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日?邪惡莫過精俄、恩日,乃至「精邪」

作者:耿耿星河

人氣 485

【大紀元2018年03月12日訊】中國近代史上,傷害中華民族最重的兩個國家:俄國(俄-蘇-俄)和日本。日本作為帝國主義國家掠奪資源、企圖侵佔和吞併中國,其罪惡婦孺皆知;而俄國對中國的傷害遠非一般帝國主義國家可比。它在清政府後期通過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大肆逼迫清政府割地賠款是其一,更惡劣的是,通過它作為跳板,一個差點扼殺中華民族高貴靈魂的馬列邪教趁虛而入,最終騙取了政權,在中國安營紮寨,實現了政教合一共產制度。

日本帝國主義的罪惡、給日本人做漢奸者的罪惡,一定程度上是有目共睹的。當然,還有相當一部分中共勾結侵華日軍的史實正在被披露,暫且不談。

饒是日本帝國主義傷害中國之重,且看毛、周如何「感恩」:

海外英文網站披露但中共官方不敢公示的毛1972年9月27日晚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面時的相關談話。彼時田中曾向毛道歉,但毛卻說:「不是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

1956年11月,日中友好協會第一任會長、原參議院副議長松本治一郎前往北京參加孫中山誕辰90周年紀念活動時,周恩來就曾向其表示:「日本人是無罪的,中國絲毫無意要求日本進行戰爭賠償。」

精日更邪惡的豈不是把日本軍國主義當恩人的「恩日」?

蘇俄馬列邪教主義的邪惡、給俄國人做漢奸者的罪惡,一直被中共掩蓋和美化。俄國侵佔中國超過一百四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罪惡固然大,但與其邪靈肆虐中華、最終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相比,應居其次。

中共借助蘇俄出錢出力在江西建立的蘇維埃政權,是地地道道的漢奸賣國政權,這是精俄

精俄恩日,是中共曾經的表現。但遠非止於此。

只要揭露中共的罪惡就是不愛國,誰要說中共禍國殃民誰就是「漢奸」。王毅看似逞兇裝惱罵「精日」,實則是一瓢髒水潑上所有中共眼裡的敵人。官媒一篇文章標題《「精日分子」與在海外以身試法的人》道破其弦外之意。

精日、精俄,實際上都是不太準確的說法。被共產邪教洗腦成功的人,很難找到對現世間某種身份或學說的精神認同,簡單列舉下面兩種情況很難判斷屬於精啥。

對於司馬南之流「罵美國是立場、移民美國是生活」是精啥?

先是蘇聯老大哥,接著批蘇修,再接著吸取蘇共解體教訓,再到現在的「中俄合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究竟是精啥?

看一段《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中共——萬變不離其邪」,我們就能找到答案:

前三十年「路線是個綱」,用路線問題大搞權力鬥爭;後幾十年一樣上演著派系間黑箱政治的「篡黨奪權」;

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產」,「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挖出的階級敵人越多,官兒做得越大;後幾十年是用經濟來維護統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顧及民生與環境,只為升官發財;

前三十年讓民眾仇恨「國民黨反動派」、仇恨「美帝野心狼」;後幾十年讓民眾仇恨自由及西方民主理念、仇恨「真、善、忍」的普世價值觀;

前三十年「與天鬥與地鬥」,「敢叫日月換新天」,改造山河,破壞自然;後幾十年為了發財致富,急功近利,污染環境,浪費資源,透支子孫後代的生存資本;

前三十年有「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破四舊」、「文革」、「反擊右傾翻案風」等各種政治運動;後幾十年有「反精神污染」、「反自由化」、鎮壓天安門群眾運動、迫害法輪功、鎮壓維權民眾、打擊維權律師等各種運動;

前三十年煽動夫妻反目、父子互揭,製造人倫悲劇,鼓動告密,致使人人為敵;後幾十年發生的所謂「揭批」法輪功有過之而無不及,開辦無數的洗腦班,利用親情、就業、工資、住房來要脅,強制轉化;

前三十年以無產階級專政的名義製造多少冤假錯案,殺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後幾十年發生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牟取暴利,更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前三十年崇拜掛在牆壁上的毛像;後幾十年崇拜印在人民幣上的毛像,都是遠離神的骯髒行為;

前三十年用無神論洗腦,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後幾十年在迫害民間傳統信仰時發起的那一場無神論的宣傳,用科學的大棒打擊傳統信仰,那種媒體宣傳的邪惡程度,從報紙、電臺、電視到無遠弗屆的互聯網,可謂前無古人;

前三十年用鬥爭扼殺人性,讓人不敢講真話,謊言假話大行其道;後幾十年更是爆發了「誠信危機」,假貨遍地,毒食品盛行。假煙、假酒、假奶粉、假車票、假文憑……大概凡是能買到的商品、有價值的證件、牌照,都有造假的。利用高科技做出的種種有毒食品,是前三十年的人想都想不到的;

前三十年有「畝產萬斤」的荒唐造假;後幾十年有「天安門自焚」騙局,不知蒙蔽了多少人,攪動起多少仇恨;

前三十年是閉關鎖國,關起門來一言堂;後幾十年是資訊封鎖,敏感詞過濾,實名制監控;

前三十年是砸孔廟,破壞傳統文化;後幾十年是修孔廟,因為孔廟可以發展旅遊經濟來撈錢,糟蹋傳統文化;

前三十年政治掛帥,破壞傳統文化,打掉傳統信仰,用政治的手法搞經濟,出現了瀕臨崩潰的經濟危機;後三十多年一切向錢看,用經濟手法搞政治,用金錢物欲和情色迷亂來填補信仰真空,帶來的是觸目驚心的道德危機。其實,過去的經濟危機裡包藏著道德危機,只是等到今天物欲橫流的時候才總爆發;今天的道德危機也包藏著經濟危機。經濟是人的行為,人是受道德支配的,所以經濟歸根到底受制于道德和信用。沒有道德的經濟必然走不了多遠,危機的爆發也是遲早的事情。

……

我們可以一直對比下去,但是已經沒有必要了。共產黨的統治手法不斷變換,其邪惡本質和終極目的沒有變,而且永遠不會變。

至此,答案揭曉:中共邪教洗腦成功的黨內或黨外、包括政治和尚、政治主教在內的人,如果對他們做個精什麼的判斷,就是「精邪」,即把馬列邪教歪理邪說奉為真理。套用知乎上對「精日群體」定義,給出「精邪群體」定義是:「崇拜西來邪靈、崇拜假惡鬥,達到仇視中國歷史、仇視中華文化,仇恨真、善、忍為基本精神的普世價值,以身為儒釋道文化教化的華夏子民為恥的群體」。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司馬文徵:徹底批判一個最荒謬的口號
中共罪惡道不盡,罄竹難書萬萬篇
林木:青年江澤民接受的是漢奸教育
陸媒再提「漢奸現象」 分析:影射江澤民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時事軍事】美軍看穿殲-20 台海空優有說道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