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劍:荒謬的辯證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鼓吹犯罪

人氣: 69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5日訊】辯證法認為:事物要經過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過程,才能且必然推動事物向前發展。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

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行動加速舊事物的滅亡,新事物就會必然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真的這樣嗎?我們來對否定之否定進行仔細地分析。

1、三個必要條件都不成立,所以否定之否定規律不能成立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否定之否定要成立,必須依賴於如下三個的法則,它們必須都成立,否定之否定才能成立:

第一,舊事物滅亡就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一定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三,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比舊事物先進。

如果這三個法則中有一個不成立,否定之否定就無法成立。記住是三者缺一不可。它們都是否定之否定的必要條件。例如,第三個不成立——新不如舊,那麼否定之否定就毫無意義了。

誰來維護這三個法則?什麼力量能維護得了它們?是上帝嗎?只有上帝才有這個能力,可惜辯證法者多數不承認有上帝,上帝當然也不會維護他們定下的法則。

對於上面的三個法則,只要問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問了三個「憑什麼」就行了,辯證法者就啞口無言。因為沒有任何力量維護得了這三個法則。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這三個法則都不成立,從而戳破否定之否定規律。下面用最常見的例子就可戳破這三個法則:

第一,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辯證法者把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看成是因果關係,而且完全等價起來,這很荒唐。當然,如果舊事物滅亡卻沒有新事物產生,誰也不會去主動滅亡舊事物了,否定之否定也就不存在,也沒有革命理論了。

有人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舊的去了,新的一定會來嗎?憑什麼?

舊事物滅亡後,新事物沒有產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一找一大把。

我們知道,地球上物種曾經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地球鼎盛時期的十分之一,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物種滅亡卻沒有新物種產生。就是說,一個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一個新事物產生。

第一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卻沒有由此產生相應的新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正如上面的口號:「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我們主動地把舊世界滅亡,癡心妄想等待新世界的到來,卻什麼都沒沒有等到。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辯證法者說:「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這種邏輯是非常可笑的,這和說「父親的滅亡是兒子出生的前提」一樣荒唐。把一切新舊事物都弄成替代的關係,嚴重地把新事物與舊事物對立起來。大家知道,父親要好好的活著兒子才能很好地出生和健康成長,孤兒的生存條件差和生存率低。父親的死亡與兒子的出生不是因果關係,兒孫滿堂的老人,比孤寡老人壽命更長,有高夀老人的家庭,相對於其他家庭,晚輩更加健康並在各方面也順利。

以筆為例,最早是刀筆,後來有毛筆,又有鉛筆鋼筆圓珠筆粉筆彩筆油筆蠟筆鐵筆……筆的家族越來越龐大。後面的筆並沒有令前面的筆滅亡,鉛筆沒有讓毛筆滅亡,鋼筆沒有讓鉛筆滅亡,圓珠筆也沒有讓鋼筆鉛筆以前的筆滅亡。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和平共處。

就是說,新事物的產生不一定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二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但是這個舊事物是不需要滅亡的,不該滅亡的被他滅了,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第一和第二中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不是因果關係,沒有必然聯繫。那麼否定之否定規律根本就不成立。

辯證法者又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辯證法者狡猾就在這裡,說必然滅亡卻沒有說時間。如果是一千萬年,現在的新事物也會滅亡,新舊毫無意義。也不是最舊的事物最先滅亡,埃及金字塔已經很舊了,埃及的方尖碑也很舊了,一直沒有滅亡,而其後的許許多多建築物,早就滅亡了許多次了,舊事物沒有滅亡,而新事物竟然比舊事物先滅亡。在眾多的金字塔和方尖碑中,也不是最舊的先滅亡。從這裡可以看出,新舊與滅亡不能等價起來。辯證法者所說的「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就是騙人的謊言。

我們又看看筆,現在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刀筆毛筆是舊的,毛筆滅亡了嗎?刀筆滅亡了嗎?都沒有。刀筆都那麼長時間了,也不滅亡,需要刻字時,就用它。我看只要人類還存在,最古老的刀筆就不會滅亡。即使人類滅亡了,猴子要寫點什麼,也得用上刀筆和毛筆,可見刀筆和毛筆生命力是最強悍的,新的鉛筆鋼筆圓珠筆滅亡了,舊的刀筆和毛筆也不會滅亡!新的滅亡了,舊的還沒有滅亡。這裡又打了辯證法者的嘴巴。

第三,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大家知道,服裝上的潮流,都是新生事物,是革命者,但是都是短命的,能流行兩年以上的服裝幾乎找不到,只有非潮流的才是生命力最強的。

基因突變就是基因革命,產生的新基因99.999%是有害的,是失敗者,新變化出來的基因多數不如舊基因。起碼從基因上看,99.999%的新生事物不如舊事物。

不是說「花園選花,越選越差」嘛,說的是「新花不如舊花好」。

不是說「初戀的情人永遠是最好的」嘛,說的是「新人不如舊人好」。

某人原來的車是剛買不久的寶馬,生意突然虧本,只得賣掉寶馬買一輛國產長安麵包車,難道也是「新車一定比舊車好」嗎?

在歷史上,時有新不如舊的情況出現。唐朝以後到宋朝之前的那些朝代都不如唐朝。元朝把宋朝滅了,但是元朝與宋朝相比,無論是文明程度、科技水準、政策開明性、生產力發展水準、人民生活幸福程度,都不如宋朝,宋朝的GDP達到世界的80%,連明朝和清朝前期的生產力水準都趕不上宋朝,其它方面更不如宋朝。這不是新事物不如舊事物了嗎?

