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談楊紹政教授境遇 籲外界關注營救

人氣 1727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6月4日,貴州大學前教授楊紹政被強制傳喚遭到虐待,後趁機逃脫,受到追捕,引發外界關注。日前,楊紹政的朋友講述了楊紹政近年來遭受迫害的情況,分析他目前情勢十分危險,處境非常困難。

一位與楊紹政關係比較親密的朋友陶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楊紹政在貴州當地被視為不配合當局的人,他不接受喝茶、不接受喝咖啡,同時也不接受旅遊。所以被當地國保升級到省國安廳,長期遭受迫害

「他是個書生,是個做學問的人,他不會那些變通。學生和朋友對他的評價都很好,他很有骨氣的,威逼和利誘對他都沒有任何作用。」陶先生說。

據介紹,楊紹政是貴州大學做為高級人才引進來的,多次獲得好評和獎勵。但自從他發表了一些政論性的文章,就開始受到有關部門注意,跟他打招呼叫他閉嘴。

國保和國安都對楊紹政進行了威逼和利誘,他都不為所動。有一個標誌性的事件,2012年的時候,他曾經為了防備自己被迫害,提前聘請銳鋒律師事務所的周立新律師做為自己的代理律師。「這說明他早就有思想準備了。」陶先生說。

「從2017年,當局加重了對他的迫害。他寫揭露中共的文章,做為經濟學家,根據他的專業研究,得出共產黨使用納稅人的錢每年花費有20萬億元(人民幣)。這把當局給惹惱了,就停了他的課。被停課後他四處上訪,成了一個維權人士。」

被停課後,朋友們建議他這段時間先不要吭聲,避一下風頭。但是楊紹政一方面自己寫文章,同時把原來共產黨《新華日報》的那些文章拿來大量轉發,共產黨在奪取政權以前跟國民黨鬥爭時,曾承諾有一個自由民主的憲政國家,以此曝露中共的真面目。

「他轉發中共黨內鬥爭的歷史,把共產黨的那些解密文件進行前後的對比,用他們的話、他們的文章來揭露中共做假。中共恨死他了。」陶先生說,「當局最恨他的還有一點。楊紹政是自由派的知識分子,他跟貴州的民運人士、維權人士結識在一起,最近幾年經常在一起聚會。當局怕他和這些人聚集在一起,威逼他們不許來往。」

陶先生說,「他從頭至尾的一個理念就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都是按照憲法的規定所具有的權利。所以這次把他帶去審議,他就拒絕回答(堅持零口供),要求審問者拿出證據來,你要對我採取什麼措施你必須也要遵紀守法。但是共產黨是不講法的。」

當局打壓楊紹政 震懾維權人士

陶先生表示,他與楊紹政最後一次相聚時,楊紹政已經被開除工作了。當局還威脅楊紹政,如不閉嘴,將對他採取進一步的措施。同時對他進行了邊控。

「他長期受到迫害、受到驚嚇。他經常給我發信息,說又受到了很嚴重的驚嚇,又被帶去談話了。但是楊紹政的情況沒有引起重視,沒有人營救他。」陶先生說。

「被開除工作後,他就沒有生活來源了。他原來貸款買了兩套房子,後來他就靠租房維持生活。當局也不允許別人租他家的房子,租房子的人也受到壓力。他有家室和孩子,生活很困難。」他說。

陶先生認為,當局打壓楊紹政的目的主要是殺一儆百,就像貴州的陳西(1995年組建貴州民主黨)已經被抓進去三次,前後坐牢二十多年。都是為了震懾貴州的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

「中共不管你是教授還是平民、維權人士,只要你有一定的影響力,或者他認為你會有影響力、代表性,他就一定要把你打下去,共產黨一定是這樣的。他不管你有多大的名氣,它只管你這個人可能會產生的影響、作用,它就對你下手。」陶先生說,「他(楊紹政)真是很困難。當局對他極盡了威逼和利誘,他又不接受這一套。」

楊紹政被指處於危險中

外界關注,目前,楊紹政教授處於危險中。「改變中國」網站創辦人曹雅學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透露,「他(楊紹政)現在受到追捕,他自己本身在貴州沒有任何的幫助(來源)。」

陶先生表示,這說明楊紹政的環境是很險惡的,沒有人敢站出來保護他。有些所謂的民運人士,有一定知名度的,經常發表言論的,基本上都是被共產黨控制了,給好處就不發聲,拿原則來做妥協和交換。很難識別哪一個被「藍金黃」了,哪一個沒有被「藍金黃」。(註:藍,指網絡監視和攻擊以及信息控制;金,指金錢利益賄賂手段;黃,指利用性的陷阱和控制手段。)

陶先生認為,報導透露出來的楊紹政的情況很嚴重。「根據消息的描述,把他突然帶走後,這些程序我們都知道,威逼他、上銬、坐審訊椅,驗血、驗尿等等,這些都是要進行刑事判刑的準備。」

「在我看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嚇唬他,讓他屈服;如果他不屈服,可能順著程序走下去。把他帶回家去蒐集證據,因為公開抄家必須要有本人在場,祕密收取的沒有法律效力。」

在回公安局的中途,楊紹政趁機逃脫。陶先生分析,這裡面有幾個情況。「一種可能是警方疏忽大意,讓他跑掉了,那麼他們會全力以赴去抓他的。抓住後就不會再讓他出來了,可能把他害死在監獄裡。因為他身體也有病,他有心臟病。」

「另一種可能是有意把他放逐,讓他跑,上面要找他,但是下面消極,不想背這個罪名。因為一般是很不容易逃脫的,也可能下面的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故意讓他跑,下面的人不願意承擔責任。我希望是後一種情況,有意放他一馬。」

「最壞的可能是他被定點配型了,故意放他走,有意讓他失蹤。但是目前的信息肯定是他自己傳出來的,雖然是逃亡,他還有一定的自由度和空間。如果他徹底失聯,那就很危險了!」

陶先生說,「不管哪一種情況,他既然呼籲讓人救他,肯定是很困難了,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他處境很困難。」

陶先生呼籲海內外有良知的同仁,為楊紹政教授伸出援助之手,使其早日擺脫當局的恐嚇與迫害;呼籲當局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繼續做惡,不要再製造冤假錯案!如果楊紹政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國際社會一定要追究他們的責任!#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拒絕噤聲 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被停止授課
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被開除 指中共年耗20萬億
大學教授楊紹政批「公款養黨」獲學者認同
遭中共邊控 楊紹政質疑其「反動」罪名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中共洪災施離間計 戰狼赴美任大使
【時事縱橫】中共國師出醜被刷屏 王毅舉動惹疑
蓬佩奧:鏟除共產主義 美國須重塑信仰道德
【遠見快評】地鐵最後倖存者哭訴 驚悚電影再現
【珍言真語】香港設計師:離港赴英 難捨成長地
【珍言真語】不丹奧運隊戴港產口罩 鼓舞港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