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漠不關心到力撐香港 加拿大華人心路歷程

自從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蔡維紀除了參加多倫多當地的聲援香港反送中集會遊行活動,也開始作畫、作曲來表達對香港的支持。(伊鈴/大紀元)
人氣: 76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2019年香港的夏天註定不平凡,一場轟轟烈烈的反送中運動在香港街頭爆發。上百萬、兩百萬的大規模遊行,警察暴力打壓,街頭的槍林彈雨、硝煙瀰漫,震驚了世界,也震醒了許多海外的香港人。加拿大資深金融風險管理顧問蔡維紀(Ricker Choi)就是其中一位。

自從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蔡維紀除了參加多倫多當地的聲援香港反送中集會遊行活動,也開始作畫、作曲來表達對香港的支持。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目前,蔡維紀已繪製24幅油畫,還寫了一首《香港狂想曲》,把在香港民主抗爭運動中四首代表性音樂:《願榮光歸香港》、《獅子山下》、《海闊天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連成了一首《香港狂想曲》,以表達香港抗爭的浩瀚與悲壯;同時,也鼓勵香港人,繼續保持抗爭意志。

2019年夏天的震撼

1988年,隨著香港九七主權移交移民大潮,13歲的蔡維紀隨父母移民加拿大,從此跟香港幾乎沒有聯繫。直到2000年,蔡維紀回香港遊玩,才開始聯絡一些小學、中學同學,但仍然對香港時局從不關注,甚至連香港特首是誰都不知道,因此而遭朋友的嘲笑。

2014年,香港爆發了雨傘運動,吸引了全球的目光。雨傘運動最終失敗,許多人被抓。這時,蔡維紀開始留意香港的局勢。但真正關注香港,是從2019年夏天開始。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2019年6月9日,香港爆發反送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大遊行,當天主辦方稱103萬人參加。但遊行結束後,香港政府繼續堅持不撤回草案,引發之後長時間的持續抗爭。

2019年6月9日開始,不斷有1百萬,2百萬香港市民出來遊行,震撼了世界。

這時,蔡維紀開始認真關注香港,他從各種新聞報導中獲取信息。「越看越多,才知道中共政府和香港政府做的很多事情都非常不公平,對香港和中國內陸的人,都是很殘酷的對待。」

中共是香港禍亂之源

蔡維紀說,97主權移交之後,中共越來越侵蝕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每天150人大陸新移民來港,沖淡香港的文化。2000年開始,越來越多來自中央的干預:地產啊,商業啊,地方規劃啊等等,要和中央配合,如何和深圳聯合起來,港珠澳大聯合。目的要將香港融入中國,完全破壞香港的高度自冶和一國兩制。

「而且中共政府欺壓人民。從新聞看到,有些內陸教師10年都沒有收到工資。中共地方政府欺壓市民,強拆民房,不理平民的死活。」蔡維紀說,中國內陸已經每年有180,000動亂事件!還對維吾爾族、藏族、蒙古族進行種族滅絕。如果繼續這樣做,遲早有一天會反彈。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他說,香港人如果不抗爭,香港就會變成中國大陸那樣。就不僅僅是沒有了民主、自由,而是可能有一天,你就只能睡在街上了,它(中共)會突然把你現在住的地方沒收,就是這麼簡單。連基本的民生都沒有保障,所以一定要反抗。

到底要不要自由?沒有自由是不是就不行了呢?蔡維紀說:「在這個邪惡的政權下,可能你走到街上剛好穿了一件黃色的衣服,他就會說你是黃色革命分子,你永遠不知道這個紅色的底線是什麼。明天可能家裡有一本中共不喜歡的書,就把你拉(拘捕)了,說你是港獨分子!」

如果一個民族遭到壓迫,這個民族肯定是希望獨立的。你越鎮壓,他們就越想反抗。如果你尊重他們的語言、文化、給香港高度自治,他們不會這樣。

蔡維紀談到因香港《國安法》而被捕的周庭,她看上去是一個很普通的少女。喜歡看日本漫畫,喜歡說一些打扮的話題。但看不出來,她其實對政治那麼熟悉。而且會出來站在街頭,宣揚香港抗爭的理念。

蔡維紀畫的周庭。(蔡維紀提供)