「離亂人不如太平犬」,就是新的正在離亂中的人對舊的太平時的嚮往,就是新的離亂不如舊的太平好,新不如舊。

婚姻中的例子更加明顯。家庭中夫妻矛盾重重,只能離婚,分裂成了兩個新家庭,舊家就滅亡了。新家一定比舊家好嗎?答案恰恰相反。再婚離婚率比初婚的離婚率高60%,就算不離婚的也是多數不如意的,只不過那時人老珠黃,沒本錢再鬧矛盾了,於是湊合著過吧。多數再婚者在「新不如舊」和「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哀歎中度日。單親和再婚家庭的家庭關係很難堪,當事者受到心靈創傷不說,連兒女都很難教養,問題兒童往往出自這類家庭,禍害延續下一代。

由此可見,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2500多年前的越王勾踐劍,不鏽且鋒利無比,後來造的劍都比不過它,又是新不如舊。

埃及金字塔是非常久遠前造的,到現在全世界都沒搞明白它。以現在埃及的科技水準和國力,根本就造不出金字塔來,勉強造出一個新的金字塔,一定遠遠不如舊的金字塔,又是新不如舊。印度德里城一根西元五世紀鑄造高6.7米,直徑約1.37米的巨大鐵棍,含鐵量99.72%,矗立一千多年,日曬雨淋不鏽。人類現在科技都造不出這麼高含鐵量的鐵,更無法避免不鏽。千多年來,人類造的鐵棍都不如這支,又是新不如舊。辯證法者把人類文明看得如此簡單顯淺,真是腦筋打結了。

第三個法則再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以為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而把舊事物滅了(譬如把埃及金字塔炸了),但是新事物卻不如舊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上面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完全顛覆了否定之否定的三個必要條件,否定之否定當然不能成立。否定之否定是騙人的謬論,相信它的人當了多少次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辯證法者還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說滅亡卻沒有定量的時間,辯證法者狡辯就在這裡。只要時間足夠長,一切新事物也必然變成舊事物,不但一切舊事物滅亡,一切新事物也必然滅亡。

這裡強烈地呼籲,堅持向民眾灌輸辯證法及其否定之否定規律的人,趕快把你的房子拆了再建吧,然後再拆再建、再拆再建、再拆再建……感覺一下新舊的差別,或許你是例外。

再說,如果否定之否定能成立,老是否定了再否定,否定了再否定……何時是個頭啊?像大海上飄蕩的永遠見不到陸地的船,沒有盡頭、沒有歸宿的流浪,這是多麼痛苦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啊!諾亞一家在海上只漂流了150天,都感覺快瘋了。我們能漂流永遠嗎?

辯證法一花四果:進化論、革命論、階級先進論與民族先進論都是這一條推演出來的。這是四顆黑果。民族先進論是納粹的。

2、唯物辯證法的再荒謬

辯證法者可能也發現這個否定之否定規律存在問題,馬上又發明了唯物辯證法,對否定之否定作新的修改。我們來看看這斯是怎麼說的:

「唯物辯證法認為,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舊事物則是那些同客觀規律背道而馳、日趨滅亡的東西。

區分新舊事物的根本標準,只能是看這個事物是不是符合客觀規律,有沒有強大的生命力和遠大的發展前途。……

總之,新事物在和舊事物的鬥爭中,最終必然戰勝舊事物。整個世界的發展,就是新事物不斷戰勝舊事物的過程。」

看看,所謂唯物辯證法又篡改了「新舊」一詞的概念和內涵,玩的又是「真假內涵」。唯物辯證法這裡的「新舊事物」明明表達的是一個好壞、善惡的概念。為什麼不用好壞、善惡、順逆、正反等等現有的比較切合意思的詞?辯證法者卻把「好壞」注入「新舊」,混亂了「新舊」的內涵,那麼「新舊」就非常混亂了,「新舊」究竟是「新舊」還是「好壞」?無法確定。可見,辯證法者往往是從概念內涵上下手,混亂世界。唯物辯證法者用「新舊」代替「好壞」,與對立統一規律中用「矛盾」代替「關係」的手法一模一樣,玩的又是「真假內涵」。真的想像不到,天底下還有這種混淆是非的理論出現,

大家知道,在普世的認知中,「新舊」是以時間來界定的,這就是「真內涵」。同類的東西,昨天的是舊的,今天的是新的。為什麼辯證法者要改變「新舊」的內涵?這樣做不把世界搞混亂了嗎?把上面說成「好事物和壞事物」不就行了嗎?偏偏用「新舊」?辯證法又在玩邏輯陷阱。狗改不了XX,辯證法改不了偷換內涵。不久的將來,辯證法者會不會把南北對調、好壞顛倒呢?真不好說了。其實辯證法者現在正在這麼幹呢!

順便說一句,凡是篡改詞語內涵的行為,都是十分可疑的,很可能是陰謀家的勾當。什麼是東、什麼是西,什麼是男、什麼是女,什麼是黑、什麼是白,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新、什麼是舊,什麼是封建社會,什麼是奴隸社會,這些詞已經沿用很久了,突然某一天,有人篡改了這些內涵,那這個人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使用篡改後的內涵,人類前面創造的文化都得修改,人類自己就抹殺了自己。唯物辯證法者不只是對「新舊」一詞篡改,也對封建社會一詞的內涵進行篡改,可疑啊!

