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車禍索賠專家談

爭取「職業再培訓」補償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Harvey Consky律師已經在個人傷害索賠領域從業33年,從97年起他幾乎經手了大部分華人社區的重大個人傷害索賠案件,主要是車禍案件。Consky律師說,個人傷害索賠中「職業再培訓」補償相當重要,因為如果能拿到這筆賠償,會有足夠的資金使你將來的人生發生積極的變化。

案情概述

工作了5年的管道工學徒,只有20多歲,車禍後背部軟組織受傷,在受傷前已經通過了管道工執照考試,但車禍後因為背部軟組織受傷,提不動重物和大幅度的動作,無法再做管道工。

索賠方案分析:

這位管道工在車禍一發生時就找到了Consky律師,使其從一開始,就能很好的策劃索賠方案。

第一步:因為他承受的是慢性疼痛,Consky讓他參加了一個慢性疼痛治療項目,並聘請多位專科醫生進行診斷評估,這位年輕人在得到非常專業的治療的同時,又有非常好的醫療檔案紀錄作為索賠證據,

第二步:Consky律師給他做了職業影響評估,來確定什麼樣的職業再培訓適合他,使保險公司同意支付他兩年的社區學院的學費,專業是青少年社工。

第三步:聘請會計師來計算他因為將來無法成為年薪9萬的管道工主管,而只能做年薪3萬的社工,這一切對他造成的總體經濟損失。

第四步:請訴訟律師把這一切損失按照法律條款來金錢量化。

索賠面對的挑戰:

確定傷情:保險公司方律師質疑軟組織損傷的原因,保險公司聘請的醫生的診斷評估報告說,發現這位男士手指關節突出,有關節炎症狀,軟組織受傷也可能和他本來的身體狀況有關。Consky律師請了多倫多最知名的一位關節炎方面的專家再進行診斷,發現他沒有關節炎。排除了保險公司的質疑。

是否補償職業再培訓:保險公司方辯論說,這位男士身體受傷,不再適合做管道工,但他可以到大學讀個學位,比如法律、金融等也能掙到和管道工主管一樣的年薪,也就是大約9萬左右。Consky律師請到教育心理學的專業人士做了評估,證明他沒有學術方面的潛力,不適合上大學,他更適合動手性強的工作,他的綜合情況更適合讀社區學院,即使上社區學院也需要有單獨的家庭教師幫助、並有人幫他做筆記才能完成學業。從事青少年服務的社工等工作,年薪也就是3萬左右。從年薪9萬的管道工主管的前途到現在只有年薪3萬的社區工作人員的前途,收入損失的部分是應該被補償的。

索賠結果:扣除律師行的所有費用後,這位男士拿到80萬元的「職業再培訓賠償」。

Consky律師分析說這個案子處理起來相當微妙。其實任何律師來代理都能為這位男士拿到康復治療補償,因為車禍受傷是非常明顯的。但是,Consky沒有滿足於只拿到康復補償,進一步針對事故方保險公司要求「精神和痛苦補償」,為他爭取到了80萬元的職業再培訓費用。

學完兩年社區學院後,這位男士最終還在政府部門找到了一個維持建築物衛生的工作,幾年前買了房子,還擁有一個度假屋。

Harvey Consky經驗談:

「你必須能找到恰當的專家來做各種評估,來推動索賠」,Consky看到,很多車禍案子結案時已經4-5年過去了。由於受傷,當事人再也沒有工作,而代理律師也沒有為客戶申請再培訓的補償,客戶的損失確實令人遺憾。

基於30多年的從業經驗,Consky說:「一些律師常忽略的一個問題是:他們提供了很多文件證明客戶受傷後無法再從事原來的工作,但卻沒有繼續探索為客戶爭取『職業再培訓賠償』的可能性,一個人受傷後無法繼續工作,是必須被再培訓的。」Consky律師行在這方面的能力相當突出,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通過律師行各類專家的評估,積累證據來幫助客戶爭取職業再培訓補償,使很多人的生活和人生的理想没有在受伤后受到影响。

 

關於Harvey Consky

Harvey Consky 30多年的執業生涯中,已經接手超過1萬個各類個人傷害案例,代理的案子涉及各級法庭,包括安省上訴庭。Harvey Consky每年為客戶爭取到的賠償以百萬加元計。Consky & Associates律師行有多位資深華人助手,讓他能與華人客戶進行無語音障礙的溝通。

欲了解詳情,可撥打24小時國、粵語熱線:416-399-6708

 

(責任編輯:芮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