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工資低責任大」 校車司機短缺趨嚴重

開學第一天,雖然大多倫多地區所有的校車路線都有司機,但仍有誤點的情況。(伊鈴/大紀元)

人氣: 15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道)安省40%的學生靠校車上下學,今秋開學第一天多倫多就有至少50起校車延誤,荷頓地區(Halton)有的路線校車司機還沒著落,在網站上急招司機。那今年大多地區的校車能保證嗎,校車公司聯合會表示,非常擔心校車司機短缺問題,到了2018年1月很可能出現校車服務中斷。

「接下的學期可能出現校車服務短缺」,校車公司聯合會(簡稱ISBOA)行政主管卡拉西(Roger Caranci)先生對大紀元說,「我們在和省府談,他們在聽」。

ISBOA已經啟動了一個網站https://getourkidstoschool.ca(送孩子上學),向家長呼籲,電郵省長韋恩,要求省府增加資金,避免明年1月可能的校車服務中斷。

校車服務2009年改招標 問題初現

2009年起,安省政府改變了校車服務方式,以前是校車公司直接和教委簽合同,卡拉西說,2009年前服務一直很順暢,各個公司都有生意做,從來沒有出現過現在這樣的校車司機短缺情況。2009年起省府成立專門機構負責對校車服務進行招標,各個校車公司投標,最低價拿到合同,合同期從3年、5年、10年不等。

「當你把價錢競爭到最低的時候,大約安省35多家校車公司關閉了,有的已經運營了15、16年,當時我們就說過,總有一天你會看到校車司機短缺,因為給司機的工資低於他們應該得到的,我們知道這個,我們希望可以給他們更高的工資」,卡拉西先生說,最低價才能拿到合同,為了拿到合同,校車公司就必須犧牲些什麼,這就是為什麼司機的工資被壓低了,來降低成本。

卡拉西說,省府的招標方式,可能省了錢,但增加了一層官僚機構,帶來了負效應。

不過負責TDSB和天主教學校教委校車招標的機構不這麼認為,其總經理赫德肯辛(Kevin Hodgkinson)有不同的看法,他曾對CBC說,「是他們在競標,他們可以提高標價」,但如果價格提高了,是否還有生意做,赫德肯辛也承認大概很難。

提高最低工資立法 校車公司措手不及

校車公司利潤的40%用來給司機發工資,校車司機的工資一般在12-16元,每天工作時間如果上學和下學都做的話,是4-5個小時,典型的兼職工作。校車司機是個非常特殊的職業,每個新司機的培訓至少50個小時,按照卡拉西先生的說法,「他們運載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卻拿著最低工資」。

如果最低工資提高到15元,卡拉西先生說,校車公司的成本一下子就要提高32%-35%,「我們無法應對這個,因為校車公司都被數年的合同鎖住」,校車服務合同一般是3-10年,省府支付的服務費是固定的,每年會有2%左右的生活成本上漲補貼,或者汽油價格突然上漲的補貼。如果最低工資依法必須提高的話,這部分開支增長是沒有預料的。

「當最低工資提高的時候,為什麼司機還開校車每天接送孩子上學呢,承擔著巨大的責任,他們完全可以到別處找份工作,能掙一樣的錢,責任還小」卡拉西說。

為了抵消工資成本上升,一般的商家可以提高產品價格,但校車不被允許作為其它用途,省府是校車公司的唯一顧客,ISBOA 向省府要求,「我們負擔不起付給司機更多工資,除非省府出面,補充不足的部分」。

按照省府計劃,明年1月最低工資提高到14元,2019年提高到15元,校車運營商認為,如果省府不行動,明年1月就會看到校車服務出問題。

省府教育廳怎麼說

大紀元向省教育廳詢問對潛在的校車司機短缺問題的措施,教育廳長亨特在發給大紀元的聲明中說,「最近我和教委及校車公司談過,表達了我的期望,他們一起合作採取一切可能的行動來防止服務中斷,包括有應急計劃,向家長通報可能的服務中斷。這個學期,我們已經提高了學校交通撥款1260萬元,來幫助教委應對不斷增長的交通開支」。

教育廳還在聲明中提醒,已經有合同在,希望省府所有的交通合作夥伴保證每個學生每天安全、準時的抵達學校。

同時聲明中說,省府致力於「公平的工資」,這就是為什麼要從明年1月起提高最低工資。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