「新舊」與「好壞」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有意把「新舊」的「新」定義為「好壞」的「好」,把「新舊」的「舊」定義為「好壞」的「壞」,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混亂與荒謬,這是非常罪惡的事情!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正因為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會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會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辯證法者有意用錯詞造成的惡果。

你上半年花了150萬元買了一輛寶馬,覺得平時拉貨可惜了,今天又花3萬元買了一輛麵包車。很顯然4萬元的是新車,150萬元的是舊車;但是如果按照唯物辯證法的邏輯,正好倒過來,150萬元的是新的,4萬元的是舊的。究竟誰是新的?誰是舊的?唯物辯證法完全混亂了車輛!

其實「新舊」與「好壞」沒有任何關聯,「新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舊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上面提到的埃及金字塔很「舊」了,卻是很「好」很「先進」的。辯證法固定了「新舊」與「好壞」的關聯,混淆了人們的好壞標準和是非觀。這種手法,很相似前面講過的對立統一規律中使用的「真假內涵」的手法,在辯證法和某些理論中,處處可見。

按照唯物辯證法的邏輯,王羲之的書法最好,世界所有的書法都是舊的,只有王羲之的書法才是新的。到街上看一看,漂亮的衣服都是新衣服,哪怕是一百年前的也是新的,不漂亮的都是舊的,今天買的可能還是最舊的。唐裝、朝鮮服、和服,上千年了,現在還流行,那就是新的了;去年的時裝今年不流行了,肯定比唐裝還舊的。世界上可能慈禧太后的衣服才是最新的。儒家佛家道家學說流行幾千年了,現在還在流行,生命力強,肯定是新的,馬克思主義、辯證法流傳時間短,還有人批判,肯定是舊的,淘汰吧。

歷史研究者的共識,宋朝是中國古代歷史中最好的朝代,最符合現在的普世價值,最符合客觀發展規律。那麼宋朝就是最新的囉,為什麼還被野蠻落後的蒙古毀滅?是漢族人沒出息,被辯證法迷惑,等著矛盾自然把社會搞好,沒好好保護好文明,更沒有主動地把美好的文明制度推廣。文明的歐洲為什麼也被野蠻的蒙古征服?不是不如別人好而是力不如人。文明人打架一般打不過流氓,總不能說流氓是好的符合客觀規律吧!流氓能打贏是因為流氓沒有底線,什麼都能用,而文明人是用不出來那些陰招的。人的能力分為兩種,有益的創造力和有害的毀滅力,文明人創造力強,流氓毀滅力強而無創造力。其實毀滅力不需要什麼技能,只要夠黑就行,一把刀要殺一個人只需幾秒鐘,而一把手術刀要救一個人,那得多少年的苦功?我們往往把毀滅力當成能力,造成對流氓大肆崇拜,這是大錯特錯的。人的創造力才是人真正的能力。內鬥時流氓容易取勝,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文明人才是真的漢子。

戰國時期,秦國是最無恥並公開與人民為敵的國家,對自己的百姓用的是愚民、弱民和控民,結果是秦國勝出,秦國滅了六國。秦國流氓到那種程度,不贏都難。最終秦皇的帝位還沒坐熱,就在「天下人苦秦久矣」的痛恨中,被中國人合力滅掉,中國人真有志氣。美好的制度是需要人來捍衛的,不能等上天掉餡餅,如果中國人不出死力滅掉秦國,我們現在還是秦N皇的奴隸,中國人講「不以勝敗論英雄」就是這個道理。不是像辯證法者所說的:「矛盾使美好者自動勝出」。在人類歷史長河中,文明被野蠻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那是因為人不爭氣,不保護文明和正義。人類的歷史就是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史,人的使命就是捍衛正義消滅邪惡。

我們「不以勝敗論英雄」,我們不但看結果,還得看過程。有的人高喊:「勝利者不受指責」,這完全是胡言亂語,比賽勝出,還得看是否使用興奮劑?還得看是否裁判不公?如果是,不但得不到獎牌、得不到榮譽,還會被懲罰、名聲喪盡;有錢人很有錢,這算勝利者,還得看錢是否貪污、搶劫、販毒得來的,拷問的就是勝利者。有人還講:「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這也是胡言亂語,中國從來都是隔代修史,歷史是後代書寫的,不是勝利者書寫的。

辯證法者敢不敢比較民主與獨裁,說出哪個更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然後再比較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哪個更民主?哪個出學者更多?哪個對中華民族和世界的貢獻更大?哪個更符合歷史發展規律?

歷史並不像唯物辯證法所說的那樣,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就發展,文明被野蠻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人類歷史出現多次文明大倒退,文明被野蠻消滅,總不能由此說野蠻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吧!所以人類要努力,好好保護好文明,這就是人類的使命,千萬不要相信辯證法所說的「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那種邪論,放棄自己的使命,等著天上掉餡餅。

辯證法者要好好研究歷史、好好研究社會,下一點功夫作基礎工作,不要說出話來總讓人打嘴巴,總得靠控制輿論媒體才能生存。

辯證法說歷史是曲折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它荒謬就在這裡,這個暫時不說多長時間,沒有定量。3天是暫時,3年還是嗎?300年還是嗎?宋朝後300多年都不如宋朝,你還說歷史是前進的嗎?如果人類發生核戰爭,把人類全部消滅,幾百萬年都沒有人類,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彗星撞地球,既把地球上的生命徹底毀滅,又把地球撞離了軌道,永遠不適合生命生存,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太陽系運行近於黑洞,被黑洞吞噬,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辯證法真是胡說八道。可見辯證法這種東西,不但毫無用處,而且是有巨大危害的,它妨礙了人的正常思維,混亂人的是非觀,把人搞成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把人類導向自我毀滅的險途。如果人類是非不分善惡不明,哪與魔鬼何異?

