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聯邦選區房價續跌 唯有Stirling房價逆勢而上

人氣 12

【大紀元2019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彭妮澳洲珀斯編譯報導)房地產集團Domain的新數據顯示,自上次聯邦大選以來,珀斯房價繼續下跌,除Stirling聯邦選區外,其它選區的房價均下跌。

據Domain網報導,Domain經濟師威爾舍(Trent Wiltshire)表示,在2018年初出現好轉跡像後,珀斯房價進一步下跌。他說:「銀行貸款條件收緊和投資者需求下降的負面影響壓倒了增加的空缺職位、有所好轉的採礦業、大宗商品價格上升以及人口增長加劇所帶來的積極影響。一些跡象初步表明,珀斯的高端市場已經有所改善。」

在Fremantle選區的數據中,截至2018年12月,房價中位數在兩年中下降了1.8%,為55萬澳元。在珀斯選區中,房產價格下跌6.1%至53.5萬澳元,而在同期,Stirling選區的房價上漲3.6%至52.5萬澳元。其他經濟衰退的選區包括Swan(跌7.3%)、Moore(跌4.8%)、Curtin(跌5.2%)和Brand(跌8.3%)。威爾舍表示,一些選區,如Durack,房價有所溫和上漲,但之前房價卻在礦業繁榮結束大幅下跌。

科廷大學經濟學院金融與財產副教授羅利(Steven Rowley)表示,自上次聯邦大選以來,珀斯房市表現一直很差,只有少數地區逆勢而上。他表示,儘管如此,珀斯的房地產市場不太可能成為人們投票決定的一個因素。

他說:「房價現在一直在下降,我認為沒有人會責怪現任州政府或聯邦政府。如果聯邦政府實施降低房價的政策,可能影響選民的話,但自州選舉以來,除了關於外國投資者的附加費以及Metronet和Metrohubs的大量談話外,圍繞住房的話題並不多。工黨的限制負扣稅和資本利得稅(CGT)的政策可能會讓一些現有和潛在的投資者感到不安,但這些可能會被那些努力進入房市的選民所抵消,他們認為這一政策可能會給價格帶來下行壓力。至少與東部沿海地區相比,我們西澳擁有相對負擔得起的市場,像Keystart這樣的州政府計劃和共享所有權計劃,幫助首次購房者獲得房產所有權,但對租賃市場的幫助不大。」

羅利博士說:「近期房價沒有下降的地區往往是那些擁有優質設施的地區,包括學校、娛樂和良好的交通聯接網。Stirling擁有許多特徵。士嘉堡(Scarborough)的重建讓許多其他地區擁有體面的學校和其他優質設施。如果新住宅的類型和質量優於現有住宅,那麼新開發項目也會幫助推高房價中位數。」

房地產估價師兼分析師亨格尼(Gavin Hegney)表示,Stirling聯邦選區位於沿海地區,具有房價上漲優勢,它包括士嘉堡(Scarborough)和沃特斯曼海灣(Watermans Bay),這些地區的可負擔優質住房非常受買家歡迎。他說:

「如果要描述那裡房地產在過去幾年裡的表現,可能就是具有發展前景的地產、新城市、優質生活,而Stirling都具備此特點,並且還擁有主要交通路線。」

專家分析珀斯房市現狀

亨格尼表示,珀斯陷入低迷期已四年了,現在已接近第五年,銀行皇家委員會正在努力打擊市場。他說:「並不是人們負擔不起貸款,只是房產價值開始下降,然後是失業率攀升,導致能夠買得起房的人減少。西澳家庭已經大量使用其現有房屋淨值,而且許多都陷入負淨值困境。當其借貸能力減少時,會對市場產生顯著的影響。」

房產公司Xceed的銷售總經理馬洛(Jonathan Marlow)表示,自上次選舉以來,房價中位數下跌趨於穩定,並且與2014年以來的市場下跌趨勢一致。

他說:「這很大程度上受益於西澳政府的住房政策鼓勵供應和激勵需求。過去12個月的交易量總計剛剛超過24,000套,這很重要,因為在1991年保羅基廷(Paul Keating)當選為澳洲總理時的經濟衰退期間,珀斯房地產市場的交易量超過27,000套,現在房屋數量和總人口規模幾乎是那時的兩倍,所以目前市場沒有出現正常的房地產周期特徵。每週,我們仍看到銷量下降和空置房屋數量增加。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那肯定會導致房產價格進一步下降。」

責任編輯:楊新雲

相關新聞
專家看好西澳珀斯房市
【AUSTPRO珀斯房地產專欄】2019年影響珀斯房市的重要因素
西澳新型金鎳勘探公司誠邀投資者 聯手發掘西澳礦藏新項目
三季度西澳建房成本飆漲4.3%  全澳第二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秦鵬直播】南非出現新變種 美英等發旅行禁令
沈四海:張高麗醜聞續炒熱 兩派各懷鬼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