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leen:一位攝像頭下大學英語教師的自白

人氣 868

【大紀元2018年10月20日訊】學校從2013年開始,陸陸續續給每個教室都裝上了攝像頭,大一點的教室甚至有5-6個攝像頭。學校一開始跟我們說的是主要用於考試監考,以後教師就不用監考了。還沒雀躍多久的我們很快發現監考任務一點沒有減少,反而從教務處傳來了一個噩耗:以後他們會隨機從攝像頭的監控室查老師們是否有遲到、早退等現象,而且想聽哪位教師的課也不需要到具體的教師裡去了,直接在監控室就可以完成。細思極恐!這不正說明學校通過攝像頭可以監聽監控我們的一言一行嗎?天真的我們又一次上當了!

從那之後,課堂上喜歡天馬行空亂講話的我就自覺不自覺地開始了自我審查。其實,學校沒有裝攝像頭之前我也做不到百分百想講什麼就講什麼,因為從2008年開始,學校在每個班的學生中都有安排信息員,表面上跟我們說是記載學生的出勤和缺勤,但是我有一個關係很好的同事(她是輔導員)曾無意間透露其他系有老師在課堂上批判政府被信息員舉報而受到學校領導的約談和警告。但我在學生中的人緣還不錯,對信息員不會舉報我這一點還是比較自信的。但是自從攝像頭裝上之後,教學就變得越來越無趣和恐懼了,因為你不知道從不上課的領導們是不是正坐在監控室監聽我們呢,所以很多話都不敢講,「老大哥正在看著你「這句話經常在頭腦裡盤旋。

記得有一次講demonstration(遊行)這個單詞的時候,我提到「在美國,上街遊行是合法的」,單提到這一點都讓我後怕好幾天,因為如果信息員舉報或者領導聽到都很可能判我「煽動學生」。其實,我更想告訴學生:「在人民有選票的國家,人民有任何的不滿都可以上街遊行表達不滿,尤其是對政府的不滿,政府必須給出合理的解決方案人民才會罷休。而在中國,雖然憲法規定了我們有遊行的權利,但是只要你上街遊行,就會被以』煽動顛覆國家』等口袋罪投進監獄,等待你的將是酷刑折磨、電視認罪、甚至丟掉性命」。但是,我根本不敢講。

還有一次講republic(共和國)這個詞的時候,書上的解釋是: a political system in which the supreme power lies in a body of citizens who can elect people to represent them. 我當時只敢把這個英文解釋一下——共和國或共和政體是指人民可以選舉代表他們的人的一個政治體制。其實,我更想告訴學生:「我們國家雖然也叫「共和國」,但是我們從來沒有過選舉權,從來沒見過選票長什麼樣,所以中國的「共和國」是假的,只有人民手裡有選票的共和國才是真正的共和國。假的共和國其實就是專制獨裁,我們有權起來推翻它。我們應該為我們及我們的後代爭取本來就應屬於我們的選票而努力。」同樣,我什麼也不敢講。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作為在高校工作14年的老教師,明顯能感覺到言論自由的逐步收緊,到現在幾乎到了讓人窒息的地步。剛開始參加工作的那幾年,課堂上還是可以謹慎地批評政府的,記得電視裡也有很多批評政府的評論節目。後來學生信息員的出現,讓老師們稍微有所顧忌。到攝像頭裝上之後,估計大部分高校教師都會像我一樣進行言論的自我審查,嚴格控制課堂言論邊界。作為高校教師,大都上有老下有小,還有繁重的房貸壓著,所以只能屈服。我們的言論自由咋辦?先忍著吧,努力工作,爭取把小孩送到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去!

(註:本文作者是中國某大學英語老師,議報公民記者)

–轉自議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嚴控思想 學生「信息員」告密毀人倫關係
程曉容:杭州校園攝像頭映射中共「黑科技」
留加中國學生調查中共洗腦中心 引關注
中共電子及傳統間諜屢威脅 美國高度警戒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姚誠:中共軍隊打仗有致命弱點
【新聞看點】河南報302人遇難?為何資料不公開
【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微視頻】中共一週三敗 受災衛輝百姓對抗當局
【時事縱橫】多地疫情爆發 甘肅逼僧人還俗
【拍案驚奇】習再喊黨指揮槍 北戴河布局20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