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面對聯邦大選 自由黨出台減貧計劃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報導)聯邦自由黨政府看起來正在對抗貧窮上大做文章,計劃推出第一個全國性的減貧計劃。不過,有評論員認為,這樣做的動機,更多是吸引選票。

自由黨政府上週四宣布2021年前將每年接收的移民人數增加到35萬,接著又說要推出反貧困立法,建立第一個全國性的減貧計劃

減貧目標在自由黨政府上次的預算中已經出現,說要在2020年前,將2015年的貧窮水平降低20%,到2030年減低50%。

這週一,加拿大社會發展部長杜克洛(Jean-Yves Duclos)在渥太華宣布,在未來9年內投資12.5億加元,用來應對貧窮問題;在同一個時段裡,特區將獲得4,300萬元的減貧專用撥款。

其實,反貧困倡導者及組織,從6月份自由黨承諾撥款後,就一直在等政府宣布具體的政策。

多倫多資深時政評論員馮志強認為,這些舉動是特魯多「為了2019年的競選在佈局」。他說:「減貧的政策出台,迎合選民心意的移民政策出台,都是為了拉選票。完全是一個政治運作。」

他說,比如移民政策,以前的自由黨政府都未曾這麼激進,接收這麼多移民,「政府能承受得住嗎?」目前的移民系統壓力已經很大,「難民申請等了5年還沒開庭的大有人在」。

面對明年大選,特魯多壓力不小,比如政府赤字遠超上次競選時的承諾;大型跨山輸油管項目受挫;大麻合法化使很多人不高興;移民政策使一些大城市疲於應付大量湧入的難民。

如何應對貧窮問題本來是各省政府的責任,聯邦政府只負責給錢。現在聯邦要設定全國性的目標,效果如何還是未知數。

安省越減越貧

安省自由黨政府曾有一個2009年 – 2013年的減貧戰略,計劃在5年內將生活在貧困中的兒童人數減少25%。結果不如人意。

據《金融郵報》報導的加拿大統計局數據,從2003年到2016年,生活在低收入階層的安省人的比例上升了26%。2003年,只有10.9%的安省人生活在低收入階層,遠低於當時的全國平均水平13.2%。2016年,生活在低收入階層的安省人口比例,已經連續5年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安省兒童的貧窮狀況更糟,從2003年到2016年,生活在低收入階層的18歲以下安省人口比例從13.3%上升到16.2%。同期,加拿大其他地方的兒童平均貧窮率從16.1%下降到14.0%。

安省自由黨的各種赤字及福利政策,最終看起來沒有起到減少貧窮的效果。雖然福利高了,但生活成本也高了。生活成本高還導致工作職位流失,結果得不償失。

不應強調表面減貧

馮志強認為,政府的一些減貧政策只是停留在表面好看,沒法長久持續,因為這些政策沒能「鼓勵貧窮的人主動去改變自己的狀況」。

作為中國合作社經濟的研究學者,馮志強曾和其他第三世界的社會工作者一起在加拿大進修,學的內容包括如何改變貧窮。他說:「我認為,要減貧,只有把草根階層的小生意建立起來,遍地開花,才會帶來真正的改變。」

「最好的減貧辦法,不是給窮人魚,而是教會他們如何捕魚。」他說,人有懶惰的傾向,總想輕鬆地拿到錢。有能力但缺少資金或某些條件的人還是有,對這些人來說,給他們提供一些資金及指導,就能啟動生意。

馮志強認為,政府沒必要過分強調減貧,因為「貧窮是一個複雜的、無法根除的社會現象」 。生病、殘疾、失去工作能力等,都可能造成一個家庭變貧窮。這沒法改變,所以需要有政府及社會的慈善救助。

他說,政府應該想辦法使窮人振作起來,並給他們必要的幫助。「在加拿大,貧窮不可怕,可怕的是潦倒。比如癮君子和賭棍,你給他們再多的錢,也解決不了他們的貧窮問題。一個潦倒的人自暴自棄了,就完蛋了。」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