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沒有暴民只有暴政 美挺港人 專家籲解體中共

2019年11月28日,香港民眾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人權法案感恩節集會」,以表彰和感恩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行動。圖為群眾擠滿愛丁堡廣場。(余鋼/大紀元)
人氣: 22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近日,香港泛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也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專家表示,美國通過香港法案力挺港人爭民主,認同港人所說的「沒有暴民,只有暴政」。因為香港大多數人已通過投票來表明他們支持反送中運動,不認同中共所謂「大多數港人支持止暴制亂」。

曾建元:香港投票展現民意 港人明確表達對港府完全不信任

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中國問題專家曾建元受訪說,香港泛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親共建制派慘敗。事實上,香港從2003年七一開始就有大規模遊行,當時的訴求是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至今香港人訴求不斷在升高,中共還認為是因沒有強力推動落實國安法才造成現在的結果,也就是北京對香港形勢的判斷,對香港人的訴求和心聲的理解,有很大落差,而且還是南轅北轍」。

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中國問題專家曾建元,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曾建元表示,中共還一直歸罪於香港的愛國教育沒有落實,認為是香港教育的失敗,「但從香港大學生抵制專制的反抗意識、去維護大學自治與自由來看,香港大學的教育是成功的。」他強調,香港的大學教育過去是全世界很好的教育,大學教師擁有很好的薪資待遇,社會用最好的資源去培養香港年輕的下一代。他認為,學生在反送中運動中,也體現了傳統中華文化裡讀書人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

他說,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束後,在港共政府的內部,或建制派、親共派在判斷事情時,還是看不到他們有什麼反省檢討的地方,舉例來說,針對暴警的獨立調查問題,香港特首林鄭講的是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而不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然後對於是否要為反送中問題負責,她也毫無下台的表態,而北京對她仍然繼續堅定的支持,其實若在一般的民主國家,林鄭無能約束警察暴力早該下台了。

川普11月28日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表示,這是展現美國行政立法部門對香港民主一致的支持,台灣高度肯定,支持港人追求自由民主決心不變,呼籲北京港府回應民意。總統蔡英文表示,這是鼓勵香港市民,「讓他們感覺走在民主自由的這條路上並不孤單。」

曾建元說,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示美國認同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港人一再說的「沒有暴民,只有暴政」。他指出,其實「這次香港人投票選舉區議會議員展現的民意,也明確表達對香港政府充分的不信任。」

他表示,香港曾經是英國人的殖民地,在英國光榮革命時期的經典著作約翰・洛克的《政府論》裡有言:「如果政府不能履行跟人民的政治契約時,人民是有抵抗甚至革命的權利。」他說,這是英國非常重要的憲政民主化遺產,香港人也繼承了這樣的精神。那在美國就更不用講了,「美國人對正當防衛的觀念,是非常清楚、清晰且深刻的,美國人甚至都可以擁槍來自衛。」

他說,「面對國家以暴力的形式殘民以逞,人民有正當防衛及抵抗的權利。」所以香港人說:「沒有暴民,只有暴政」,特別是像香港暴警以違法濫權的方式對待人民,香港人基於國家存在的天賦人權,當他們的自由、生命財產受到侵害,港人被逼從正當防衛升高到抵抗暴政的層次,他們就可以勇武抗爭啊!「這是天賦人權對抗國家暴力的正當防衛手段,當然不能把港人說成是暴民。」

他指出,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香港警察有在群眾中安插線民,也就是有便衣警察在群眾當中,而且他們還參與進行了勇武抗爭行動,所以這當中有沒有去利用公權力,變相的去教唆跟鼓動社會暴力呢?這在台灣的法律概念中,叫教唆犯罪或誘陷、構陷,「政府的構陷是更大的犯罪,因為政府的功能是在維護社會秩序,但政府反而用不當方式,鼓動人民出來破壞社會秩序,香港的確有發現這個狀況。」

11月19日凌晨,承接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被中共僱凶、冒充勇武派的暴徒縱火破壞,中共再次自曝其流氓行徑——煽動仇恨、挑起群眾鬥群眾,栽贓陷害令香港社會混亂。曾建元表示,這是中共用政治超限戰禍亂香港的一個例子,他質疑,有在媒體看到香港的勇武派隨便打砸搶嗎?反倒是看到警察暴力的實施,去刑求反送中人民,或非法羈押港人送往中國大陸,甚至強姦女性也是警察幹的。

