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中文大學校長籲港府正視港人訴求

人氣: 67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大家還記得吧,上個星期四,10月10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跟他的學生和校友進行了第三次公開對話。一位姓吳的女同學,勇敢摘下口罩,公開身分,曝光了她在被捕期間,遭受警方性暴力的經歷,事件引發巨大關注。中大校長段崇智當時說,會在這個星期五,就是今天,10月18號,正式回應。

段崇智沒有食言,18號下午1點,他發出公開信,表明了對同學遭遇警察暴力的態度和立場。節目一開始,我們概述一下這封公開信的內容,同時,搭配一些10月18號,香港18區面具「和你拖」人鏈活動的畫面。

中大校長段崇智公開信 籲港府正視訴求

信的一開頭,段崇智說「執筆之時,心中有很多思緒尚未止息」,他說上週四與學生們的對話會,大家情緒都是繃緊的,而他感受最深刻的,是當天最後進行的,與一些被捕同學的兩個多小時「閉門交談」,他說大家都放下戒備,他看到同學們無助的眼神,哭訴身心痛苦,懇求大學學校的保護。部份被捕同學表示,大學應擔負起尋求真相和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

段崇智也表示,不會隨便放棄任何一個同學。期望憑藉大學的公信力和影響力,讓學生們的案子得到最公平的處理。

因此,從上週五起,段崇智與同事,再次逐一聯絡了被捕的超過30名學生,詳細了解每個人的情況,最後段崇智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大部分被捕學生在數小時後,最長的是被捕78小時後,才能打電話聯繫家人或律師,而這期間,有的家人已經在警署苦苦等候;很多學生在拘留期間,警察不允許他們睡覺或躺下去休息;受傷或生病的學生,沒有及時得到醫治,例如頭部受傷的學生,18小時後才被送去急症室;還有不止一名同學表示,扣留期間遭到警察搧耳光;兩名同學在搜身前被告知不需脫衣,卻在搜身房被同性警員強逼脫下所有衣物。

段崇智表示,他是逐一個別跟進被捕同學,顯示這些事絕不是單一事件,從人道角度來看,情況嚴重。他嚴正指出,無論學生因什麼事被捕,警方必須確保被捕人士應有權利不被剝削。

為此,段崇智做了以下安排:請義務校友律師協助學生,並聯絡監警會,要求關注學生的個案,並表示,他和同事都願意跟律師一起,陪學生去相關機構投訴。

此外,對於上週公開自己身分揭露警察性暴力的中大吳同學,段崇智表示非常關注,他表示與吳同學密切聯繫,並促請警察課立即展開調查,也請各方停止恐嚇和騷擾行為。

說到這,要插一件事。就是這名中大吳同學,在上週公開身分後,於18號傍晚,也就是段崇智公開信發出後,會見了記者,表示近日收到了來自香港或大陸的恐嚇信。包括用簡體字寫的:你住哪裡,行蹤如何我們十分清楚,若再看到你出來亂後果自負。甚至有人威脅說,一年內會安排人將她帶走,在「無人山」輪姦她等等。吳同學說,她收到訊息的電話號碼,只在被捕時提供給警方,以及少量親友才知道。

段崇智在公開信中提到的學生遭受恐嚇和騷擾的事情,說明他對吳同學的情況,一直在跟進。回來我們繼續說這封信。

段崇智提到了非常關鍵的一點,就是目前為止他所接觸的學生,都因為對警察和監警會的制度失去信心,而不願意向他們投訴。段崇智說,這種對現有機制的不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他表示,他會給林鄭月娥寫信,希望根據中大已掌握的初步資料,在現有機制外,嚴正跟進。他進一步提出,政府應該正視社會上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聲音,以查找警民衝突以至整個事件的真相。

此外,段崇智還提出了校園保安和應急支援措施,包括警察若想進校園之前,保安處要先過問合法性,即便進入學校搜查,也盡可能安排大學人員陪同,並會按需要聯絡律師到場,大學已為此安排24小時法律支援。他並自己親自領導一個即將成立的大學跨部門迅速應變專責工作組,應對突發情況。

