡佳表示,中共用家人,尤其是老人、婦女、孩子來威脅維權律師或異議人士是很擅長的:「就是你家裡哪裡是軟肋,就從哪裡開刀。哪怕人在海外,在中國的親人也會被上門騷擾。」他說,中共在迫害人方面做的是最「專業」的。

對於謝陽的迫害除了以家人、朋友要挾外,「吊吊椅」、長時間不讓睡覺、煙燻、毆打、引誘誣陷他人、被逼認罪、不給水喝、不給手紙上廁所、不給水果吃造成嚴重便秘、不給錢用,還用孤立的手段迫害謝陽律師。

審訊的警察讓謝陽坐在幾張疊加起來的塑料凳子上,腳不著地,腰不能彎,雙手放膝蓋上,一動不動,長達20個小時以上的折磨。謝陽的右腿曾受過傷,但是那些警察卻說:「你說的不是個事兒,別給我們講條件,讓你怎樣就怎樣!」謝陽告訴律師:「吊吊椅」讓人腰肌勞損,會讓雙腿吊得疼痛,看不出來有外傷的,再加上不讓睡覺,「他們就是用不會落下痕跡的折磨人的方式來迫害我的。」

關於不讓睡覺和超長時間審訊,謝陽是這樣描述的:從7月11日一直到7月12日晚上12點,超過40多個小時沒有讓休息;從13日到19日,這七天當中審訊人員在24小時之中分了5個班來審訊我,陪護人員分三個班,每個班8小時,每次兩人同時陪護。第一班:早晨8:00—13:00;第二班:13:00—18:00;第三班:18:00—23:00;第四班:23:00—凌晨3:00;第五班:3:00—8:00。這七天,審訊一直拖到凌晨4點以後,能讓我休息一會兒,但6:30肯定會被叫醒,我每天只能休息兩個小時多一點。

他說:「我必須按照他們的要求寫自述材料,如果不寫就是永無休止地折磨我。那些記錄是我被逼迫的狀態下寫的,如果我不寫、不簽字,我當時就會死在那個賓館(頤天賓館),他們故意折磨我已經超出了我能承受的極限,我當時想自殺。」

「我今天沒有認罪,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聲明,我謝陽本人無罪。如果日後,就是在今天,2017年1月13日以後出現我任何認罪的書面材料或者錄音錄像,那都不是事實,不是我內心真實的想法。即便是有一天我認罪了,也是迫於交易,迫於對我的折磨,我完全無罪,但是就是因為我發表了一些自由言論、我參與了一些為民維權的案件,長沙市公安局就這樣折磨我,他們才是真正的罪人和凶手。」謝陽說。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涉及23個省份。

最新消息:北京時間晚間7點,大紀元記者於終於打通陳桂秋的電話,她表示自己剛剛回到家中,孩子當時是有人把她接到學校辦公室(和陳桂秋不同的房間)。由於孩子哭鬧和她本身今天一天就比較勞累,陳桂秋只是簡單的向記者表述校辦和謝陽專案組找她談話全是關於謝陽案子一事,也包括昨天曝光丈夫被酷刑迫害內幕。另外,她表示沒有受到威脅,目前已經安全到家,並謝謝大家的關注。#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2017年 中國良心犯妻子們的新年寄語
謝陽吳淦被起訴 罪名極盡抹黑 網民聲援
謝陽被酷刑黑幕將曝光 吳淦拒罪被稱是硬漢
《709人們》香港上映 709家屬有話說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