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案一旦通過 幫助兒童認同先天性別的治療將違法

【纪元专栏】禁治療性別認知障礙法案 毫無科學依據

文/約翰·卡佩(John Carpay) 翻譯:李平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8日訊】加拿大聯邦參議院將對S-202法案投票。投票一旦通過,今後醫生、心理醫生、心理顧問和精神科醫生再對性別認知混亂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性別認知矯正治療,就屬違法,最高面臨5年監禁。

這意味著,從小就有性別認知混亂的兒童,再也沒有機會選擇正常性別矯正治療,永遠再無機會接受專業人員幫助,以矯正混亂性別認知,只能接受變性激素注射和變性手術等治療,最後徹底淪為變性人。

及時引導和治療可解決性別焦慮

研究證明,多數性別焦慮的兒童,如果及時引導和正常治療,18歲時都能克服性別焦慮。

多倫多戒癮精神健康中心(CAMH)前首席心理學家扎克醫生(Kenneth J. Zucker)是國際兒童與青少年性別認知焦慮專業權威,他和布拉德利(Susan Bradley)醫生合作,主導提供性別認知矯正服務,多年來成功幫助成百上千的青少年恢復正常性別認知和性傾向,使他們無需終生依賴激素注射。

兩位醫生的成功經驗證明,通過正常引導和治療,多數性別認知混亂的兒童長到18歲時,最終都能接受自己的身體,恢復正常性傾向。然而,扎克醫生卻在政治正確壓力下,被CAMH解僱。他不服打官司,迫使CAMH道歉和賠償50萬元。

最新研究顯示,性別焦慮實際上是一種社交傳染綜合症,尤其在經常上社交媒體的女孩中最為突出。針對這種青少年性別認知混亂,到底哪種治療方法最好,以及背後真正成因,醫學界一直存在分歧,並無定論。

強推法案

這種情況下,加拿大聯邦自由黨參議員約亞爾(Serge Joyal)卻提出S-202法案,試圖通過立法禁止專業人士為性別認知障礙的未成年人提供性傾向「矯正療法」。

S-202法案中,性傾向「矯正療法」的定義,不僅將爭議性極大的簡單粗暴的強制性傾向矯正做法(電擊生殖器者、強制性傾向心理諮詢、化學去勢等)和正常性傾向矯正療法混為一談,更離譜的是,還將父母鼓勵兒童接受自身生理性別的正常做法,也視作性傾向矯正療法。

然而,變性手術及其它相關變性服務卻沒納入性傾向矯正治療範圍。這意味著,法案在玩文字遊戲,想法設法為變性手術和激素注射大開綠燈。

數據顯示,越來越多變性人變性後極度不開心,陷入更大混亂,他們重新想恢復變性前的先天生理性別。

外行政客指揮專家

參議院網站顯示,約亞爾從未接受過醫學、心理或精神醫學方面的培訓,也不具備這方面專業知識和技能。因此,他基於意識形態主導的S-202法案,毫無科學依據和理性,這是外行政客試圖以政治意識形態凌駕於醫療和諮詢行業之上的行為,表現極其傲慢。

在青少年性別焦慮最佳治療問題上,各省內外科醫生學會(CPS)具有權威,而讓外行政客肆意決定什麽是最佳治療,醫學界專業人士能坐視不管嗎?

奇怪的是,S-202法案只將收費的性傾向矯正治療視為違法,免費的性別認知混亂治療則不在此列。性別認知混亂專業治療人士,和其它所有專業人士一樣,也要正常生活,需要收費有收入。專業精神科醫生和心理醫生沒法提供免費服務,意味著家長也被剝奪為兒童選擇最佳治療辦法的權利。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約翰·卡佩律師(John Carpay)是憲法自由司法中心(JCCF)總裁。

原文Gender-Related Senate Bill Based on Ideology, Not Science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