在信的最後,段崇智感性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他也在獅子山下的精神中成長,這個精神是:刻苦耐勞、勤奮拚搏、靈活應變、自強不息。他呼籲政府與青年對話解決問題,為這些香港的未來,重燃希望。

段崇智校長的這封公開信我們就梳理到這。

反送中示威者受傷人數 遠高於官方數字

香港的學生群體,毋庸置疑,是本次反送中運動的中流砥柱,而他們所遭受的困苦,也是最多的。我們至少從媒體拍到的畫面中可以看到,在抗爭運動中受傷的示威者,絕大多數是年輕人。當然,也有一些人被示威者打傷,但是無論從受傷者的人數、受重傷的比例、還有被制度輾壓而遭受不公的程度,反送中示威者是受傷最深的。

我們希望香港的任何人都能不用暴力,和平解決問題,但是示威者有示威者的策略,就像港府無論社會怎麼呼籲,都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樣,最後變成了現在這樣的僵局。究其背後原因,問題很深很棘手,所以,現在誰也沒有答案,這場反送中運動,最後會怎樣結束。

剛才我們講到香港示威者經受的傷痛。10月9號,美聯社刊發了一篇文章,題目是《香港地下診所揭開示威運動的隱密受傷數字》。這篇報導採訪了一家香港的地下診所,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示威者因為反送中運動而身體受傷的案例,遠遠高於官方統計的數字。

今年6月17號,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舉行記者會透露,當時他接到多家公立醫院的多名醫護人員舉報,說醫管局電腦有嚴重漏洞,警方在急症室電腦,不用登入就能得到病人資料。當時雖然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初,已經發生了立法會外的612警察暴力鎮壓的事件,受傷的示威者人數已經很多。

陳沛然當時提到在醫管局上記錄的受傷示威者人數就有76人。當時香港醫管局承認急症室電腦不用登入就能取閱資料,但否認將資料交給警方。

不過,陳沛然說取得醫管局一封內部電郵,要求員工要以「立法會外大型集會」的標籤來標籤求醫的示威者。而且陳沛然還透露當時系統還設有警察專用的頁面,裡面有病人詳細資料,包括姓名和身分證號。進而,陳沛然批評醫管局有洩露病人資料之嫌。

以上這個例子,發生在運動早期,只是很多案例的其中一件。根據很多媒體的報導,在這4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中,警察在醫院逮捕示威者的案件時有發生,這讓很多示威者不敢去醫院求醫,因此,美聯社報導的「地下診所」應運而生。

很多香港的醫護專業人士,志願組成「地下診所」,為示威者提供醫療協助,而這種醫療服務,是不會記錄到公立醫院的系統中的。

在報導中的一個例證當中,一名22歲的示威者,被警察打傷,他通過telegram與地下診所的醫護聯絡,最後得到醫療服務協助,通過拍x光照發現,他的左臂尺骨移位性骨折。

另有一名看上去20多歲的示威者,脖子上被橡膠子彈打了一顆梅子大小的圓形傷痕,造成吞嚥困難,也到地下診所求醫,醫護表示,這很像是橡膠子彈所致。地下診所迅速聯繫到一名外科醫生。

還有因催淚彈受傷,以及傷口需要縫合等等許多案例。

有的受傷案例,地下診所會臨時受理,然後會示威者等上幾天後,再去公立大醫院求診,這樣他們就可以一定程度上避開因參與示威而受傷的嫌疑,有個醫護告訴美聯社說,他們可以說,自己因為踢足球受傷等等。

在求診後,接受治療的示威者,要求地下診所刪除所有他們通信的記錄。有的求醫示威者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也都使用匿名,就連美聯社所採訪的這家地下診所的醫生本人,也是匿名接受採訪。

