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環球郵報:加中交惡 與台合作正當其時

台灣駐加拿大最高代表陳文儀。(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渥太華記者站編譯報道)加拿大《環球郵報》10月1日,刊登Steven Chase的文章,討論隨著加中關係陷入僵局,加拿大現在是否應加強與台灣的密切合作。

文章稱,台灣在抗擊新冠病毒(COVID-19)方面,突顯其專業性與成就,對於加拿大而言,台灣具有廣闊市場,然而北京方面卻懲罰了與台灣走得近的國家。文章通過采訪,分析了當前加拿大與台灣現行政策,以及專家與前外交官們的前瞻性建言。

中共阻止其他國家尋求與台灣加深關係

文章稱,作為一名職業外交官,台灣特使陳文儀始終以樂觀心態面對工作。 但在渥太華工作兩年後,這位身材修長、儀表堂堂的台灣特使顯然對現狀已感到焦急。加拿大一再被敦促在美國和中國等主要夥伴之外實現貿易多化,以減少華盛頓保護主義行動和北京懲罰性禁運的影響。60歲的陳先生一直懇請加拿大聯邦政府將台灣作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文章強調,可能讓加拿大政府有所顧慮的是,每當有些國家尋求加深與台灣的關係時,中共都會從中阻攔,將這些行動視為對台灣主權的支持。儘管共產黨一直未占領過台灣,但北京對台灣提出了主權要求;而現在,由於渥太華根據美國引渡要求逮捕了一名華為高管,隨後,北京以非常明顯的針鋒相對的報複方式,監禁了兩名加拿大人,加中關係變得越發緊張。

但陳先生認為,台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人口規模與澳大利亞大致相同,特別適合總理特魯多的自由黨政府推動雙邊關係。

文章稱,加拿大政府正在努力營救兩名被關押在中國大陸的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而台灣也一再受到中共欺凌,可謂境遇相同。台灣政府正在向加拿大建議,向中共施壓。

文章稱,台灣在控制新冠病毒(COVID-19)方面卓有成效。雖然台灣擁有2350萬人口,並與中國大陸有重要的貿易往來,但卻只有514個感染病例和7人死亡病例。台灣表示願意與加拿大分享其抗病毒經驗。

文章稱,陳先生依然焦急的等待渥太華接受他的建議。「我認為當務之急是付諸於實施」,他在最近一次採訪時說,「我不僅說出來我的想法,最終希望樂見其成。」

怕惹惱中共 台加貿易協議FIPA停滯不前

文章回顧了《台灣與加拿大投資促進暨保障協議》(FIPA)的歷史,早在2018年,加拿大計劃與台灣就FIPA,進行探索性談判。該協議通常被認為是在為「全面自由貿易協定」鋪路,以刺激雙向貿易,為在台灣的加拿大投資者以及在加拿大的台灣投資者提供法律保護。當時,事態的發展看起來非常樂觀。

文章稱,但隨後談判幾近停滯,雙方一拖再拖。直到2018年12月,加拿大與中共外交關係進入僵局。為報復加拿大逮捕華為高官,中共政府也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

文章稱,在2018年7月以前,馬里奧·斯特馬利(Mario Ste-Marie)一直作為加拿大駐台灣最高外交官。他分析指出,「當時,之所以談判陷入停滯,是因為加拿大擔心會由此影響與中共關係。中共部長與加拿大政府經常進行重大互訪。當時加拿大政府與中共簽訂貿易協定計劃,不想因為推進與台灣關係而惹怒中共。”

文章稱,在加拿大外交部門工作,現已退休的斯特馬利先生說,「在2016年,加拿大與台灣達成諒解協議,通過採取互惠措施,台灣同意取消阿爾伯塔省爆發瘋牛病後實施的臨時牛肉禁令,加拿大對台灣也必須兌現相應協議,即FIPA。但很遺憾雙方沒有付諸於實施。」

最後,在2018年底,由於中共對康明凱和斯帕弗進行了監禁,加拿大以此為理由擱置了與台灣的FIPA談判。

他在接受採訪時稱,「不想惹怒中共,總是可以用來作為暫緩推進與台灣關係的理由。接下來會是,『哦,好吧,現在我們必須重建與中共的關係』,所以我們不會推進與台灣關係。」

文達峰加拿大從未承認或接受北京對台灣的說法

文章稱,加拿大在內的大多數國家並沒有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近年來,隨著中共加大了對其他台北外交盟友的壓力,台灣越來越孤立。

文章稱,1949年,當國民黨在大陸內戰中敗給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後,就退守在台灣。台灣變成了一個自治島嶼,有著自己的軍事和外交政策,雖然共產黨從未占領台灣,但它依然聲稱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北京多次進行模擬攻台軍事演習,近年來,北京還派出轟炸機進行 「包圍 」飛行。中共從未排除使用武力攻台的可能性。根據渥太華「一個中國政策」,加拿大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也不與台北保持官方的政府間關係。

记者采访長期從事外事工作的記者和作家文達峰。他說,許多人都誤解了加拿大在1970年結束與台灣的官方外交關係時,簽署的協議。在當時總理皮埃爾-特魯多的領導下,反而承認了紅色中共。

他說,該協議並沒有接受北京對台灣的主張。1970年,北京和渥太華發表的公報說。「中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接著又說:「加拿大政府注意到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

