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佳士維權風潮 中國的左與右

人氣 5173

【大紀元2018年08月28日訊】備受關注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運及聲援運動,在8月24日遭警方清場,50多人被帶走。隨後中共官媒新華社刊登專稿,直指事件背後有境外勢力干預。而聲援團隨即在社交媒體上發聲明否認,並說「佳士鬥爭是工人階級反抗壓迫的新篇章」。

左派和右派

關於左派和右派的概念最早來自18世紀的法國大革命。在法國的制憲會議上,坐在右邊的是保皇派,主張在法國恢復君主制、維持法國原有的社會傳統、保留貴族教士的等級制度;坐在左邊的是共和派,主張推翻君主制、建立共和國、廢除等級制度、給國民以平等的權利。

19世紀馬克思創立共產黨之後,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成為左派的重要內容。

在西方的語境中,左派一般代表著激進、激烈變革、打破舊秩序和舊制度;右派代表保守、緩和、漸進和維護傳統秩序、反對社會激烈變革。在左右的坐標中,比如美國民主黨代表左傾,共和黨代表右傾,極左的代表就是共產主義如前蘇聯,極右的代表就是德國納粹政權。只是如今的世界,左右的坐標,整體已經左移。

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國大陸語境中的左派和右派,幾乎完全和西方不同。中國的左派,一般指的是堅持馬列毛原教旨主義的人,可以稱為保守派,比較接近西方的右派;而中國的右派,更接近於如今西方的自由派和左派,希望政治和經濟通過改革,實現西方的憲政和自由經濟模式,因此右派經常成為中共的重點打擊對象。在中共眼中,右傾對顛覆政權的威脅更大,因此中共歷史上的反右運動和清除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就是對右派的整肅。

其實,中國和西方左派及右派的一個最大區別在於:西方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以美國為例,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有一個最基本的共識,那就是都認同憲政法治和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中國大陸的左派和右派,都是在中共體制內的左和右,都要堅持中共黨的領導。

 毛左為何出場

中國工人維權事件過去多次發生,這次卻少有地得到大學生和毛左的支持。這次工人維權事件與過去最大的不同是,這次維權超越了單純改善待遇以及利益等訴求,而是要自行組建不受中共官方控制的工會,這就超出了中共官方的底線。

在中共的眼中,所有在中共控制之外的組織,都是非法組織,都不允許存在。更何況中共以搞工運、民運造反起家,加上「六四」時的學生和工人的參與,讓中共對有學生參與的活動特別警惕。這幾十年來,中共對大學的控制越來越嚴,中國的大學都是黨棍治校,學生中大量發展眼線,大學監控告密成風。

以沈夢雨和岳昕為代表的一批大學生,積極參與工人維權活動,我感覺這些90後的大學生,有現代的人權意識,有理想和激情,有參與社會變革和實踐的熱情,敢於向當局抗爭,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但是,這些大學生所受到的教育,基本大都是在中共控制下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的洗腦教育,在這樣的教育下,他們試圖尋找改變中國的出路,也只能在馬列主義這個牢籠裡尋找。

從另外一方面講,來自西方的工會組織,是近代工業革命的產物,但是其發展壯大的背後,還有共產主義運動和共產黨的推動。列寧就曾經說過,工會是「共產黨和群眾之間的傳送帶」。在歷史上,美國的共產黨曾是美國工會發展的主要推手,當然,現在西方的工會大部分和共產黨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其左傾的特點仍比較鮮明。

此次參與佳士維權的,有中國的毛左參與,其中也有原因。在2016年之前,中國的經濟發展基本上處於發展上升期間,雖然社會不公嚴重,但是,中國社會的危機,還沒有在社會上全面爆發。然而,這幾年,特別是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始之後,中國社會的危機,其實已經全面爆發和蔓延,社會從高層、中產到底層,從官員、商人、工人到農民,都是受害者,特別是紅黃藍幼兒園事件、毒疫苗事件等,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包括中共高層官員,隨時都可能在政治鬥爭中被整肅落馬。在這樣的背景下,不滿、憤怒和絕望的情緒在全社會蔓延,因此,毛左在這次事件中藉機出場發聲。