曾建元表示,從11月11日起在沒有經過大學校方同意下,港警進入大學拘捕、狂射催淚彈,這完全破壞現代大學自治的普世價值。他說,現代大學體制的根源來自於西方大學和修道院的傳統,大學獨立於世俗政治權力之外。而在中國歷史上,即使是五四運動,蔡元培擔任北大校長期間,北洋軍閥鎮壓學生也不曾將軍隊開進校園中。「港府對於大學自治的破壞,是香港或中國文明的重要倒退。」

他說,香港民眾抗爭的對象,很明確的是針對警察,那就是政治事件,也就是有高度政治動機,不能把他當成一般的犯罪,或當成是暴力的犯罪。他認為,現在真的需要外部國際正義的力量,所幸美國適時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法案》,要求香港必須要回復法治,對基本法、一國兩制必須要落實,當中特別是對雙普選的承諾。

另外,他表示,未來對暴警限制入境美國的權利,還有對美國輸出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和橡皮子彈等非致命防暴裝備等的禁止,都表明美國對暴警這半年來行為的高度譴責,也充分表明了來自於國際對香港警察的定性與評價,也就是說如果香港特首約束不了香港警察,還有國際的力量會加入進來,這對香港政府、北京政府,或香港暴警的行為,能起到牽制、監督的作用。

高為邦:中共暴政解體 人類才能走向和平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在受訪時表示,「香港人說沒有暴民,只有暴政」這說法很對,「如果他們像美國人一樣手上都有槍才可以跟你對抗,但老百姓手上沒有武器,如何當暴民?主因是中共不履行『一國兩制』的承諾,現在全世界都看清楚了,香港沉默的大多數人也站出來投票,選舉結果就澄清一切,沒有中共所謂的『大多數港人支持止暴制亂』,這當然就是沒有暴民,只有港共暴政的問題。」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高為邦說,美國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現在日本團體「一般社團法人Youth Democracy推進機構」在網站「change.org」發起連署,呼籲日本國會議員討論日本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英國民眾也跟進發起聯署,要推動英國完善和實施新法,制裁所有侵犯香港人權的中港官員,包括撤銷他們的英國居留權,及凍結他們在英國的資產。

「這就是國際社會都在給中共施加壓力」,他說,其實香港反送中的民眾,是中共創造出來的「敵人」,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選,這也是中共承諾要給港人的真普選,那中共為什麼要反悔,硬要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這是沒有辦法持續下去的,港人也從來沒有喊要獨立,他們反抗港共暴政,其實也是正當的行為。

「中共製造敵人,然後花大筆錢,去維穩消滅敵人。」高為邦表示,所有敵人都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像法輪功明明是民間組織,而且對整個國家安定是有貢獻的,但中共把法輪功變成了敵人,這是很荒謬的。從中共的邪惡歷史來看一向都是如此,先把少數人拉出來鬥垮、鬥死,然後再找新的目標來鬥,它們永遠都在搞那些鬥爭行為,但現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全球反共潮都起來了。

他說,香港人受全球關注,希望習近平選擇拋棄中共,讓香港變成中國民主的一個典範,港人要真普選就給他們普選,讓中國制度也走向民主,也就是學習東歐、蘇聯等走上民主國家,這樣中國才有活路。 高為邦認為,這樣習也不怕遭江派鬥爭或人民抗暴失去權力,也確保他的安全,「不然就是走向死路,等你被人家鬥下來後被折磨,你的後代也一定會被清算,現在雖擁有權力,但不會有好下場。」

高為邦說,在中共目前這種制度之下,不管你有權力或沒權力,人人都沒有安全感。現在香港這地方發生的事情,是很明顯的一個趨勢,就是註定中共不改變,不走上民主道路,一定就是滅亡,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他說,香港走在反共最前線,香港人要繼續撐下去,反送中運動持續下去,全世界都會變成反共立場。他強調,「只有中共暴政解體,全世界沒有威脅了,人類才能走向和平。」#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