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莉:親歷建三江事件——中國法治路漫漫(一)

人氣 239

【大紀元2020年01月28日訊】

(一)費盡周折拿到拘留通知書

2014年3月19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張俊傑四位律師、公民代理人前往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局為委託人尋找被失蹤的家人。

20日唐吉田發來信息:我們在青龍山洗腦班(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返回建三江農墾局格林豪泰酒店的途中,被一輛牌照為DV3784的黑色雪弗蘭轎車跟蹤。

21日早上7點多,唐吉田給我發了一個信息說,有當事人家屬來找他們,之後再和我聯繫。我等到8點多,他仍未回復我的信息,我馬上打電話給江天勇和王成,他倆的手機均是無人接聽狀態。過了一會有人在網上發消息說他們四人和一些家屬都被警察抓走了。因為之前建三江當局也騷擾過去那裡辦案的律師和公民,於是很多公民開始在網上呼籲關注此事。當時我們希望建三江公安局只是找他們談話,24小時內將他們放出來。後來的事情證實,我們太低估了建三江農墾系統的黑暗和建三江公安的無恥。21日很多公民致電詢問建三江農墾公安局、七星分局和其他建三江的警局,問他們是否抓了這四個人,得到的答覆都是,沒抓過他們。其間,四位失聯者的手機相繼關機。

22日上午9點,離四人被抓已過24個小時,仍然沒有家屬接到他們被抓的通知。四個大活人就這麼在建三江消失了!蘇州公民戈覺平和我擔心他們已經出事了,於是我們相約一起去建三江尋人,同時也見識一下黑龍江建三江到底有多黑、中共的黑監獄到底有多黑!我們坐當天中午11點多的飛機到哈爾濱,之後在哈爾濱坐下午4點多的火車直奔建三江。

在火車上我和屠夫吳淦、揚子立等人通過網絡聯繫上了,經過商議,我們決定發起並成立「建三江事件公民聲援團」,同時向社會發起公民募捐。因此公民行動從事件初始就以公民團隊合作的方式介入建三江事件。

23日清晨5點多,我們到達建三江。過了一會,曾和律師們一起參與維權的雞西公民單雅娟也趕到了建三江。

唐吉田4年前已離婚,他妹妹唐語和我認識,她授權並委託我尋找唐吉田。

於是我們開始著手找人。我們相繼去了七星分局、西城警局、東城警局、七星拘留所、七星看守所,這些單位都說沒有抓人、這四個人不在他們那裡。但我們也打探出來一些消息,公安局的這次抓人行動是由建三江農墾系統統一部署,青龍山分局出動,各警局配合的聯合行動。

在中午吃飯的時候,江天勇的弟弟發來消息說一個叫劉國鋒的人在接近中午的時候打電話給他,說江天勇被拘。江天勇弟弟問他什麼理由被拘,劉國鋒不說,然後就掛斷電話,再也打不通。

看來我們上午到分局和各個警局的「找人行動」終於引起了建三江公安局的重視。在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張俊傑律師被抓48小時後,建三江當局終於承認抓人了。

下午我和單雅娟決定直接去找劉國鋒局長,石孟文的家屬石孟蘭也和我們一起去找人。

好人受難,自有天公相助。我們一到建三江農墾管理局公安總局後院,就看見一輛黑色的公務車駛過來,從車上下來一人,定睛一看,此人正是劉國鋒。於是我們直奔主題,問他是否抓了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張俊傑?劉國鋒局長牛哄哄地說:「人是我們抓的,怎麼了!他們被關押在七星拘留所。」我說建三江公安局抓人已過48小時,到現在還沒給拘留通知書,這是違法的。劉國鋒說:「拘留通知書早一天給晚一天給沒啥事,我讓郭玉中局長給你開。」作為一個公安局長,真不知道他法律是怎麼學的!劉國鋒掏出手機當著我們的面給郭玉中打電話,讓他給我們開拘留通知書。之後劉國鋒說:「你們去七星公安分局找郭玉中拿拘留通知書吧。」