中共面臨的另類挑戰

此次中共有點有苦難言。因為毛左口中的高舉馬列旗幟,本來是中共官方掛在嘴上的口號,也是中共內部掌權者必須高舉的旗幟,來獲得黨內其地位的合法性,所以我們看到中共體制內的一個特點就是「寧左勿右」,避免政敵攻擊的方式經常就是比誰更左。那麼,毛左打出高舉馬列的旗號,首先搶奪了中共的話語權,這就像是當初薄熙來唱紅一樣,當時中共高層誰都不敢發出異議。

佳士工人的維權活動,得到大學生的支持,顯示了中國社會的一個重要動向。那就是,中共不斷加強對全社會和民眾控制,是一把雙刃劍,同時,中國民眾、中國的工人和學生,他們對中共的反抗和維權意識,也在不斷地加強,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都開始站出來,向中共發出「不」的聲音。

學生和左派的聯手抗爭,對中共構成了另類挑戰。為什麼呢?用中共的鼻祖列寧的話說就是,「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中共高層和體制內,有大量的左派保守勢力。因此,鄧小平曾提出「主要是反左」的政治綱領,溫家寶在中共十八大記者會上說要提防文革捲土重來,直指薄熙來。

中國的左與右

其實,從本質上來講,中國社會,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左派和右派。中共體制下的左派和右派,不過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只要在中共的體制下,只要堅持中共黨的領導,再「右」也只是給中共背書。

在西方語境裡,極端民族主義和極端愛國主義都屬於極右思潮,這些與極左的共產主義理念截然相反的極右理念,如今卻成為中共頻繁使用的工具,中共在打擊它的所謂敵人時,煽動利用民眾的民族情緒和愛國主義。

因此,在中國其實沒有什麼左與右,有的只是中共的邪惡實用主義,只要為了保住中共的政權,中共會把任何東西都當作工具和手段,邪惡無底線。

馬列主義不是出路是死路

在此次事件中,不排除有些學生打著馬克思主義的招牌作為策略,但是,應該也有學生是相信馬列主義的,因為在中共控制下的高校,具有很強的封閉性,大部分學生無法了解和系統學習西方的普世價值的東西,只能學習馬列主義的內容。

而馬列主義有很強的欺騙性,當初上個世紀來到中國,就欺騙了一大批中國的知識分子,這些有著救國救民之心、想要尋求救國之道的人,病急亂投醫,在中國開始了馬列主義的實踐。結果是什麼呢?造成上億中國人死亡,血流成河,中國傳統文化被毀,如今中國社會道德無存,人人互害,造成中華大地的一片亂象。

實踐證明,馬列主義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都是災難、死亡、貧窮,如果這些學生能夠看一看《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兩本書,就會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有一個真實的了解,他們一定會有新的選擇。

其實事件的走向沒有太多懸念。這次事件將會以被中共全面打壓結束。對於參與的學生,將會進入中共大學校園中的黑名單,成為被重點監控的對象。

中共對待抗爭者的手段邪惡是沒有底線的,採取株連政策,給家庭成員施加壓力等等。

中共雖然能夠鎮壓下這次事件,但是,中國社會民間的抗爭、類似的事件在未來,將還會層出不窮,主要原因在於,中共統治造成的社會危機,正在中國全面爆發,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已經讓中國民眾無法忍受。

在中共體制內的抗爭最終沒有出路,馬列主義是絕路和死路,不是中國的出路。沒有了共產黨,才是中國的出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深圳佳士工人維權被捕 北大學生發起聲援
深圳佳士工人維權 聲援團政府前抗議遭傳喚
繼北大學子後 中國人權律師團聲援佳士工人
深圳工人抗爭被拘 暴露中國工會假象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澳開打貿易戰 澳「核彈」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鮑威爾林伍德喬州新聞發布會
【微視頻】巴爾說什麼?美聯社斷章取義下結論
【重播】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新聞發布會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