加拿大從未承認或接受,甚至是聲明北京對台灣的說法。文達峰先生說,當時的總理堅持用 「注意到 」而不是一個更堅定的詞。「他沒有承認中共對台灣的主張。」

文章稱,斯特馬利先生曾任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執行主任,該辦事處為大使級任命,實際上是加拿大在台灣的大使館,他說,「台灣為加拿大提供了巨大的經濟市場,可以幫助公司擴大規模,也可以保護公司知識產權不被盜用。」

「台灣人非常擅長將創新思維融入產品批量生產階段。 當產品研發階段過後,他們會將生產製造階段轉移到中國大陸。 而且在中國大陸,他們知道如何與中共打交道,通過採取分步驟的生產製造方式,以規避被中共竊取技術及知識產權。」

他說,在1949年,如果中共沒有奪權,台灣與中國大陸會是一個中國。

文章稱,通過與加拿大政府接觸,環球時報了解到,當前加拿大聲稱,一直在忙於研究如何加大與婦女、小型企業和土著人進行貿易往來,因此不會推進與台灣進行FIPA的談判。

全球事務部發言人西爾萬·勒克萊爾(Sylvain Leclerc)說:「2018年,加拿大政府針對現代化、包容性的FIPA模式啟動了審核程序。在該審核程序完成之前,加拿大不會實質性推進討論。」

國會議員:對加拿大而言 是時候加深與台灣的關係了

文章稱,來自執政自由黨的兩名國會議員表示,台灣目前是加拿大的第十二大貿易夥伴,在亞洲排名第五,僅次於中國和日本等較大的經濟體。 在台灣居住著約20萬台灣土著人,還有60,000加拿大公民,是時候加深與台灣的關係了。

今年早些時候,在世衛組織會議上,加拿大與其他國家發言,同意台灣加入世衛組織。之前,由於中共的反對,台灣一直未被允許加入該組織。 但這些議員表示,加拿大應為此做出更多努力。

前國會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約翰·麥凱(John McKay)說,加拿大應停止「浪費時間,擔心中共對加拿大與台灣關係的主張,而我們應該承認台灣是一個負責任的、強大的民主國家;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原則和規範,以及實行著西方民主國家的法治。」

加台友好協會主席朱迪·斯格若(Judy Sgro)表示,加拿大不願意擁抱台灣,是「因為在過去三,四年裡,我們一直在與中國大陸進行迂迴往來,其目標是努力實現與中共的額外貿易。」 在議會被否決之前,她曾擔任國會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並想研究是否有辦法加深與台北的關係。 她說,台灣「正在與一個巨人作戰,我對他們充滿敬意」。

約克大學商學教授沈榮津(Jung-Chin Shen),在談到加拿大和台灣之間的關係時說,「過去的20年來,隨著渥太華的注意力轉向中國大陸不斷上升的經濟實力,加台關係進展不大,基本上是停滯不前。」

曾擔任加拿大駐台灣最高代表的前駐台代表馬大維(David Mulroney)說,目前加拿大對台灣的態度與台灣在一黨專政的時代相比,沒有任何變化。那時候,很容易能找到忽視台灣的理由。

文章稱,然而,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台灣和平地過渡到多黨民主制。

「我們對民主化在台灣的意義理解得很慢,因為那時,我們已經與中共的關係出於全盛時期。」穆羅尼先生說。

陳文儀:台灣和加拿大可以進行富有成效的外交

台灣駐加拿大特使陳先生認為,即使在沒有正式關係的情況下,台灣和加拿大仍然可以進行富有成效的外交。

他表示,其他國家也在加緊努力推進與台灣關係。捷克共和國參議院議長Milos Vystrcil最近率領一個90人的代表團訪問台灣。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部長阿扎爾(Alex Azar)和國務院副部長克拉奇(Keith Krach)也進行了訪問。日本前首相森喜朗(Mori Yoshiro),在同一個月內兩次率領高級別、跨黨派議會代表團訪台,祭拜已故總統李登輝,並與現任總統蔡英文等領導人會面。

文章稱,但對加拿大而言,加拿大內閣部長最後一次訪台已經是在1998年了,當時的工業部長約翰-曼利(John Manley)訪問了台灣。

陳先生說:「加拿大領導人沒有充分的理由不訪問台灣,特別是在與流行病作鬥爭和重建經濟方面。」

雖然台灣簽訂投資保障協定是深化經濟關係的最快捷方式,但台灣仍對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PTP)抱有希望,該協定由包括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亞、墨西哥和越南在內的11個環太平洋國家簽署。該協議建立了世界第三大自由貿易區,參與者降低或取消了對成員國產品徵收的關稅。

該太平洋貿易協議正在尋求擴大成員國。《日經亞洲評論》今年早些時候報道稱,日本計劃擴大該組織,以減少對中共的依賴,並正在考慮台灣等候選成員。

加拿大政府拒絕透露是否會支持台灣加入。不過,去年渥太華就是否支持擴大CPPTP,將包括台灣在內的其他六個司法管轄區納入其中,徵求了加拿大人的意見;全球事務發言人勒克萊爾(Leclerc)先生說,結果 “顯示出對台灣加入該經濟體的廣泛支持”。

前大使Mulroney先生說,加拿大必須要有創造性。如果總理、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不能訪問台灣,但其他許多人可以。

「我們沒有理由不派貿易部長、能源部長、農業部長,與台灣在各種領域進行真正的交流,」他說。

「我們雙方可以在各個方面,如社會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等方面交換意見。我們要從消極等待變成積極參與。」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