真對辯證法者的臉皮不敢小覷了,這麼荒唐的邏輯競敢堂堂正正地講。學生應該對講辯證法的老師說:「老師你又穿舊鞋上課,丟人。」老師說:「我今天剛買的,怎麼舊的?」學生又說「不好看、不符合潮流,就是不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就是舊的!這是你教我們的!我去年買的鞋子都比你的新!」、「老師,你的衣服太舊了,還不如慈禧太后的衣服新!你還不買新衣服?」、「老師,你的字太舊了,不如王羲之的字新,你寫它幹什麼?」,看看他如何辯?忙死他也買不到新衣新鞋!累死他也寫不出新字!或者每三個月紮他四個輪胎,幫助他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的理論聯繫實際;當然如果每月砸他一輛車,他「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的理論就因為沒錢再也實踐不下去了。這時,他可能就覺悟了,可能徹底拋棄辯證法。

辯證法者把「新」代替「好」,把「舊」代替「壞」,它壞就壞在這裡。「新舊」就是「新舊」,「好壞」就是「好壞」,這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偏偏把它們等價起來,致使是非混亂,造成非常惡劣的後果。可見辯證法不僅是荒謬,更是罪惡的,發明辯證法的人居心不良。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

看到了吧,世界被辯證法搞得如此混亂不堪,再容許它胡鬧下去,我們還得從頭再創造語言、文字和詞彙,人類的文明還得從頭來過。不滅辯證法,人類無法生存。

3、否定之否定惡果累累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辯證法鼓吹了對舊事物的毀滅。所謂舊事物,就是前人或古人的智慧結晶,包括物質的和非物質的,人類的文明正是這一塊塊結晶所壘成的,毀滅這些結晶,就是毀滅人類文明,就是毀滅人類自己。現在各國拼命向聯合國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要保護這些結晶遺產(古物),越古老的東西越要保護。否定之否定正好與這相反,越古老的東西它越想毀滅,可見否定之否定是反動的。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加速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革命者要找到歷史潮流和歷史發展規律,革命就是順應歷史潮流、符合歷史發展規律,並且幫助和加快這種潮流的發展速度。這就是革命者對革命的定義。辯證法者從否定之否定出發,創造出革命與不斷革命理論,由於否定之否定都不能成立,所以它的出發點就是錯的。

我們都知道,地球在某個時期物種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那時的10%,而且現在地球上的物種還在減少(不斷滅亡),「物種減少」是不可逆轉的歷史規律。按照唯物辯證法者的說法:「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也就是說,辯證法者認為「物種減少」是新事物、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人類不用保護物種,滅了就滅了,甚至革命者要加劇物種滅亡的速度,這才是革命行為,如果保護物種,那就是逆歷史潮流,是反動反革命的。滅掉物種才是革命的行為,很明顯,這是罪惡的行為。

現在由於吃得好,人越來越肥胖,是歷史規律,是歷史發展趨勢。革命者不用減肥,不用節吃,甚至多吃,越胖符合歷史規律,越胖越革命。

人出生後就一步步地走向死亡,這是不可逆轉的歷史發展規律,革命者不但維護這個規律,還要加快這個發展步伐;人是要死的,革命就是要早死,都自殺才符合革命理論和實踐。你看革命者就是這麼沒腦。

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他們對舊世界盡情破壞稱為「革命」。誰能保證,破壞了舊世界,就能造出一個新世界?誰能保證新世界一定比舊世界好?把埃及金字塔炸掉,你能造出一個各方面比它更好的金字塔嗎?就算能造得出來,為什麼要把舊的炸掉,留著在那擺著不更好嗎?花那麼多的錢多冤枉啊?你覺得鋼筆不好,要發明圓珠筆,你去發明好了,幹嗎要先毀掉鋼筆?圓珠筆發明不出來怎麼辦?如果圓珠筆好,鋼筆自動走向末路,用得著你去毀滅它去革掉它的命嗎?花那麼多的力氣先去毀滅鋼筆再發明圓珠筆,是不是很無聊、很愚蠢、很罪惡?!你認為世界上的飛機都不理想,你要造最好的飛機,先把世界上所有的飛機砸了。你造出來再砸也不遲,或者留著一塊飛也行,先滅舊的再造新的,這種人很無賴無聊,對付這種人,直接關精神病院算了,不用跟他們囉嗦!革命者的思想就是這樣!所以說「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意思與否定之否定所說的「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一致,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口號!是一個罪惡的口號!