我們到七星分局不久,郭玉中也趕到了,他讓我們在一樓等著。我們等了約1個半小時,郭局長終於讓我們進去了,他在頂樓的小會議室接待我們。郭玉中和法制科的姚武軍帶著一個女工作人員和我們交涉了很久,那位女工作人員拿著相機對著我們狂拍。核對完我、單雅娟和石孟蘭的身分證,唐吉田的妹妹當場電話委託我,讓我代她領取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上赫然寫著:利用邪教活動危害社會,行政拘留15日。我就不明白了:在取消勞教後,揭露黑監獄、幫助尋找被失蹤公民的人權律師怎麼就危害社會了?我們問其他三位被拘留多久,答曰:每個人情況不一樣。同時拿到拘留通知書的還有石孟昌的家屬石孟蘭。

被忽悠了三天後,我們終於知道,建三江公安局一直在處心積慮地欺騙全國公眾,直到我們到了建三江,到每個警察局找人,他們才承認抓人。建三江公安局知法違法、執法犯法,超過48小時非法拘留當事人,不通知家屬,並擅自在拘留通知書上把拘留日期改寫成23日開始拘留。

鑒於前來辦案的律師和公民在建三江公安的眼皮底下多次被抓被打,當天趕到建三江的近20位公民決定到旁邊非農墾系統的富錦去住,以保證人身安全。

23日晚張科科律師和蔡瑛律師到達富錦。當晚吃飯的時候翟岩民自告奮勇、自我推薦為「現場公民聯絡人」,在場的其他公民舉手支持表示同意。

(二)律師絕食,捍衛會見權

24日蔣援民律師和胡貴雲律師到達建三江。

早上8:45張科科、蔡瑛、蔣援民、胡貴雲律師就到了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律師們手續齊全,要求會見唐江王張四位當事人。昨天不承認關了唐江王張的拘留所工作人員,看我們今天又來了,隔著30多米問找誰?我大聲向裡喊話:找唐吉田,劉國鋒局長說他們四個關在你們七星拘留所,劉局長讓我們來的。七星拘留所的工作人員如臨大敵,仔細查看完了律師們的手續之後說要等他們開完會再說。9:45一個小時過去了,警察們開完會出來,面無表情的開車走了。律師給拘留所打電話要求會見,拘留所的答覆是12小時後給答覆。在工作時間,七星拘留所大門緊閉,很是奇怪。10點多我們和律師到七星分局控告七星拘留所不讓會見的事情,但見七星分局的警察監督台居然被鎖在大門內,我們看不到任何公示的內容也看不到監督電話,這也算建三江七星分局一絕。上午我們投訴未果。

出了七星分局,我在網上看到全國各地很多公民舉牌聲援「建三江被抓人權律師」的照片,很感動。

因唐吉田肺結核沒好徹底,還患有嚴重的腸胃炎,江天勇患有高血壓、高血脂,我們中午專門去藥店買藥,下午去七星拘留所給唐吉田和江天勇送藥。拘留所的工作人員勉強把藥收了,但仍然不讓律師會見當事人。(等四律師被釋放後,我了解到給唐吉田的藥送到了唐吉田手中,但給江天勇的藥並未送達。)

下午我和單雅娟陪律師們去建三江農墾管理局公安總局投訴。投訴時我們遇到了和四律師同時被抓的丁慧君女士的女兒,她也沒收到拘留通知書,她母親和吳東升、孟繁荔、陳冬梅、王燕欣和李桂芳等六位女性家屬被關押在100里外的同江拘留所,石孟文的家屬被七星拘留所明確告知,被抓的11個當事人一個都不讓律師會見。律師投訴七星拘留所不讓會見的問題,建三江農墾管理局公安總局監察部門的人推諉說會見申請還沒報上來。下午的投訴仍然沒有結果。

我們離開建三江農墾管理局公安總局的時候,我用手機拍了一下公安總局的大門,一分鐘之內15、16 個穿黑衣的高個小伙子把我抓住,命令我刪除照片(他們中間有些人我在七星拘留所門口見過,是610的便衣)。我拒絕刪除照片,我向律師求助,張科科律師說:「監督公安部門工作,拍公安局大門是合法的,放開她!」 這夥人看我不刪,於是把我摁倒在地,讓我交出手機密碼。此時胡貴雲律師見我被他們抓住,馬上打了輛出租車走了,只剩下張科科律師和單雅娟陪著我。由於勢單力孤,我被迫交出密碼,他們刪除了前期我拍的關於建三江幾乎所有照片和視頻。

