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雲端下凡塵 黃凱盈以軟性力量改變世界

2016年黃凱盈參加緬甸音樂節演出。 (黃凱盈提供)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月貴台灣台北報導)被網友譽為「鋼琴仙女」的黃凱盈,就讀小學五、六年級時,便覺得自己的一生會和鋼琴綁在一起,與音樂密不可分,她說自己是理想主義者,很會當模範生,自幼學習鋼琴、就讀明星學校、學歷好、又當選過台灣10大傑出青年,可以說人人稱羨,但她總覺得好像缺乏甚麼?人生有一點蒼白,直至走下音樂殿堂……。

黃凱盈(左2)到韓國首爾參加音樂交流。(黃凱盈提供)

黃凱盈15歲赴英國留學,17歲進入美國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之後進入耶魯大學音樂研究所,2012年取得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博士學位後返台,在2012年11月底出版《溫水裡的青蛙:你我的責任,啟動社會幸福機制》一書,探討社會貧富差距的問題,那時她是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

做為一個音樂人,為何會出版一本有關社會經濟議題的書?黃凱盈表示,2011年秋天,在美國紐約目睹占領華爾街運動,青年人、失業人所燃起的憤怒之火,被警方的催淚瓦斯引爆,日本趨勢學家大前研一數年前就已提出的M型經濟問題,不但沒有被解決,反而全球性的惡化,與此同時,當她來回紐約與台北之間,也聽到來自台灣企業界尋求改變的聲音。

為了解決日益惡化的貧富懸殊問題,「公益型企業」與「公益鏈」的理念指出新方向,為社會帶來正的能量,順發電腦公司推動「消費就是做公益」的概念,讓消費者不需多花錢就能做公益,順發承諾最少捐出百分之二十的盈餘幫助弱勢學童,致力改善M型的社會問題。

黃凱盈說,如果能用另一種方式代替佔領運動,平息四起的不安與憤怒,擺脫對未來的悲觀,多關心身旁的人一點這樣多好,這是企業家和她所期盼的,也是促使她從藝術殿堂走入民間的原因,她認為音樂不應只是有錢人的享受,能透過音樂帶給大家快樂才是最大的成就。

尋找「當音樂家的意義」

黃凱盈表示,在茱莉亞音樂學院,每個人都是音樂家,都是「同類」,一直待在同樣的環境中,能夠吸收、體驗的事物畢竟有限;有一天,她正準備彈鋼琴,突然覺得頭腦一片空白,她震驚了,自問當音樂家的意義是什麼?只是不斷地演出,活在競爭和掌聲之中嗎?

這時,好友Kimball為了「八十八世界巡迴計畫」來到臺灣,和她分享到發展中國家表演的經驗,聽到Kimball在中東、北非……等地的種種感受,她認為「讓難以接觸音樂的孩子欣賞音樂會」這件事非常有意義,因而希望能在臺灣進行深耕音樂的活動。

「88台灣巡迴計畫」以互動音樂的形式巡迴偏鄉國小,圖為高雄市桃源區興中小學。 (黃凱盈提供)

吸取Kimball世界巡迴的經驗,2013年創辦了「88臺灣巡迴計畫」,以互動音樂會的形式巡迴偏鄉國小,原設定舉辦88場活動為目標,至今已累積超過100所學校、超過3萬名學童參與,在台灣16個縣市留下足跡,並透過音樂互動培養了學生對音樂的興趣。

「88台灣巡迴計畫」在屏東舉辦。 (黃凱盈提供)

音樂是軟性的力量 能改變世界

不論是戰亂國家敘利亞、巴基斯坦的小朋友,還是台灣的偏鄉學校都一樣,現場演出是對小朋最大的啟發,互動式音樂會帶給人輕鬆學習最大的快樂,黃凱盈說她走了一條前人沒有的路,必須不斷地去開拓,募款、找贊助、辦活動,獨立勇敢的她不以為苦,即使到了戰亂國家,看到荷槍的警察也不害怕,因為她相信音樂具有軟性的力量。

黃凱盈到巴基斯坦推廣音樂。 (黃凱盈提供)

她記得有一年到北非公益演出,中共故意在文件的名稱上挑毛病打壓,整團被迫臨時取消行程,這件事讓她很難過,也讓她深刻體會到台灣外交處境的艱難,更加相信藝術無國界,要用軟性的力量去改變世界。

2015年「凱樂思藝術」成立,黃凱盈擔任藝術總監,「凱樂思」一詞來自古希臘文Kairos,代表在具有意義的時刻,建立新天地、理想國的意思,以推動世界公民的精神製作音樂節目,結合現代科技與劇場聲光效果,以嶄新的風貌呈現古典音樂,更融合來自世界各國的音樂與文化,搭起友誼的橋梁。

「凱樂思藝術」足跡遍及海內外,與藝術家們在國際間共同規劃多場藝術演出與文化交流,了解到文化與表演藝術間互相牽引的力量,以及足夠的文化底蘊是多麽耐人尋味,藉由音樂會的舉辦,希望傳遞對台灣這片土地的熱愛,讓世界看見台灣。◇

責任編輯:尚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