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政治圓桌論壇關注中共對世界危害

11月12日,在新州議會舉辦了主題為「中國對決世界」(China vs The World)的論壇。(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悉尼報導)11月12日,澳洲西方文化組織(Western Heritage Australia)主辦的第49屆圓桌論壇在新州議會舉行。本期主題為「中國(中共)對決世界」(China vs The World),嘉賓向觀眾分析了中共對澳洲乃至世界的影響以及中共的最後結局。

中共是全世界的真正危機

嘉賓之一的人權活動家鮑勃·溫尼科姆(Bob Vinnicombe)在發言中指出,中共是全世界的真正危機。「北京任命的林鄭月娥幾天前發表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言論,她說示威者無法獲勝,他們是人民的敵人。在一個有700萬人口的城市,200萬人走上街頭抗議,這些人是人民的敵人。那麼,按照共產黨的思維方式,人民是人民的敵人。」

11月12日,在新州議會舉辦了主題為「中國對決世界」(China vs The World)的論壇。圖為嘉賓之一的人權活動家鮑勃·溫尼科姆(Bob Vinnicombe)。(安平雅/大紀元

他談到,過去40年來,所有經濟巨頭都在齊心協力使北京受益,同樣的政策卻對西方國家造成了嚴重破壞。自由貿易、全球化、私有化和放鬆管制的經濟哲學都在使中共受益。開放的經濟政策使中共隨心所欲進入任何地方,它們可以在澳洲購買這麼多資產,但任何外國人不能在中國購買土地或接手業務。

作為經濟帝國主義的一部分,中共正在以幾乎沒有償還可能的貸款形式為發展中國家設置債務陷阱。吉布提共和國、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老撾、馬爾代夫、蒙古、巴基斯坦和黑山因金融違約而正處於成為中國(中共)殖民地的邊緣。

他引用德國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數據,「中國持有的他國債務自2000年至2017年間猛增了十倍以上,從不到5000億美元增至超過5萬億美元。」由於中國占全球總產出的5%,因此中國已演變為最大的官方債權國,輕鬆超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世界銀行。

他認為大企業之所以喜歡極權主義政權,是因為與它們交易很容易,集權政權不會容忍罷工,並且使用奴工。

在他看來,中共與德國納粹的區別是,德國納粹通過軍事手段來擴大其帝國,而中共則試圖通過軍事和經濟手段來不斷擴張。

他認為應該通過遏制經濟來限制中共的不端行為。澳洲應該對中國(中共)進行完全的進口貿易制裁。「中方可以購買澳洲的鐵礦石、煤炭、小麥和乳製品,但澳洲應禁止所有從中國的進口。首先是來自中國的奴工產品。我們也應該禁止所有中方在澳洲的投資,禁止購買任何房地產、農田、合資企業,當然也要禁止購買公共設施,例如港口。」

中共將走向覆滅

受邀的另一位嘉賓,大紀元的編輯肖中華從中共的體制為現場觀眾分析了中共最終走向覆滅的原因。

11月12日,在新州議會舉辦了主題為「中國對決世界」(China vs The World)的論壇。圖為發言嘉賓之一的大紀元編輯肖中華。(安平雅/大紀元)

肖中華認為,中共試圖用其標榜的新時代的中國式的治理體系來施加於全世界。 「中國實際上是一黨專制的國家。中共利用宣傳、監控、誤導信息、掩蓋真相來控制14億人口。其中的一個方式就是用大型防火牆阻止來自外界的所有信息,在中國沒有信仰、言論、集會的自由。街道、學校、公司到處都有很多的監控設備,並且使用社會信用系統,為所有人的行為打分。」

「如果你做的事情不符合中共的標準,或者你是維吾爾人、法輪功或藏人,你的分數就會很低,很多事情你就無法做——無法獲得銀行貸款,無法上學,甚至餐館都不會接待你,因為你是政府的敵人。」

肖中華講述了一個真實的例子。他說,最近一位父親帶著兩個女兒來到墨爾本,他在中國是一位商人,他的妻子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目前被關押在監獄。他們的女兒每天乘坐公交車去上學,經過面部識別,當局知道她們是誰,即使這樣她們仍會被要求出示證件,而且每天遭到騷擾。這位父親很難過,他不想女兒再承受這些,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好帶著兩個女兒以留學的名義來到墨爾本。

「因此,你可以了解,面部識別加上社會信用系統(監控民眾)非常有效。在當今中國社會,你在哪裡,做什麼,你進行的每筆交易,你在公開場合說了什麼,政府知道的清清楚楚,因此每個人都變得很自律。中共想在全世界實行這種系統。」他說。

他還談到中國(中共)派遣大量學生到美國和澳洲竊取研究成果的現象。超過一千名這類中國學生在美國的實驗室工作。西方國家歡迎這些留學生,但並不知道中共的目的。中國(中共)發生的奇蹟是假象,中國經濟的發展犧牲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經濟利益。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並非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並試圖慢慢改變世界。在一定程度上,中共成功了。人們提到俄羅斯,仍會較為警惕,但至少它已經不是共產主義國家。但提到中國,這個仍是共產專制的政權,人們並不在意,想到的只是貿易。」

他也提到,今年十月一日,在西澳州長的官邸總督府內舉行了中國十一的慶祝活動,在墨爾本Box Hill的警察局建築上升起了中共五星旗。他們都認為中國是澳洲重要的貿易夥伴。但他們都忽略了一點,貿易只是建立在基本的供需關係之上。

「試想一下,30年前的中國,他們不需要我們,因為他們還很窮,澳洲即使與中國關係再好,能將商品賣給中國嗎?當然是不能。你有商品,我需要,那我們就進行貿易,這與兩國關係無關。你有他們需要的商品,他們就會向你買,這是簡單的交易。一些政客們害怕,說如果和中國關係不好,就不能賣東西給他們,這是謊言。」

肖中華最後說,無論關係如何,堅持自己的價值觀,這是澳洲和其它國家要做的。西方世界正在覺醒,但我們仍有許多工作要做。中共最終也會從內外壓力下走向盡頭。

澳洲西方文化組織(Western Heritage Australia)是一個倡導並維護西方傳統文化及價值觀的非政府組織。#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