這天公民李小玲、戈覺平和其他公民都被便衣跟蹤。我和單雅娟在回富錦的路上也遭遇便衣跟蹤,祕密警察開著一輛墨綠色小汽車一直跟蹤我們到富錦。王健、單雅娟、我和出租司機與祕密警察的跟蹤車輛展開反追蹤大戰,一個小時後,我們成功地甩掉了警察的車。這次反追蹤大戰讓我見識了南京公民王健的機智和勇敢。這場景我以前只在香港警匪片中看到過,這次經歷令我終身難忘。

25日上午李金星、張磊、襲祥棟、葛文秀四位律師相繼來到建三江,律師們毫不畏懼,他們選擇入住在唐江王張曾經住宿並被抓捕的格林豪泰酒店。張磊、李金星是兩位經驗豐富、善於與公民合作的律師。張磊律師他們的到來改變了之前律師苦求拘留所要求會見的局面,變被動為主動。張磊律師和李金星律師主張不能配合建三江走程序,要捍衛律師的合法會見權!他們做好了被抓的準備,每位律師都寫好了自己的律師委託書。張磊律師悲壯地說,如果我們因「捍衛律師會見權」被抓,請後面來的中國律師為我們辯護。說的時候他的眼裡含著淚水,我仿佛看見了韓國電影《辯護人》裡的場景,為了正義,為了法治,無數律師站出來,前赴後繼……

去七星拘留所的路上,牌照為黑R195A的警車一直跟著我們,律師們提交會見手續後,拘留所方面仍然是一個字的回覆:等!律師們一等又是一天。

在等待的過程中,七星拘留所門口來了幾輛黑色車輛,其中一輛停在拘留所大門口,車裡的人拿相機偷拍律師。律師警告他們別拍了,他們仍然繼續拍,並且出言不遜,挑釁現場的律師和公民。律師和公民很克制,沒搭理他們。李金星律師問他們領導是誰?他們說是黑社會老大。過了一會,拘留所有警察開車出來,對偷拍的人說,你們局長讓你們進去。這夥人被當面拆穿警察身分,尷尬極了,灰溜溜走了。律師和公民們大笑:我們終於知道誰是黑社會老大了!

據那天從七星拘留所出來,與王成被關在同一監室的人講,有警察用鞋底抽打王成律師,我們都很擔心王成的身體。

為了捍衛律師會見權,下午張磊和李金星2位律師宣布絕食48小時,律師們準備守夜要求會見。因為建三江地處東北邊陲,路邊尚有雪未化,晚上極其寒冷,我和單雅娟著手去採買禦寒的軍大衣、食物和馬扎。一路上,我們被十幾個便衣跟蹤。

我們買完大衣和食物回來,天已經黑了,律師和公民們仍然堅守在七星拘留所門口。據律師說,我們去採買物品的時候,有另一夥人來挑釁,律師報了警,挑釁的人被帶走了。

建三江實在太冷,夜裡能達到零下10度,我的感冒加重了,穿上軍大衣都打哆嗦,但我仍決定陪律師們在七星拘留所門口守夜。律師和公民點上4根蠟燭,為裡面的四位人權律師祈福。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律師為了打擊黑監獄、捍衛人權,深陷囹圄,正如這些蠟燭照亮暗夜!

晚上有近二十位公民從全國各地趕來建三江聲援被抓的人權律師,他們在路上被建三江警察以各種藉口和形式登記了身分證號。陳劍雄和張聖雨還挨了匪警的打,但公民們不懼打壓仍然沖向最前線,他們在夜裡接近12點的時候趕到了七星拘留所門口,他們帶來了更多大衣、馬扎和食物。

在律師絕食、守夜要求會見開始的時候,律師和公民們約定:不接受挑釁、有事報警;晚上9點之後,早上7點之前,小聲說話,不影響拘留所內人員的休息;不堵塞大門,不影響拘留所的正常辦公;撿拾垃圾,保持場地清潔。

2014年3月25日,在建三江漆黑的夜裡,我們在建三江的公民不合作運動開始了,歷史會記住這一天!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投書:建三江事件最新進展
「建三江案」當事人親友崔秀雲被綁架
大陸律師代理法輪功案的收穫
投書:憶王全璋律師的一段往事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