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醫戒毒療效吸引好萊塢明星

據在文圖拉縣執業的于家山中醫師介紹,因中醫針灸對止痛有特效,吸引不少好萊塢明星來尋求戒毒治療。圖為2005年6月西达赛奈醫院兒科IBD中心舉辦的Pamper Me Pink慈善活動中提供的針灸治療。(Getty Images)
人氣: 4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洛杉磯是娛樂之城,更是好萊塢明星、職業運動員薈萃的大都市,但在這裡也充滿了各種社會問題,槍枝氾濫、毒品充斥,許多人因為染上毒癮而踏上不歸路。

在文圖拉縣執業的于家山中醫師表示,有不少好萊塢的二線明星都透過朋友介紹,找他戒除毒癮。因為西醫的戒毒療養院每日動輒上千美金,如「小甜甜」布蘭妮去的頂級戒毒所,一週就要花費4.8萬美金。相較之下中醫不僅便宜,且隱密性更高,因為一般而言,看中醫很難與「戒毒」聯想在一起。

于家山認為與西醫相比,中醫的優勢在於「止痛」還有「婦科」。這些病症透過中醫針灸治療會有顯著的療效,西方的外科手術、急症治療優於中醫,但中醫的確有不同於西方的療效。以「戒毒」為例,于家山是用採用針灸與中藥雙管齊下的治療方式,他開的藥方是「林文正公戒毒方」,這個林文正公即是林則徐,也就是1839年「虎門禁菸」,最後引發中英鴉片戰爭的清朝名將。

于家山說:「中國人有長期的戒毒經驗,這個藥方可以逐日讓成癮者降低對毒品的依賴,也不難喝,就是味道有點奇怪。」無論是吸海洛因、大麻,或其它各類毒品,都可以戒。于家山會利用十週完成戒毒療程,他告訴這些成癮者,想吸就吸,但是要減量,每週減少百分之十。

絕大部分的患者看到第四週第五週就不再去看診了,很少人完成十週的戒毒治療。于家山認為透過中醫診療,這些明星戒毒不需要用到十週,他們減量、減時間吸毒後,可以工作,或是經濟足以負擔毒品後,還是恢復吸,他說:「因為他們的社交圈裡面還是有這種環境,中醫可以戒毒,但改變不了大環境。」

有些是父母帶小孩來戒毒的,儘管父母親氣得夠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但孩子依舊是繼續吸毒;還有些明星也是如此,因為要拍電影,吸毒後的樣子太頹廢,治療後臉紅了、腰桿直了,但拍片結束後,仍是繼續吸毒。不少病患是反覆找于家山戒毒,他說:「這是社會問題,可以減,但不想戒。」

于家山從不洩露客人隱私,也不會隨意提高價格,相對西醫更受明星、名流青睞。他說:「或許是我的診所夠偏遠吧,相對隱密。」

致力推動《退伍軍人針灸法》

2019年于家山赴國會山義診,為共和黨籍國會議員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進行針灸治療。(于家山提供)

于家山致力推動中醫針灸進入美國醫療健保體系,他為了《退伍軍人針灸法》和《英雄與長者提案》還連續三年赴國會山義診。他遺憾的表示,美國「中醫」本身良莠不齊是法案難以推動的主要原因,他認為部分美國中醫是夠不上中國傳統標準的,他說:「整體上,在美國學中醫的人並不一定有足夠的教育程度,因此美國中醫的地位及收費標準一直都很低。」

目前「中醫針灸師」在美國屬於二類醫療的操作者,于家山說:「平均收入並不高,一個閱讀X光的技術人員都排在中醫前面。」

目前美國各州對針灸師牌照發放的標準不一,如在猶他州,只要1200個小時就可以拿到執照,但在加州則要有3000小時以上的中醫教育。

目前加州的針灸師約占全美國40%,于家山認為除了加州華人多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多族裔移民對中醫的接受度更高,許多西語裔或是非裔、白人對針灸都很感興趣。目前在加州可以用英文、中文、韓文三種語言考針灸執照,約逾40%者用英文應試。

儘管推動中醫納入美國醫療保險法案遭遇阻礙,但于家山發現越來越多人肯定中醫,他說中醫治療的方式更複雜,與西醫的方式截然不同。

他舉自己治療經驗為例,于家山曾有一名患者在遇上他的七年前滑雪摔倒,本來這名患者對腿傷不以為意,但後來越來越疼,有時走兩分鐘就痛,七年來看了一百多名醫生也沒有效果,中、西醫都嘗試過了。于家山診斷後發現這名患者是「寒在筋」,需要從體內將寒氣推出來,這名患者第二次到診所裡,就可以走十五分鐘了。經過四次診療後,這名患者就可以到夏威夷旅遊。

在國會山義診時,于家山幫助一名患有「輸卵管囊腫」的女性扎針,原先這名患者碰觸到腹部周圍都會感覺疼痛,但于醫生扎了兩針以後,不僅明顯減輕疼痛,觸摸都可以感覺腫脹的部位消腫了。

于家山說,針灸止痛,內科、外科、婦兒科都可以診療,甚至對皮膚病治療也很有效。因為中醫不像西醫倚靠藥劑,用的方式不同,療效自然也不同。◇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7-31 6: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