辯證法者有意把「新」當成「好」,把「舊」當成「壞」,任何東西只要打上「舊」的標籤,就毫不猶豫地想滅掉它。辯證法者這樣做,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

1933年5月10日,在納粹德國的30多個大學城,同時上演了現代西方文化史上令人震驚的野蠻一幕:公開焚書。

最具代表性的是柏林。當晚午夜,在宣傳部長戈培爾的精心策劃和授意下,在納粹德國大學生聯盟的具體組織下,5千名狂熱的納粹學生們手持火把,把他們從書店、公共圖書館收繳來的兩萬多本「體現非德意志精神」的圖書,裝車運到了位於柏林歌劇院和柏林大學之間的廣場上,然後點火焚毀。

在被焚的書籍化為灰燼之際,戈培爾向在場的學生講了話。他說,「猶太人的唯理智論已經死亡。國家社會主義開闢了新的道路。德意志民族再一次能用自己的思想表現自己。眼前這些熊熊大火不僅僅標誌著舊時代的結束,它們也照亮了新的時代。年輕人們第一次有這樣的權力來清除舊時代的產物。如果老一輩的人無法理解所發生的這一切,那麼讓他們明白,我們年輕人已經這樣做了。舊的東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將在我們心中的火焰裡誕生。」

讀了這段文字是不是覺得很耳熟,「舊的東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將在我們心中的火焰裡誕生。」這話就像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演講、就像文革時青年學生的歡呼。看來,不但我們中了否定之否定的魔咒,納粹也是中咒者之一,只不過比我們輕而已。納粹對書籍的毀滅,其猛烈程度與蘇聯的焚書、中國的文革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

1966年6月1日,文革大幕剛拉開,中央文革就在《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明確提出「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第二中學的紅衛兵擬就了《最後通牒——向舊世界宣戰》,宣佈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緊接著,紅衛兵們以砸爛一切「四舊」物品為宗旨,把北京城內外一切外來和古代文化的象徵與物品都砸了個遍。8月22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全國報導了北京紅衛兵的這一「偉大功勛」。次日,人民日報又專門發表社論,稱讚紅衛兵的這一行動《好得很!》。

其實這是一項破壞文物的罪行,一項極其惡劣的、規模巨大的、有理論有預謀的破壞文物罪行,最高可以判處死刑,這是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理論推導出來的革命行動,甚至還有叫囂「大亂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使得破壞極其慘烈。如果革命是對的,那麼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的保護文物就是錯的、就是有罪的。文物是人類創造的物質文明,同時裡面也包涵了精神文明,我們人類這麼歷盡艱難而創造出來的東西,竟然有人鼓吹大規模地徹底地毀滅,這個人就是教唆犯,實行這種事的是犯罪分子。可見不少紅衛兵是犯罪分子。多少罪惡是以「革命」的名義進行的。

「大革命」就是「大破壞」,「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這僅僅是北京文化大「革命」的開始。

這之後,在毛和他的中央文革的大力煽動與支持下,史無前例的「破四舊」運動猶如一場熊熊大火,迅速燃遍了全國城鄉。在這場來勢兇猛的紅色狂潮中,紅衛兵不僅肆無忌憚的批鬥打人,而且辱聖人,謗神佛,砸孔廟,焚古書,把中華5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宗教信仰和習俗當作「四舊」予以無情地破除和毀滅。全國上下總共約有1000多萬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間的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紛紛在火堆中消失,不管是莎士比亞還是托爾斯泰的名著,也不管是司馬遷還是王實甫的傳世之作,都在滾滾的濃煙中化為灰燼。

損失最慘重的是儒家文化的發源地曲阜。在來勢兇猛的「破四舊」運動中,孔府被封,孔林蒼松古柏被伐,墳墓被扒掘。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當地共有6000餘件文物被毀,古書2700餘冊被燒,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被毀,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000多冊。

革命理論與「破四舊」行動,就是在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規律指導下創造出來的。這是文化自殺,是民族自殺,有什麼比這更愚蠢的嗎?當時把美國人當作敵人,為什麼不把文物賣給美國,再從美國買武器打他們呢?革命者竟然愚蠢到這種地步,連這麼簡單的「廢物利用」妙計都想不出來!

中國五千年文明的輝煌,處處是文物,就這麼被人以革命的名義、以否定之否定的邏輯毀滅掉。「文化大革命」就是革命,是用馬列文化革掉中華文化的命,「破四舊」就是革命,「滅亡舊事物」哪還不是革命嗎?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四舊」毀滅,那當然是革命行動了,到現在沒人反對這一個說法。幸好埃及金字塔和方尖碑不在中國,那是最舊的東西,是革命首要毀滅的目標。

每個民族的每個文明,無論是物質文明還是非物質文明,都是在當時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產生的,用佛家的話來說,是「因緣際會」,過後未必再有這個機會。有楊貴妃的故事,又有白居易的才華,才有《長恨歌》,再長的歷史不會再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長恨歌》。誰能寫出李白的詩?誰能寫出屈原的《離騷》?誰能寫出老子的《道德經》?誰能有孔子的思想?現在物質文明比古代優越,精神文明未必如古代先進,中國的諸子百家、世界上許多偉大的思想,是在二、三千年前生產的,現在絕對產生不出來,也是舊事物了。人類的文明正是由這樣一個個事件組成,毀滅這些就是毀滅自己的民族、毀滅人類。不像現在印刷這麼方便、網路這麼發達,古代的物質文明不發達,許多詩作、畫作、理論、思想記錄下來非常困難,傳承下來更加困難。李白寫了許多詩,傳下來的不及三分之一,越古老的文明,傳下來越少,越珍貴,越是革命的物件。在「破四舊」中,多少珍本、孤本被毀滅?多少偉大的思想被滅絕?多少文物古跡被毀滅?正好現在人多了,人清閒了,可以有機會再檢視那些傑作的時候,即被滅絕了,作孽啊。

