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法官:給愛心司法人存活環境

人氣: 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當前台灣的司法改革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不過當大家在思考台灣司法制度要朝哪個方向前進時,也應該把司法人所遇到的客觀環境納入考量。台灣高等法院吳祚丞法官認為,有沒有愛心是個人的問題,但是司法環境有沒有給愛心法官存活的環境,才是應該要思考的。

吳祚丞表示,過去他總認為,法官就是把自己的判決做好,社會自然會給予肯定,但近年的社會發展卻讓他的信念開始產生動搖,他認為法官應該走出來與司法的使用者對話、溝通,將有助於司法的進步與改革。

吳祚丞:應把司法人的進場機制納入考量

吳祚丞表示,20年前他還是個研究生時,也曾跟隨老師到全台各地的檢察署,去質疑台灣的司法與檢察制度,但時隔20年,卻換成自己是被改革的對象,令他感到相當悲哀,「到底20年來台灣的司法有什麼進步?好像20年前的問題,今天也都還存在。」

吳祚丞坦言,以他自己近十六年的審判經驗,當前的法官中確實存在為錢為權的黑心司法人,也有怕得罪權貴而矇著眼睛的保守司法人,「絕對不否認,只是比例的問題」,即便如此,仍有很多願意主持公道、伸張正義的前瞻司法人,因此當大家在討論司法改革議題時,建議應該也把司法人的「進場機制」納入考量。

盼社會給司法多些鼓勵、少些責備的環境

除了主觀因素之外,客觀因素是台灣司法改革更應該解決的當務之急。吳祚丞表示,若大家希望社會有更多的前瞻司法人,並為司法改革做出更多有意義貢獻的話,恐怕「如何給愛心司法人存活環境」,才是更應該思考的問題。

吳祚丞以自己為例,他幾乎每週六、日都必須加班,原因很簡單,就是案子太多結不完。「如果一個醫生早上看了150個案件,你還相信他的診斷嗎?」吳祚丞表示,法官也一樣,若法院給法官辦不完的案子,處理不完就用職務評定來管考,法官如何把案件、事實、證據從頭到尾看清楚?

此外,他也希望社會能給司法多些鼓勵、少些責備的環境。吳祚丞說,法官跟社會上的每個人一樣,都有家人、小孩,若強姦犯、性侵犯被縱放,「我們跟你們一樣害怕」,但總有人會說,當你們當上法官之後,為何就跟我們不一樣了呢?

吳祚丞坦言,其實這問題他也自問了很多年,但當你對案件了解得越多、看得越多,你就越不希望自己判錯。他舉例,自己曾在處理案件時,不斷祈禱告希望被害人來他的夢裡,說明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因為法官無法迴避最後的判決,所以只好不斷的查,只希望自己不要判錯了,結果搞得自己像檢察官一樣。」

「但是這件事應該是誰要做的?很多人都質疑法官積極涉入案子,我也不想啊!」吳祚丞說,他自己也很想像美國的法官一樣,高高在上、指揮訴訟,但沒有這麼輕鬆,因此陪審制也好、參審制也好,「人民真的決定要走進司法,幫法官承擔這個沉重的負擔了嗎?」

不要輕易放棄司法與審判獨立

此外,律師、檢察官也是司法改革的重要一環,吳祚丞說,如果台灣要施行陪審團制度,律師的角色就非常重要,必須善盡職責、精進法律素養,為他的當事人主張權力,還必須得有愛心,所以大家在看待司法改革時,也應該省思是否有將這些問題納入考量。

不過吳祚丞也提醒,無論未來司法會朝哪個方向改革,都不要輕易的放棄司法獨立與審判獨立,「那將會是國家的災難」,因為要摧毀司法並不難,但大家已經想好要如何重建了嗎?且若要平反冤錯假案,也要提出證據,而非以政治立場平反。◇

責任編輯:尚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