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能解決「難以忍受」的債務

人氣 939

【大紀元2019年11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vid Hunter/高杉編譯)毫無疑問,23萬億美元的債務是對我們國家長期生存能力的最大的、最現實的威脅。

本文希望能夠準確地描述美國多年來根深蒂固的債務問題,這個財政陷阱的輪廓和範圍,確定我們債務不斷增加的真正原因,並就此提出已經被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總統在歷史上證明了的、很有效的、能夠解決這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債務的經濟補救措施。

美國必須立即建立和部署里根總統的那個鮮為人知的蘇格拉底體系(Socrates System)(詳見本文後半部分),以便從根本上重建美國的經濟實力。不幸的是,如果未來不能如此行動,美國會出現持續的經濟衰退,而且衰退速度將會越來越快。

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非常好地闡述了我們今天所面對的令人遺憾的狀況:「一個(經濟上)有裂縫的房子是不可能長久聳立的。」 (1858年6月16日)

美國上一次有預算盈餘是在2001財年,盈餘1282億美元。之後十八年的連續赤字複利意味著我們國家的財政方面的「房子」不僅裂縫遍布,而且已經瀕臨崩潰。從數字來看,22.9萬億美元相當於驚人的230萬個百萬! 擁有如此龐大的財政負擔,無論現在、過去、將來都會阻礙美國的繁榮發展,對這一點還有什麼可以質疑的嗎?

這裡還有一個無法令人質疑的的證據,美國聯邦政府債務現在已經超過了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的21.5萬億美元。儘管今天還充斥著各種宣傳和鼓動,但這一發人深省的很現實的數字,意味著我們的國家實際上正處於破產的邊緣。事實上,這個令人煩惱的問題的嚴重性是如此深遠——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這個時代的世界大事——從根本上導致了美國未來的子孫後代將會繼承的前景日益暗淡。

不幸的是,我們目前所處的位置正岌岌可危地懸在經濟深淵的邊兒上。幸運的是,在政府領導人和被誤導的企業領導人正在為別的諸多事情分心的時候,我們仍然還有一線機會可以扭轉這一趨勢,但無疑,目前已經是一個極危險的時刻了。

令情況更為複雜的是,政府還在持續不斷地瘋狂舉債,繼續借新債來償還舊債和利息。有一個基本的事實完全被華盛頓高層財政官員和專家顧問們所忽略:沒有一個國家能夠通過赤字支出來實現持久的繁榮。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專家」們習慣性地忽視了系統性問題,因為這樣做在政治上是有利可圖的。這通常意味著改變關鍵的重點的話題,關注一些熱點新聞,比如浮華的就業率數據等等,而故意忽略最重要的自由落體式的債務數據。

然而,美國深陷水深火熱的財政沼澤中,同時也意味著一些顯而易見的結論,沒有比這更能夠真實地判斷一個國家的經濟健康與否了。毫無疑問,這個沉重的債務負擔表明,美國經濟生態系統正在從內部腐爛,其基礎變得極為薄弱。事實上,債務是一種會日益惡化的難題,無法被減稅、減少監管和笨拙地增加關稅等短期措施所「修補」。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里根總統此前已經成功地解決過了這個令人撓頭的難題,但他的所有繼任者都對此束手無策。

以技術為基礎的規劃對抗以金融為基礎的規劃

川普特朗普)總統出於善意的一系列措施對解決巨額債務問題並沒有什麼效果,因為這些措施都是淺層的金融操縱手段,也就是說,都是在試圖消除全球市場的自然的力量,而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在實踐中,這些政策正在迅速失去動力,因為它們只能短期地刺激經濟增長。

為什麼無論歷屆政府實施了什麼樣的存在缺陷的政策,這種債務的經濟毒瘤都能一直頑固地存在下去呢?