世界上其它的古老文化都滅絕了,只有中華文化才傳承5000年,這是因為以儒家為中心的中華文化偉大。儒家崇尚「仁義禮智信」,以「仁義」作為最高道德標準,是最偉大的普世價值,是人類未來能和平相處和健康發展的最有力保障,誰毀壞中華文化,誰就是毀壞世界的未來,誰就是世界之敵。中華文化在1949年後被極大地、徹底地破壞,文革時更是登峰造極。文化大革命的稱呼沒有錯,它就是革命,革掉中華文化的命,革掉中華文化的命就是革掉人類未來的命,文化大革命是個罪惡的東西。

唯物辯證法者有意用「新舊」代替「好壞」,又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否定之否定的惡果。

納粹是把不喜歡的書燒掉,「破四舊」是把所有「舊的」毀滅,罪比納粹更重。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文化大毀滅!「破四舊」就是破壞自己民族的文明!這是漢奸做的事情。回過頭來看那段歷史,誰不痛心疾首?如果有人還為首惡開脫、美化、歌頌,那就不是人,與漢奸同罪!

文革中有句名言,「不破不立,破字當頭,立就在其中了」。但終歸「破」是「破」,「立」是「立」,「破」還是代替不了「立」。「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破壞舊世界」才有實質的內容,「創造新世界」是為「破壞舊世界」造的託辭而已。所以「破壞一個舊世界」這種革命口號,是非常罪惡的東西!

甚至還有人叫囂「大亂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簡直是混蛋至極的蠢才才有可能造出這種理論。「大亂」之後誰能保證有「大治」?「大破」之後誰能保證有「大立」?「治」根本不需要以「亂」為前提,「立」也根本不需要以「破」為前提。「大治」要從「小治」開始,一步步積累成「大治」;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關鍵要明白,「亂」和「治」是兩個相反的方向,譬如南與北,從武漢要到海南,往南走才可能走到海南島;你往北走,永遠不可能走到海南;武漢往北走,到了北京發現錯了,調過頭來往南走,才有可能走到海南島。歷史出現的「亂與治」的問題,是「大亂」之後變「小亂」,「小亂」之後變「小治」,「小治」之後才能變成「大治」;從「亂」的方向調過頭來往「治」的方向走,才能走到「治」;「大治」是「小治」積累成的,而不是「大亂」促使的。往「亂」的方向走下去,從「小亂」到「中亂」到「大亂」,再走下去就是滅亡,絕對走不到「大治」,方向錯了。不是像辯證法者所說的:「為了實現大治,先實行大亂。」某人高喊「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來一次」、「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其人就是被辯證法所誘惑,致使思維混亂才喊出的。甚至還高喊最混蛋的口號:「中國七八億人,不鬥能行嗎?」正確的口號應該是:「中國七八億人,不和能行嗎?」

我們也不要把效率當成最高追求,奴隸社會的效率是最高的。在一些黑煤窯、看守所和監獄裡很黑暗,那就是奴隸制,那裡的效率最高,達到人類的最高極限值。手腳慢就被懲罰,說是「吃腦(玩心眼)」,甚至有生命危險,能幹不好嗎?誰還敢偷懶?有的監獄,有的服刑人白天幹活,晚上被懲罰。這種地方效率能不高嗎?奴隸社會的效率是最高的,我們要不要搞奴隸制?有的理論,總說這個落後那個落後,把效率當成最高追求了,其實是搞錯了,公平正義才是我們人類最需要的。如果把效率舉得最高,那麼我們把週六周日和全年的節假日全部取消,每天工作十個小時,向列寧設計的制度靠攏(他的制度幹活時間更長。在共產主義社會,勞動成了人的第一需求),我們要不要那樣?

某些理論就是把效率當然最高追求,好像效率低了就十惡不赦似的。日本的馬克思主義者秋澤修二,以馬克思的亞細亞生產方式來分析中國社會構成,認為「集約形小農業」是中國專制集權的基礎,因此中國在近代的落後是必然的,只有在外力入侵的情況下才能發生根本性的變革。這其實是魏特曼《東方專制主義》、紅色學者費正清的「衝擊-回應」之說是一路貨,不過他說得更露骨一點,他明確說明「日本皇軍的武力」就是這股中國一直等待的外力,將給予「中國社會之特有的停滯性以最後的克服」。這個秋家小二真是大放噘詞,鼓吹「侵略有益論」、「殺人有功論」、「毀滅進步論」,這是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思維,這都是極端罪惡和殘暴的理論。秋家小二、魏特曼、費正清,他們都是在否定之否定的陷阱中打轉轉,可見否定之否定規律是支持侵略的。

可以形像地說,秋家小二看見一群人以肩挑大米這種方式工作,又累運得又少,嫌棄他們的落後、憐憫他們的愚昧。那麼秋家小二送給他們卡車,教會他們使用,看他們還會用這種落後的、低效率的方式工作嗎?這不是最簡單最直接最有效最快捷的解決落後問題嗎?秋家小二不用這個而非得用槍幹掉他們,他的思維低劣到什麼程度?連這群肩挑大米的人都不如!

