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6)

——兼評析《苦菜花》

作者:金逢星

人氣 362

【大紀元2018年01月22日訊】八、網友熱評《苦菜花

2005年,署名「爬山」的網友,在大陸凱迪論壇上發文:《我所知道的<苦菜花>中的王柬之》,引發網友跟帖熱評。

「《苦菜花》裡的人物基本上是現實世界中的真人,不過作者將姓名稍作改動而已。可是其中很多事情都是顛倒的。《苦菜花》一書大肆污衊王柬芝這個一心辦教育的知識分子為漢奸,是非常惡毒的。王柬芝是一個很善良的人,當地最有學問的人,怎麼可能主動做漢奸,與鬼子勾結呢?事實上,王柬芝這樣地主家庭出身的大知識分子,在當地名聲又好,G(共產黨——筆者注)不可能不污衊他、鎮壓他。王柬芝真名馮柬芝,年輕時求學,後回到家鄉辦教育,很多人受益。我的姥姥和馮柬芝是一個村的,也是一個家族的。據說馮柬芝被嚴刑拷打,其狀甚慘。他的哥哥也被G鎮壓,他的妹妹被迫自殺。千古奇怨誰能解?」

凱迪網友跟帖熱評《苦菜花》

免疫力:「我姥姥家也是觀上馮家村,你說的是事實。」「王柬之在槍斃之前,共產黨曾經爭取過他,但是被他拒絕了,所以在國民黨看來他是英勇就義了。共產黨能去爭取漢奸嗎?所以他從來就不是什麼漢奸。而馮德英,原是村子裡的窮光蛋,因眼上長jiu,村裡的小孩都叫他『德英jiu』。後來他大姐跟了區裡的共產黨地下黨,可能是當時區委書記職務,因為保密,村裡的人都不知道。因此,共產黨建政後,馮德英得勢。」

西風寒劍:「毛時代的作品,並不是按真實的人或事實寫的,而是先定好一個好壞的框架,再把人填進去。這個原則就是所謂文藝為政治服務,因為對毛的這一文藝政策提出批評,王實味被砍了頭。明白這點,對任何歪曲事實就不會奇怪了。那個有名的林海雪原、紅岩等,都有大量的美化與醜化。這不是馮德英的錯,找出毛朝代的書,沒有不這樣做的。」

爬山:「西風寒劍,你不了解,這本書是對號入座的,幾乎全部對應著真人,極惡毒。作者的老師就是馮柬芝,沒見過這麼寫小說的,比報告文學還詳細,只不過一切都是顛倒的。」

飛瀑劍客:「毛時代的文藝作品都是騙人的!否則小小一個山村怎麼可能出現那麼多漢奸、特務!」

十字軍騎士:「馮德英寫此書時不到20歲,可以說是我黨短期培訓的結果。」

龍皮大衣:「今年2005年春天,北京琉璃廠邃雅齋舉行了一次舊書拍賣,中國歷史上各個時代的舊書都身價百倍千倍地增長,只有上世紀50年代的有階級鬥爭意識的小說,一元一本也無人問津,其中就有山東作家馮德英出版於1958年、反映抗日戰爭那段歷史的長篇小說——《苦菜花》。」「現在我們知道,這種反映是片面的,是許多歷史事實被有意無意遮蔽的結果。這就難怪人們對其不屑一顧了。」

鐵肩:「那個時候幾乎所有的小說都是這個調子,像《紅旗譜》等,確實誤導了一代人。」

ZHAOLAOHAN:「製造謊言、煽動暴力是他們的一貫做法。」

Niuer:「毛時代很多電影和舞劇完全是以為政治服務為根本目的的,胡編亂造的東西多了。文藝是要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什麼是政治,我搞不懂!」

芒刺:「毛共本身就是一群地痞流氓!他們所謂的『革命成功』全都是因為『打土豪分田地』——拿土地來欺騙廣大的農民,因此取得農民的支持而非法執政。」

水邊風子:「土匪掠人家財,當然要害苦(地)主性命,否則受害者豈肯輕易放過?滅口之後,還要造謠,方才有利『穩腚』。階級鬥爭的本質,其實就是鼓吹仇恨、製造仇恨,挑動一部分人鬥另一部分人,以便渾水摸魚暴富起來。摸到魚後怕被人用相同的手法搶,所以就要求『穩腚』了。哪是摸石頭,其實是摸魚,石頭有什麼好摸的?」

Kkpkkp:「『地主』、『富農』跟『蘇維埃』一樣都是俄國外來語。其漢語本意是美好的,例如『盡地主之誼』。」

秋天已冷:「暴力和欺騙,是某些人取得政權的法寶。」

yangyoup :「建議兄可以抓點業餘時間,做一個詳細點的調查。特別是60歲以上的老人。如果條件許可,可以考慮採用錄音的方式記錄相關的信息。」

李三來也:「樓主應把王柬之的生平寫清楚一點,生於何時、死於何時、生於何地、死於何地等等,把緣由說清楚,可以說是功德無量。」

爬山:「我一般一年才回老家一次,我的93歲的姥姥身體不太好,暑假回去時她只是說王柬之是個好人,學問多,基本就是上面說的那些。我小時侯總聽我媽和一些親戚談論王柬之,當時沒太注意。我媽是一位優秀的教師,文革時累壞了,對學生很好,幫助過很多人。已去世十多年了。王柬之有一個兒子,在縣一中做語文老師。現在應該退休了。」

Correct:「作漢奸總應該有個原因,可是王柬之的原因卻不明不白。小說作者是受階級鬥爭教育毒害太深。」

還其道:「一個黑白顛倒了的世界!但至今還沒正過來!邪教不除,正義不會來臨!」

北天:「每一個真相的暴露,都把邪教的末日縮短了一天。」

九、給馮德英

馮德英在《我是怎樣寫出<苦菜花>》一文中說:「《苦菜花》基本上是以真實確鑿的素材寫成的,有不少情節完全是真實情況的寫照,大部分人物確有其人。」不知道馮德英寫這段話的時候,肝會不會顫、手會不會抖?

馮德英在《我與三花》這篇文章結尾寫道:「作家和作品都是有時代局限性的,我對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足和淺薄甚或謬誤之處,可稱屢見不鮮。」

馮德英這段話,如果用來掩飾其作品中一些小小不言的疵瑕的話,尚且說得過去。但是,如果用這來檢點作者通過《苦菜花》製造的歷史冤案及其謬種流傳六十年、謬種遍及多個國度,給億萬讀者造成的心靈荼毒與戕害的話,那就遠遠不夠了。

本文還原《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不僅是尊重歷史,還公眾與讀者知情權,昭雪馮德英通過《苦菜花》製造的那段黑白顛倒的歷史冤案,告慰九泉下的冤魂。並通過揭示《苦菜花》的歷史人物虛偽性與中共文藝作品的政治模式化,幫助公眾更加看清中共政權的兩大支撐——暴力與謊言的真實面目。

同時,我們也想提醒馮德英先生,您已經高齡八十有四,誠望您在有生之年,能夠把這段冤案向億萬讀者和觀眾,有一個基於歷史事實的交代。

說明:由於本題材跨越年代較遠,本文披露的史料難免會有粗疏或錯漏,敬請讀者或當事人諒解!

我們誠望本題材的更多知情人,把相關真相寫出來投寄媒體,還其歷史之本來完整面目。#(全文完)

責任編輯:李婧鋮

相關新聞
馮真:還原《苦菜花》電影背後的真相
《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1)
《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4)
《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3)
最熱視頻
【西遊義趣】之三:唐僧寶象國逢難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錯】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