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叛逆小子頓悟「江湖」不歸路 闖出亮眼未來

呂欣融對於料理的食材相當要求。(陳建霖/大紀元)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建霖台灣桃園報導)從小叛逆,在家庭、學校裡是個頭痛人物,甚至跟著大哥到處打架鬧事,還被判進入桃園少年輔育院,後來澈底領悟「江湖」是條不歸路,走出輔育院為賺生活費到燒肉店打工,後來到台北五星級飯店,僅花了3年的時間就當上了副主廚,如今這位30多歲、過去被認為的「頭疼人物」的他,不但開了自己的日式料理店,還結婚生子,他說,人經歷一段風雨,才知道平凡的幸福,未來會更努力往前行。

客人喜愛的「呂師傅」呂欣融,專注用心大開創業路。
客人喜愛的「呂師傅」呂欣融,專注用心大開創業路。(陳建霖/大紀元)
客人喜愛的「呂師傅」呂欣融要求每一道餐點都是真材實料。
客人喜愛的「呂師傅」呂欣融要求每一道餐點都是真材實料。(陳建霖/大紀元)

年少輕狂惹事非為   頓悟人生走入餐飲路

客人喜愛的「呂師傅」呂欣融,出生於澎湖,幼稚園時因家庭因素離開原生家庭到台北,從小獨立叛逆的他,念幼稚園開始就是老師眼中的麻煩人物。他坦言,其實自己本性不壞,只是愛玩,加上父母高壓管教,在青春叛逆時期和家人越離越遠,每天在外面與其他「朋友」三五成群,晚上不回家,沒錢花用就恐嚇同學要錢,自以為跟著大哥就到處打架鬧事,後來事情鬧大了,被判進入輔育院,仍是桀傲不遜,還認為出來後仍是一條好漢。

不過,進入桃園輔育院才發現,來探望、關心他的人,不是那些他認為是兄弟的朋友,反而是當初苦口婆心,甚至疾言勸阻的親人、同學、鄰居,讓他領悟與體會到什麼人才是真正關心自己的人。

離開桃園輔育院後,因為不敢回家,他先到燒肉店打工糊口,也在外租屋開始半工半讀,畢業後嘗試許多工作,但仍無法忘懷自己心中對料理的熱愛及想擁有自己餐廳的夢想,因而定心投入到餐飲業。

由於生性機靈,呂欣融很幸運進入國際五星級飯店台北晶華酒店日式餐廳工作,從外場端盤子開始,之後成為學徒基礎工,在國際酒店工作,開啟對日式料理的眼界,也曾跟著日本、美國米其林星級團隊短暫學習,花了3年的時間被飯店重點培育當上了副主廚。

創業維艱   闖出一條屬於自己的亮眼未來

雖然國際五星級飯店高薪且穩定,呂欣融仍不忘20年前的創業的夢想,為一圓創業夢,花兩年的時間籌備,毅然辭去飯店穩定工作及耀眼光環,3年前在台北吳興街開了–六朝天丼日式丼飯專賣店。

3年來,由於有五星級國際飯店的磨練,加上手藝不錯,店員服務也比照五星級飯店水準要求,因而客源絡繹不絕,甚至有不少桃園、新北、基隆的客人「聞香」而來,還有桃園、中壢的客人希望透過快送能吃到呂欣融的美食,當然創業維艱,開店後赫然發現無法像五星級飯店完整體系的分工,過往只需專注於料理,自己開店後所有瑣碎事務都得親力親為,當然辛苦,但為讓店面完整,料理、裝潢、動線完美,花費許多的心思,希望能照著自己的夢想藍圖,提供給所有客人道地、美味、安全、舒適的日式丼飯

日式丼飯專賣店的簡單美食讓人食指大動。
日式丼飯專賣店的簡單美食讓人食指大動。(陳建霖/大紀元)
日式唐揚雞定食,貨真價實的食材,提供客人高水準、高CP值消費。
日式唐揚雞定食,貨真價實的食材,提供客人高水準、高CP值消費。(陳建霖/大紀元)
日式丼飯專賣店的極上牛丼是招牌美食。
日式丼飯專賣店的極上牛丼是招牌美食。(陳建霖/大紀元)

呂欣融坦言,創業初期因為不了解區域客人消費習慣及口味,生意有些慘淡,跟著創業夥伴不斷調整,終於在第二年時生意開始好轉,並逐月成長,不僅有來自內部的壓力,外部家庭是壓力也是助力,在夢想與養家的責任之間不斷拔河,幸運的是太太及家庭提供完全的支持,讓呂欣融能放心地去闖、去圓夢,去完成年輕時的理想,讓他能不後悔的闖出一條屬於自己的亮眼未來。

呂欣融認為服務親切、周到是經營餐飲的「基本款」。
呂欣融認為服務親切、周到是經營餐飲的「基本款」。(陳建霖/大紀元)
呂欣融感謝太太及家庭提供完全的支持。
呂欣融感謝太太及家庭提供完全的支持。(陳建霖/大紀元)

餐飲業競爭激烈 精進廚藝與高CP值才是致勝關鍵

呂欣融過往服務於國際飯店,年紀輕輕晉身副主廚,對於料理的食材相當要求,希望讓客人用較低單價去品嘗到高單價的品質。

炸蝦整隻剝殼後直接料理。
炸蝦整隻剝殼後直接料理。(陳建霖/大紀元)

像是炸蝦,有些店家皆會用發泡的蝦去製作,呂欣融的六朝天丼的炸蝦是整隻剝殼後直接料理;牛肉料理也不會用嫩精處理,一切都是無化學醃製;成本雖然較高,但健康、安全是料理的基礎,更是呂欣融對客人的良心與真誠,希望貨真價實的食材,提供客人高水準、高CP值消費,而且能一再回味的好評,而呂欣融從年少輕狂,轉變成創業顧家的一家之子,他的蛻變也讓人感動,他努力迎向新人生的毅力,更是不少徬徨青少年的典範。◇

責任編輯:王愉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