秋家小二、魏特曼、費正清,這些人真無知,中國的落後是科學技術落後造成的,如果當時送給中國幾百萬台各行各業需要的最先進設備,並教會使用,中國人的智商可是很高的,看14年後中國還落後嗎?何必開坦克大炮進來殺人14年呢?日本人把發動侵略戰爭的費用加上中國的損失(我們的損失大大地超出他們的費用無數倍),也就是整個戰爭的經濟損失,轉換成援助中國的經費,用這些錢搞基礎建設和教育,並買來世界上各行各業最先進的機器,剩下的錢用於改善人民生活,14年後,看中國還落後嗎?不用14年,4、5年內中國將是非常快速的發展,整個世界將為之震撼。同樣的付出,用援助的方法能讓中國社會發展進步,還不用死那麼多的人,人命無價啊,這些的損失更無法計算。用戰爭的方法是毀滅中國,歷史上非常多的文明毀滅於戰火!這是普通人都明白的道理,為何馬克思主義者秋澤修二不懂呢?是被辯證法愚弄了!殺了人,毀了各行各業,還說有利於社會進步,真想像不到世界上還有這種理直氣壯的謬論——否定之否定規律。我們也帶兵到日本,也殺日本幾千萬人,毀掉各行各業,給予「日本社會之特有的停滯性以最後的克服」,以推動日本社會的發展,行嗎?秋家小二不是也認同「大亂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嗎?到你們國家實踐實踐,把日本搞成「大亂」和「大破」,好吧?辯證法者真糊塗!

其實不用日本的援助,1927年至1937年是中國現代史上的黃金十年,在內憂外患、處境險惡,又幾乎沒有外國投資的情況下,中國經濟獲得極大的發展,而當時的基礎建設還來不及真正發揮作用日本就開打了。當時,外有日本的侵略和蘇聯的蓄意顛覆,內有軍閥割據和某些政治團體的武裝叛亂,中華民國還是在思想、政治、經濟、文化和科技等等各個方面獲得了極大的進步,甚至於當時所產生的成就,都不是我們今天所能想像、所能相比的。大家隨便翻一翻歷史書,看看偉大的作家是誕生在哪一個時代?就是這個時代。當時中國各類學術文化大師井噴式出現,後來許多在世界上有大貢獻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也是當時培養的。如果沒有這場侵略戰爭,就不會有後來的中國內戰和改制。這兩場戰爭給中國及世界帶來巨大的危害。中國人很聰明也很勤奮,當時文化也好、人心也善良,只要沒有戰爭,假以時日,中國很快就會超過日本,也擠入世界強國之列,並且能為世界的和平與科技進步作出巨大的貢獻。還用得著「日本皇軍給予最後的克服」嗎?我看要「中國的國軍給予日本最後的克服」!可見日本侵略者做了多大的壞事!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當時絕大多數的日本人認為他們是優秀民族,中國是劣等民族,他們是先進國家,中國是落後國家,服從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反抗就被剿滅,這是用「優秀」、「先進」民族革掉落後民族的命,可以說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是革命戰爭。納粹認為猶太民族是劣等民族,所以對猶太人進行滅絕性屠殺,認為德國民族是最優秀的民族,所以要統治全世界,是「優勝劣汰」,符合否定之否定規律和進化論,當然也革命行為,嚴肅地說納粹發動的戰爭也是革命戰爭。起碼,軸心國贏了,他們一定會說他們發動的是革命戰爭,打敗了反革命的同盟國。中華民國的抗日戰爭是衛國戰爭,是反抗侵略、反對別的民族革掉我們民族命的戰爭,任何衛國戰爭都是正義的,自衛才是最正義的。法律也只賦予我們自衛的權利,沒有賦予我們革命的權利!因為自衛才是正義的。

多少的罪惡是在否定之否定的邏輯之下,以革命的名義做出來的……

事物的對錯是有客觀標準的,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而與革命毫無關係。所以不能拿「革命」來定對錯、論好壞,那會落入否定之否定的圈套!可見,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鼓吹犯罪!

法律也未必是最正確的。法律有良法與惡法兩種,抑惡揚善、保護公平正義就是良法;抑善揚惡、製造不公就是惡法。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惡法處處可見: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法律是惡法;日本的「村八分」是惡法;印度的種姓制度是惡法;種族隔離制度是惡法;劃分階級與搞階級鬥爭是惡法;東德柏林牆隔離法是惡法;種族先進論和階級先進論是惡法;南北戰爭前美國南方黑奴制度是惡法;中國大陸的土改、鎮壓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是惡法。有的理論認為:「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與意志的總和」,這就是惡法理論。國家應該是調和的機構,調和各種人群利益與意志,法律應該代表全體人民的利益與意志的總和,應該代表正義。

古人講「作人憑良心」,古人的法律很簡單,社會卻沒有現在那麼墮落,有的人一輩子不識字,也不知道法律,人一樣很善良,對社會有良好的幫助,就是良心起的作用,使社會處於很好的狀態!良心才是最好的法律。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

所以「作人講良心、講正義,不講革命!」

人類經常出現惡法,我們絕對不能相信辯證法所說「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這種謬論,我們要勇敢站出來,保衛正義、保衛良知、保衛世界!

