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 港人以街頭智慧對抗中共技術威權

G20峰會前 民陣集會呼籲關注反送中。(胡宗翰/大紀元)

人氣: 67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六月上旬,逾百萬人香港走上街頭抗議港府擬修訂的引渡條例(又稱逃犯條例或送中條例),至今這個抗議風潮仍在持續。

在港人心目中,這並不僅僅是抗議送中條例,而是對抗中共意圖控制香港的威權統治。在抗議活動中,擔心失去自由的數百萬香港居民,正在以街頭智慧對抗中共技術專制主義。

2010年中東爆發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後,中共領導人加強了對社交媒體和其它信息平台的控制,以免中國大陸境內發生類似的大規模抗議熱潮。

據保守估計,中共在全中國安裝了至少2億個監控攝像頭,並採用人工智能人臉識別功能監視中國人民。此外,中共正在推動社會信用評分制度,控制中國人民的一言一行。港府正在效仿中共監視人民的手法,香港居民已提高警覺。

站出來爭取香港言論自由及獨立司法制度的香港居民,清楚中共在中國大陸搞的高科技監控工具及手段,為避免留下可能被港府或中共當局用來追蹤他們的足跡,他們在這場抗議活動中採取了各式各樣的應對辦法,並通過安全的社交媒體即時與其他人士分享重要信息。

使用Telegram社交媒體 以匿名方式分享信息

Telegram對用戶發送私人信息時提供加密保護,允許用戶匿名通信,同時可以選擇不公開手機號碼及任何可以識別的個人敏感資料。

香港抗議群眾選擇使用Telegram分享信息。

6月12日,當警察與抗議者發生衝突時,抗議者通過Telegram提示注意事項,包括要戴面具、頭盔和護目鏡等。

6月21日晚上,當包括學生在內的一萬多名抗議者包圍香港警察總部時,有許多人收到了一系列的Telegram信息,其中一則是建議抗議者保持冷靜,不要使用暴力,另一則是提醒大家警惕:「要小心360度的監控攝像頭」。

「在香港最近的抗議活動中,Telegram是抗議者主要的通訊和傳播工具。」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說:「這是組織群聊最有效的平台,可以同時吸引成千上萬的參與者。」

Telegram運營商6月12日表示,當天遭到了「國家組織規模」的網絡攻擊,襲擊者的IP地址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媒體報導稱,北京針對香港抗議活動發動了這次網絡襲擊事件。

當週,香港逮捕了有2萬名成員的Telegram聊天群管理員伊萬・葉(Ivan Ip)。葉先生在家中被捕,當時並未參加抗議活動。他在獲釋後,提醒港民用預付卡號碼,或者外地或外國號碼註冊加入Telegram群組。

使用電話預付卡 刪除手機定位功能

「我們知道,政府正在利用各種數據及抗議者留下的足跡,以便秋後算賬。」徐洛文說:「因此,有些抗議者使用電話預付卡(pay-as-you-go),以避免留下任何可以識別身分的痕跡。」

一名23歲的抗議者告訴《日本經濟新聞》,他和其他人一樣,將智能手機上的定位功能關閉,並立即刪除任何有關示威的消息。

參加抗議活動當天 搭乘地鐵不使用智能卡

6月12日深夜,香港地鐵站的售票機出現以現金購買單乘車票的排隊長龍,因為抗議者收到提示,如果使用平常慣用的八達通智能卡(Octopus card),將留下讓中共及港府找到他們的乘車記錄。

還有人說,當天他們選擇不同的路線回家。

受傷者儘量不到公立醫院就醫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6月12日以後,香港警察到多家醫院並且拘留了病人。消息人士告訴香港立法議員,香港警方是通過公立醫院計算機後門(backdoor),蒐集當天被送往醫院的抗議人士的身分。

香港當局雖然否認了這種說法,但是沒有解釋他們如何能跟蹤到被送到醫院的抗議者。

香港立法議員同時也是公立醫院醫生的陳沛然(Pierre Chan)表示,許多在活動中受傷的抗議者,因為擔心被捕而不敢到醫院治療。

街頭智慧對抗技術專制主義

香港抗議組織者對參加活動的人發放一種氯化鈉溶液,這個可以舒緩眼睛被胡椒噴霧灼傷的痛感。

抗議者用帽子和口罩遮住面部,以免身分暴露,同時也可以對抗催淚瓦斯。

對於香港警察使用催淚瓦斯,抗議者也學到了只要在瓦斯罐中加水,幾乎可以使警察的這項武器失效。

抗議者們刪除手機上的所有中文應用程序。

除了記者外,不要對著其他人的臉部拍照,只能對著廣大抗議群眾或著戴面罩的人拍照,以避免個人身分被識別。

當無人機飛來時,抗議者互相提醒,要注意上方在拍照。

不使用會被追蹤的數字支付卡。#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6-28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