首先,22.9萬億美元的美國債務不是原因,而是症狀,要搞清楚因果關係。對於頭腦清醒的人來說,這一巨大的經濟惡果掩蓋了美國經濟空虛的核心部分已經功能失調的事實。換句話說,目前每年仍有一萬億美元債務被加到整個國家的欠帳單上,這表明,根本問題被徹底誤解了,或者是完全沒有得到解決。

二戰結束後,美國,這個此前無可爭議地成為世界範圍內高質量商品和服務的提供者,其至關重要的全球競爭優勢受到了嚴重侵蝕。如果現在希望找到一個純粹美國製造的、在美國國內生產出來的產品甚至就如同海底撈針一樣的困難。這是因為,美國經過時間考驗的成功商業模式(即以技術為基礎的規劃)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被愚蠢地拋棄了,其中所指的包括:

利用技術創新不斷生產、製造出尖端的、能產生利潤的產品(如汽車、飛機、船舶、計算機、電器、手機、軍事裝備等);最能滿足全球消費者的需求;獲得最大的市場份額(不論行業);得到美國經濟持續、持久繁榮的自然、不可阻擋的結果。

從歷史上看,這些就是將美國建成為世界第一超級大國的行之有效的做法。但今天的情況並非如此,因為主導著企業決策的以金融為基礎的規劃天生就有弊端和缺陷。

相比之下,現代的企業的唯一的關注點就是盡一切可能人為地抬高股價。這種短視的定位雖然有利於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和股東的分紅,但通常也意味著偷工減料,從而降低了公司在全球市場中的競爭力。

一個很貼切的例子就是2014年的美國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點火開關醜聞所引發的國家恥辱。通用汽車不計後果的偷工減料的吝嗇做法導致了124人死亡、275人受傷和1.2億美元的訴訟費用。你認為全球競爭對手本田或豐田汽車公司會這麼做嗎? 不可能。在最高層面上,這種差異決定了整個國家的經濟能否成功。

基於金融的規劃本質上是短視的決策,實際上已經威脅到了我們的命脈,並且已經在經濟上對我們的國家造成了傷害。這就是內部的危險所在:幾十年來,美國的整個經濟生態系統都建立在這種同樣有缺陷的思維模式之上。

下面這個例子可以作為一個完美的類比,就如在商戰經典電影《華爾街》(1987)中,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的邁克爾•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所扮演的戈登•蓋柯(Gordon Gekko)所說的那樣:「貪婪是好的,貪婪是對的,貪婪是有用的,貪婪可以激發人類向上的動力。」他一心一意地所執著著的正是對於美國經濟的根本性的錯誤認識:通過掠奪性地削弱美國公司在全球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的至關重要的能力來獲得短期的利益。

在現實世界中,政府和工業界的「蓋柯的奴才們」無意中助長了美國經濟繁榮與蕭條周期的混亂,不可避免地導致了美國22.9萬億美元債務的出現。從簡單的邏輯上講,美國的 GDP 增長率為2% ,中共為6% ,長此下去,最終哪個國家將會是贏家呢? 事實上,如果現在不採取任何新措施,我們的下滑將不可避免。

從長遠來看,如果愚蠢的做法最終剝奪了美國社會的基本的物質財富,那麼美國人如何才能真正地守護自由? 不管是哪個黨執政,華盛頓都必須共同正視這一不可否認的事實,並採取適當的行動。

里根的辦法

因此,我們需要里根(Reagan)總統(如今已是第三代)的蘇格拉底體系(Socrates System)的奇蹟:那個以技術為基礎的規劃體系,那個旨在正當合法地恢復美國所失去的競爭優勢,並在全球市場上超越所有地緣政治對手的體系。尤其至關重要的是,「蘇格拉底項目」(Project Socrates)是能夠使當前下滑的經濟利益永久化和能夠實現自我維持所必需的核心機制。

「蘇格拉底項目」(Project Socrates)由里根政府發起,旨在研究是什麼原因導致美國迅速失去在先進技術產業的競爭力。

在這方面,關鍵是全球範圍內技術創新的實時情報收集,而不是研發。具體而言,由於「蘇格拉底項目」能夠對美國企業進行全方位的觀察和研判,因此它擁有獨特的能力,能夠在開發和利用那些可以帶來繁榮的新技術方面勝過任何外國競爭對手。華盛頓怎麼能放棄這個對於美國的長期經濟健康不可或缺的東西呢?