……

結論:否定之否定規律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是很壞的。它首先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原本就有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否定之否定還鼓吹「毀滅進步論」,「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把罪惡滔天的毀滅行為當成有功的革命行為,是行為的指導壞了。

辯證法三大規律都是壞的,但是最壞還是否定之否定,因為它把謬論轉化為行動,名正言順地破壞和毀滅一切。

荒謬的辯證法之四: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三壞詭辯術

辯證法是詭辯術,它的三大規律中,品質互變規律是看錯了(眼睛壞了),對立統一規律是精心設計的陷阱(良心壞了),否定之否定是把罪犯當功臣(行為壞了),是地地道道的「三壞詭辯術」。

辯證法的三大規律分別誘導出三大謬論:謊言真理論、內鬥有益論、毀滅進步論,這是禍害人世間最大最深的謬論。人世間還有不少其它謬論,始作俑者是辯證法。

辯證法者發明辯證法的目的有三:

一是鼓吹「謊言千遍即成為真理」,讓世界謊言遍地,永遠找不到真話,這是「謊言真理論」。這是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名言,看來辯證法與企圖毀滅世界的納粹是有一腿的。這是由於眼神錯亂,弄出個不存在的品質互變規律,最後得出「謊言真理論」。

二是鼓吹「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讓人類放棄保衛世界的使命,還鼓吹「內鬥是發展的動力」,編造內鬥有益哲學,讓人類在內鬥中自我毀滅。這是「內鬥有益論」。這是由於良心有問題,把「矛盾定義為事物的關係」,最後一步步得出「內鬥有益論」。

三是鼓吹「毀滅就是進步」、「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讓人類不斷地自己把自己毀滅。這是「毀滅進步論」。革命論、進化論、階級先進論與民族先進論都是這一條推演出來的。階級先進論是馬克思的,民族先進論是納粹的,再次坐實了辯證法與納粹有一腿。這是由於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最後令人類自己毀滅自己。

辯證法者稱辯證法「使用了‘全面的,發展的,聯繫的’觀點看問題」、「是對客觀世界、人類社會以及思維規律的全面正確的總結。」、「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謙虛了,想說宇宙真理沒好意思說)」。現在看來,它與某些組織宣稱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一樣荒謬絕倫。辯證法哪裡是什麼真理,是最騙人害人最深最烈的謬論。辯證法者把這麼一個人類自我毀滅的「三壞詭辯術」當成宇宙真理,真是荒唐之極。

自從辯證法誕生,人類被它攪得混亂不堪,善惡被它顛倒,是非被它混亂,好壞被它掉包,思維被它扭曲。被辯證法毒害的人,行為和思維非常詭異,很難作出正確的判斷。下面是一個被辯證法禍害的實例——唐山地震!

唐山地震前,各種地震資料非常異常,當地的許多檢測員已經檢測到巨大的地震將發生,日期都給測了出來(水準非常高測得非常准),多路向中央彙報,結果上面的人認為:中國當時地震的主要矛盾在四川,唐山只是次要矛盾。對唐山的地震情況不作預防,甚至不向社會通報,老百姓不知道,幾十萬人在一夜之間傷亡。離唐山不遠的青龍縣得到消息,並作了預防,18萬間房屋倒塌卻一個人沒死。自然界不懂辯證法法則,辯證法者又無法強迫自然界遵守,於是我們就悲哀了。

找主次矛盾,那是一項「找對無功找錯有罪」的事業,你分的主次一定100%對嗎?如果不肯定,那麼還分它幹什麼?費那個時間與精力反而可能擾亂決策,當大家在為分主次爭論不休時,矛盾已經破裂、災難已經降臨。如果沒有辯證法的干擾,有地震就預防,管它是什麼主要次要,哪唐山地震還會有這麼大的悲劇嗎?按照辯證法的邏輯,如果再有更多的地震,是不是只保主要的一個,其它的地方讓它自生自滅,連事先通報都不作?

中國地震局的主事者,他們的智慧還不如一隻喪家的野狗呢!野狗看到骨頭會咬,知道地震會跑,它從來不分什麼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只有那些辯證法者才會在地震災難面前分地震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草菅人命,唐山死難的24萬人就是被辯證法害死的。唐山地震給辯證法者一個響亮的耳光,可憐的是,決策者沒死還升了官,無辜的人民被禍害。

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理論。它不僅是最荒謬的,更是罪惡的!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真是毛骨悚然!如果世界上真有魔鬼,那麼魔鬼首先要做的就是搞亂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這一點,辯證法做到了,辯證法真邪!辯證法是魔咒,中國人中咒最深!可憐的民族!

給大家推薦一篇文章——《樊弓:辯證法與放屁》,看看在現實中辯證法是如何胡攪蠻纏的。文章妙趣橫生,可讀性比本文強多了,看了益智開慧並且樂從心生。網上有,自己找。《樊弓:辯證法與放屁》與本文相得益彰,一個從實踐中一個從理論上放倒了辯證法。

辯證法其實是皇帝的新裝,一點就破。我想,辯證法崇拜者看到這篇文章,首先感覺是毛骨悚然,接下來是號啕大哭,崇拜了幾十年的東西原來是假的。

這麼一個荒謬絕倫的「三壞詭辯術」,在人類流行那麼久、騙倒不少人,如果要找出人世間最大的謊言,非辯證法莫屬。

注1:桂林史上最黑暗的259天:日本獸兵肆意蹂躪婦女
http://j.news.163.com/docs/32/2016060712/BOV747R50523817G.html

跑日本鬼受盡了苦難的桂林人!
http://bbs.guilinlife.com/thread-8218974-1-5.html

注2:毫無悔意的日本極端民族主義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roberts20161116.html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7-09-15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