一名大型公立醫院的匿名實習醫生,對美聯社表示,她在地下診所當班的每一夜,都會接持續不斷地受理受傷示威者,他們通過短訊發送文字和照片,進行初步、快速地診療,然後她會幫助傷者,在她的地下醫護網絡中,找到相應的醫生,為傷者安排進一步的諮詢和醫治,不惜一切代價提供幫助。

受訪的這家地下診所在7月底成立,問起成立初衷,受訪者表示,是因為示威者受的傷越來越重。這家地下診所自己,就已經受理了300到400名受傷示威者,包括骨折、脫臼、傷口張開以及長時間暴露在催淚煙下而咳血等等案例。

而接受採訪的另一名不在那家地下診所的醫護,她自己一個人就已經受理60到80名受傷示威者。

而以上這些數字,只是美聯社採訪的香港的一家地下診所,和個別醫護。還有更多的數字,因為大家都是互相保持秘密接觸的狀態,所以完全沒法掌握。

報導中指出,香港特首林鄭在近日公布說,6月9號至今,因反送中運動而受傷的人數有1235人,這其中還包括300多名警察。但是這些數字都是從香港18家公立急症室的數字,並不包括那些地下診所和以醫護個人名義受理的受傷案例。

陳彥霖案持續受關注 其母TVB訪談疑點

香港15歲女孩陳彥霖9月19號失蹤,9月22號被發現浮屍海面,而且遺體一絲不掛,很多網友對陳彥霖自殺深感懷疑,認為誰自殺前會脫光衣服呢?

自稱是陳彥霖母親的人在日前接受香港TVB訪談,指自己女兒7月開始懷疑反送中運動變質,不願再參與運動,而且說女兒是自殺,不是他殺。

但是香港網友卻在這段訪談後,找出多重疑點,甚至有比較極端的懷疑觀點說,受訪的都不是陳彥霖媽媽本人。在訪談中,自稱陳彥霖媽媽的人,希望社會不要再談及此事,給她和在天的女兒安寧。所以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們也沒有想特別去多談這件事,只是簡單在提要中反映了一下她的母親接受TVB訪談、但外界仍對這件事存疑,這樣一個情況。

但是呢,這件事疑點太多,而且我想一件案子疑點重重,社會上的討論,其實也有助於思考和尋找真相。當然,到底真相能不能水落石出,只有時間才有答案,但是人們現在還可以有懷疑的權利。

自稱是陳彥霖母親的人在接受採訪時,說陳彥霖8月開始有男聲經常在耳邊出現,懷疑思覺失調,醫生說她只是反叛並非情緒問題。多名陳彥霖生前好友也表示,她沒說過自己有情緒問題。

陳彥霖母親說女兒7月提到反送中運動變質,不想再上街。但8月10號,陳彥霖在instagram找朋友一起訂抗爭用的黑色T恤,上面印有「光復香港」等字樣,她的朋友還發出轉賬記錄作為證據;而且網上流傳的陳彥霖8月11號在尖沙咀的自拍短片中,仍然顯示她支持這場運動。

在報導中還有她與陳彥霖一段WhatsApp對話截圖,我們看到陳彥霖充滿愛意地祝福媽媽生日快樂,我們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女孩會在短短時間內想去自殺。

以上只是諸多疑點的其中兩個,甚至有人在《立場新聞》發文,從語言學角度分析自稱陳彥霖母親的人接受採訪的怪異之處。例如每句停頓時間前後不一,以及如「同警方跟進」等非口語化的用字等。

不管怎麼樣,在沒有正式可以服眾的調查結果前,這些都是網友的懷疑。我們真的希望,有一天真相可以大白。

陳同佳下週三出獄 願到台灣自首

因為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潘曉穎,而觸發修訂送中條例風波的陳同佳,18號傳出新消息。他因為在港使用女友提款卡而洗黑錢罪成的刑期將滿,10月23日出獄。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表示,陳同佳表示願意出獄後到台灣自首,並轉述說陳同佳對自己引發香港這件事很不開心,希望他去台灣自首後,香港事情可以平息。

但是這是否平息,或者整件事是不是要歸咎於他,這個相信,香港人有自己的判斷。

那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19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