令人震驚的是,最初的保密機制、錯誤信息和執迷不悟的政治決策的不幸結合導致了「蘇格拉底項目」錯誤地「從華盛頓的雷達上消失」。從歷史上看,導致蘇聯在20世紀80年代向美國投降的真正機制,應該是頂級機密的「蘇格拉底項目」,而不是「星球大戰計劃」(戰略防禦計劃- 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 SDI)。簡而言之,里根用科學的確定性向戈爾巴喬夫證明,美國用以技術為基礎的國家規劃最終在經濟和軍事上擊敗了蘇聯。

和公眾一樣,我相信川普總統真的不了解里根的這個最終和平贏得冷戰的祕密經濟武器。因為如果川普知道,他無疑會支持里根這個已被證實的能夠改變世界的工具。

但是,川普如何才能真正為美國贏得勝利呢?曾經讓我們國家受益的並可持續繁榮的方法正在被中共所學習和吸收。毫無疑問,中共正在推行他們自己的基於技術的規劃版本,而美國則徒勞地用金融騙局作為回應。打個比方,幾十年來,中共人一直在學著象棋特級大師的策略行事,而美國卻遲鈍地用「戈登•蓋柯的」西洋跳棋玩法作為回應。

關鍵是,當我們國家的領導人錯誤地忽視了里根總統的先進的以技術為基礎的規劃體系的時候,中共正試圖去主導全球市場。在今天,「蘇格拉底項目」還被稱為更加強大的「四代自動化創新系統」(Quadrigy Automated Innovation System)。

里根總統為美國留下的尚未被利用的經濟遺產是由他的前「蘇格拉底項目」主任、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邁克爾•C•塞科拉(Michael C. Sekora)領導的。在毀滅和恢復活力、債務和解脫之間,我們很容易做出選擇。

以下這些是需要我們具體去做的:

打電話給你的眾議院議員和參議員,要求國會舉行聽證會,讓他們意識到美國22.9萬億美元的債務問題可以通過基於技術的規劃迅速得到解決。

聯繫白宮,要求川普總統立即建立里根的第三代以技術為基礎的規劃系統(也就是四代自動化創新系統 – Quadrigy Automated Innovation System)。

向你的圈子裡有影響力的人,各種各樣的親美組織,以及全國性的新聞媒體宣傳,把這個信息廣泛傳播。

最後,如果我們國家能夠前進,自由世界的命運也能夠隨之前進。但如果考慮到目前美國殘破不堪的經濟狀況的赤裸裸的現實,「1984」奧威爾式的噩夢——世界將由共產主義中共主導——是極有可能發生的。回想一下,整個NBA只因為一個人發了一條支持自由、支持香港的推文就受到了來自中共多麼嚴厲的對待。想看到如此下去的未來嗎?把中共對NBA的這種壓迫性影響力乘以一百萬倍即可。

這些都是當今的美國沒能按照里根總統所說的方法行事的長期後果。借用他在1964年演講《選擇的時刻》(A Time of Choosing)中的預言:

「你和我都與命運有約。我們可以為我們的孩子保留這一點,這一點地球上的人類最後的、最美好的希望,否則我們可以判決他們向千年的黑暗邁出第一步。」 (1964年10月27日)

本文作者:大衛•亨特(David Hunter)。原文 Solving America’s 『Impossible』 Deb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李緣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講:拜登利用公職撈錢
【拍案驚奇】五中會場突增軍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語】王岸然:川普借「硬盤門」助選
車評:美式豪華轎跑 2020 Cadillac CT5-V
【直播】川普在新罕布什爾州集會發表演講
【珍言真語】程翔:五中全會前欲赴京 林鄭自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