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稅賦重官吏多傳遞什麼信號?

人氣 874

【大紀元2017年05月04日訊】美國白宮4月26日公布了稅制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大幅簡化個人所得稅稅制,大幅降低企業所得稅稅率。個人所得稅級數由目前的七檔簡化為三檔,而且基本抵扣額將翻一番,白宮還宣布為育兒家庭提供稅收減免。企業所得稅稅率從當前的35%降至15%;對美國企業留存海外的利潤一次性徵稅;並推動「屬地制」徵稅原則,即未來美國企業的海外利潤將只需在利潤產生的國家交稅,而無需向美國政府交稅。

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曾公開表示,特朗普大幅度減稅,將吸引大量國際資本流向美國,美國資本是全球化的,包括發達國家的資本,歐洲的,日本的,也包括很多發展中國家的資本,甚至包括中國資本。美國通過大減稅,很可能出現像上個世紀90年代信息技術的突破,比如在生物領域,在人工智能領域,美國將繼續引領世界……

眾所周知,中國稅負痛苦指數早己位居世界前列,大凡做企業的都知道,在中國,如果不偷稅漏稅,企業根本無利可圖,甚至難以生存。即使是躋身胡潤富豪榜的富豪,包括萬達、阿里巴巴、騰訊這些富可敵國的企業也是如此,至於普通老百姓,各種苛捐雜稅更是無處不在,有形無形的稅收讓許多人對此非常不滿又無可奈何!

和美國的大減稅不同,中國早於去年推出了以減輕實體經濟負擔,降低稅負,促進經濟復甦的四大行業營改增改革,中央政府的目標是減稅5,000億,儘管進行了諸般調研、調整、分析,但溢出政策效應乏善可陳,給相關實體經濟的感覺仍然是不堪重負。

2016年,中國財政收入是16萬億元,加上社保基金5.3萬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收入4.66萬億元,其中土地出讓金收入37,457億元,全國國有資本經營收入2,691.93億元,如果再加上全國交通罰沒收入數百億元,這個數字可以說令人驚嘆,幾大項簡單相加,就是高達27萬億!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的GDP為74.41萬億元人民幣,約合10.5萬億美元。而公開拿走的各種稅費就超過了GDP的三分之一,如果還要算上各種隱形的稅費乃至見不得陽光的腐敗成本,中國的稅負水平毫無疑問超過了世界上許多富裕發達的歐美國家。

難怪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曾公開坦言:中國宏觀稅負高達44%!根據中金公司去年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2014中國政府全部收入佔GDP的比重高達37%,已超過發達國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間),這與中國現在所處的經濟發展階段極不相稱。

世界銀行曾對不同國家收入水平類型提出過一個劃分標準:人均GDP低於785美元的國家為低收入國家,宏觀稅負的平均值一般為13.07%;人均GDP786—3125美元的國家為中下等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一般為18.59%;人均GDP3126—9655美元的國家為中上等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一般為21.59%;人均GDP大於9656美元的國家為高收入國家,宏觀稅負平均值一般為28.90%。

按照這個標準,我國目前人均收入水平介於中下等和中上等之間,而宏觀稅負已經超過了高收入國家。目前我國共有19個稅種,除個人所得稅、消費稅、增值稅、營業稅、印花稅、契稅、煙草稅、關稅、車船稅等等,貫穿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流轉稅的比重佔稅收收入的七成以上。

稅制的本質是國家治理體系。要大幅減稅,就必然要壓縮政府開支。中國減稅之難,難在行政開支太大,這個國家吃皇糧的太多。所謂五套班子,其實在一元化領導之下,有一套班子就夠了,更不必從上到下供養如此之多的閒差閒人。當皇親國戚和天潢貴胄人數暴增,各種賦稅必然暴增,其結果是加重老百姓的負擔,導致抗爭不斷,重複歷史上一個又一個「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王朝悲喜劇。

官吏多,自然要大肆揮霍國庫資財,但還遠不止於此。從整個社會來說,冗官過多,還有更大的社會隱患,那就是官員太多導致的爭權奪利,扯皮內耗,以及機構膨脹帶來的權力擴張,既造成政府管理的無效率也導致社會經濟民眾生活無序失衡。官員太多,除了內耗,更將權力之手伸向社會,破壞社會秩序,瘋狂尋租自肥。

冗官多,只是因為當官的好處太多,吸引了社會上很多人擠入官場大撈好處。而裁汰冗官必須砸掉官員的飯碗,砸掉官員的飯碗必然遭到官員的抵抗。依靠官僚機構自身的改革,顯然無法治癒官滿為患的政治癌症。因而中國歷史上,皇權一直也不能解決稅賦重官吏多的問題,只是被動地接受王朝崩潰,又開始一個新的輪迴。

中國歷史上,有一本被稱為天下第一禁書的《商君書》,那是法家代表人物商秧所編著,據說只有歷朝歷代的君王才能閱讀,並傳授給太子。其中的馭民五術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據說最受統治者所倚重。

所謂壹民:統一思想;弱民:國強民弱,治國之道,務在弱民;疲民:為民尋事,疲於奔命,使民無暇顧及它事;辱民:一是無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檢舉揭發,終天生活於恐懼氛圍;貧民:除卻生存必須,剝奪餘糧余財,人窮志短;「國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強」。(五者若不靈,殺之。)」

財經學者郎咸平擅長於數據比較分析,他認為中國的收入分配機制極不合理也不公平:如果把所有人工資收入加在一起,除以這個國家的GDP,得到一個數值:歐美約55%,南美洲約38%,東南亞約28%,中東伊朗等國約25%,非洲國家約20%。90%的人都以為中國跟非洲一個水平,朗咸平教授稱:你們簡直太樂觀了!中國只有8%,堪稱世界最低。而GDP這塊看上去誘人的大蛋糕被誰切走了?反正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人民」。

當下的中國,表面看似盛世,實際上正在醞釀著災難。這場災難來自於政權自身的全面腐敗,來自壟斷、權力世襲和財富分配不公,來自社會固化等等,數以億計的年輕一代看不到出路也看不到希望。而一把無形的大篩子,正在進行著一場逆淘汰,把一個個說假話昧良心的人送進官僚體制之中,把干實事有良知的人排斥在外。一個盛世走到這一步,還能維持多久,實在不難回答。#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何清漣:「取之於民、用之於官」的中國財政
「兩會」報告:中國財政赤字創歷史新高
稅賦重 大陸90%小微企業被逼逃稅
11月中國財政收入破10萬億 當月增長21.9%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矛頭直指江澤民 習要動手了?
【遠見快評】美外交官撤離?中共為何反應強烈
【新聞看點】汪洋喊「促統」美雙航母南海演習
【拍案驚奇】二十大前習布局「抓江」
【秦鵬直播】又一孫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國也喊冤
【財商天下】民企遭打壓後 騰訊仍值四個中石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