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億人三退 90歲旅澳學者:開啟新紀元

薛適說,自己出來澳洲後,這些年看了很多資料,了解到共產主義不是人民的理想,馬克思是仇恨人類、世界,是要毀滅人類。圖為資料照。(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73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北報導)3月23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總人數突破3億人。旅居澳洲、近90歲高齡的前中國大連大學教授薛適表示,退黨大潮將開啟一個新的紀元。

薛適在退休前專門講授以馬克思《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她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出,共產黨與共產主義,不是理論也不是思潮,而是「邪靈」,短短一個世紀,共產黨造成上億人的死亡,它不僅殺死人的肉身,而且還銷毀人的靈魂,破壞傳統文化、敗壞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讓人變成非人。

她表示,共產黨曾提出要讓人民做黨的「馴服工具」,馴服的意思就是「牲口」,就是沒有靈魂的工具,「中國大陸老一輩的人都知道這件事,現在年輕人不明白。」

薛適說,自己來到澳洲後,這些年看了很多資料,了解到共產主義不是人民的理想,馬克思是仇恨人類、世界,是要毀滅人類。中國共產黨主張三面紅旗、大躍進造成大飢荒,當時死了4千萬老百姓,一整村、一整村地死人,「人民以為往共產主義前進,結果進到大饑荒;沒有進到幸福天堂,而是進入地獄」,對她而言,年輕時對共產主義號稱為幸福生活奮鬥的理想已然破滅。

她強調,有共產黨在就有災難,中國人要走向幸福,就必須退出共產黨,「沒有共產黨,中國才能好起來」,中國想要真正富強,只有一條路,就是解體共產黨,世界上所有國家的共產黨,給人民帶來的都只有災難,沒有幸福。

薛適今年在台灣出版了新書《反思共產黨》,她在書中提到,自己年輕時曾宣誓把自己一輩子都獻給共產黨,學習馬列主義,自學考進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任副教授,在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任教,專門講授以馬克思《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自認是在做「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的革命事業」。

但在共產黨的制度裡,任何人都會成為鬥爭對象,她與丈夫都成了無產階級專政對象,她的家庭曾被譽為「革命家庭」,也都被共產黨鬥爭得死的死、殘的殘,輕的則被審查、考驗了一輩子。

薛適說,近90年的人生經歷告訴她,相信共產黨,認為它是人民的大救星,會帶領中國人進入社會主義人間天堂,「完全錯了」,實踐證明,不論農村的一大二公,還是城市的國家統一計畫經濟,帶給人們的都只是災難,「慘痛的災難」。

在《反思共產黨》這本書中,薛適回憶,丈夫當初被羅織罪名抓入監獄後,自己就病倒了,不能吃飯,有時連水也不能喝,之後她走入氣功,結果不僅身體結實起來,還發現了從來都不知道的另外空間的事情。

她才明白,自己所崇尚的科學,能了解的只是宇宙奧秘極淺的一點點,她明白必須重新認識一系列問題。這為她走上真正的修煉道路打下基礎。

薛適表示,自己在1994年3月,有緣參加李洪志先生的傳功班,學習了法輪功。法輪功和她以前接觸的各種氣功都不一樣,對學員的心性要求很嚴格,是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要求學員去掉一切執著心。她認定這就是她要的,就在這一門中靜心修煉下來。

她發現,自己的脾氣、性格在不知不覺中像變了一個人,過去愛發脾氣,常感覺委曲,現在遇到矛盾,在自身利益受傷害時,能夠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不再耿耿於自己的得失,能替別人考慮了。

當她考慮問題的重心能從自我轉向他人時,她發現自己的內心得到了超脫,能在喧囂的塵世中,擁有一份內心的祥和,以及超然的寧靜。

可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法輪功殘酷迫害,對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當時她因為想念在澳洲的外孫,1999年5月和丈夫赴澳,計畫8月返國,但因7月20日風雲突變,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她與丈夫就留在了澳洲。

在2004年,大紀元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露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之後,她就立刻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布聲明、做了三退

薛適表示,在2004年,大紀元推出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露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之後,她就立刻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布聲明、做了三退。圖為資料照。(潘在殊/大紀元)

薛適說,自己和共產黨曾有過千絲萬縷的聯繫,但它邪惡透頂、天理不容。相信天滅中共的日子不會遠了,她要大聲疾呼:可貴的中國人哪,在天滅中共的時候,不要被中共綑綁著去做陪葬品,不要讓自己也被滅掉。「趕快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

她呼籲,聲明三退能抹去舉手宣誓的烙印,真正離開共產黨,躲過災難。這是當前最重要的大事,已經到了中國人必須選擇自己未來的時候,「千萬走好這一步啊!」◇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