蔡維紀認為,周庭是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香港人。「香港大部分人經常都像人家說的所謂的『港豬』,對政治不大理會,喜歡逛街、吃飯、看漫畫。但這不正是周庭嗎?如果沒有香港這樣一個政治背景,她可能就僅僅是一個香港少女,是『港豬』,在看漫畫。但是因為時代的因素,促使她必須站出來。」

蔡維紀說,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安法》,香港改變到已經跟大陸差不多。他舉例說,香港某電視台有個電視劇情節,擺出來一個黃色的膠手套,有人說這是「五大訴求」,可能犯了《國安法》,立刻被查了。

中共侵害加拿大的民主自由

加拿大資深媒體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寫過一本書《熊貓的利爪:北京在加拿大的影響和恐嚇運動》(Claws of the Panda),蔡維紀從這本書了解到,中共是如何對加拿大的學術、政府、學校媒體、社區等等,進行全面的滲透,以及利用中國學生會搞統戰。也開始思考身邊發生的事情。

蔡維紀發現,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在發假消息。他說,印象深刻的是2年前,在北約克區的央街夾謝珀德大街(Yonge St. / Sheppard Ave.)附近,有人開車連環撞死10個人。當時有人在社交媒體群組說:我們華人社區都知道這是個恐怖分子的行動。蔡維紀當時很愕然,政府並沒有說這是恐怖分子的行動。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蔡維紀發現,這個人還不時地發消息說:中國怎麼樣強大啊,中國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等等。目的是要我相信中國比加拿大安全得多。

去年6月,蔡維紀在臉書上發一些關於中國活摘人體器官的消息。他的一個來自中國的舊同事馬上說:這是造謠,中國根本沒有這些事。還有一個舊同事說他是造假消息。

當蔡維紀發一些新疆有關「教育營」的新聞,那位舊同事又說:你去過新疆嗎?我住在新疆都沒有聽到這些消息;這些只不過教新疆人講國語、生活技能,讓他們容易找活幹。

只要蔡維紀一發布消息,這位舊同事就會長篇大論地發些東西給他,說中國為這些邊遠地區做了多少事情,叫他不要亂說。蔡維紀這才意識到,原來身邊那些原以為只是個普通朋友,其實他們一直在試圖影響他:「原來他幫中共說話,用中共的大外宣影響我對中共的看法。」

2019年8月中,蔡維紀參加多倫多一個聲援香港的遊行集會,現場來了五六百小粉紅,他們舉中國旗,唱中國歌,而且挑釁。但自從那次之後的多次聲援香港的活動,再也不見他們,全都跑了。

蔡維紀認為,這些小粉紅明擺就是中共統一戰線利用的機構——學生會組織來的。如果他們是自發的,那麼我們每次遊行,他們都應該有些人會出來。但是因為世界現在都轉方向了,都在反共,所以中共再沒有叫他們出來。

蔡維紀質疑,加拿大政府是否有責任和義務查一查他們(小粉紅)的來源?是否與中共有瓜葛如果有,是否應該採取法律行為?加拿大至今還沒有這方面的消息,而澳洲政府就做了很多這方面的事。

看穿獨裁政權之惡

蔡維紀說,去年7月21日,香港警察勾結黑社會流氓在元朗毆打市民,從而懲罰市民出來抗議。這是中共在大陸經常做的事。比如強拆,他們要趕走一些市民,沒收他們的居住地,再建之後高價賣出,獲取暴利。如果居民不想走,中共就請一些流氓黑社會去打他們,趕他們走。元朗事件就是類同於中共的一貫做法。

2019年8月31日晚,香港九龍旺角太子站,警方無差別襲擊乘客,爆發震驚中外的8·31事件。而最近有個12歲的少女年,去購買畫畫用品,看見警察好害怕因此就跑。結果四五個警察壓上去對小孩動手。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蔡維紀說:「8·31事件講明,警察都成為流氓了。警察真是亂來了。香港警察和中共內地城管對待大陸的民眾沒有分別。」

香港最近有「二人限制聚集令」。蔡維紀說,如果二個人走在街上,互相認識了,沒有犯法,他們(警察)隨便拉一個人過來,說你們仨兒聚集,從而給一張告票。「現在警察是亂來了,都不是警察了,都是黑社會的行為了。」

用音樂、繪畫鼓勵港人堅持抗爭

當蔡維紀認清中共專制獨裁邪惡時,他開始堅定地支持香港人抗爭,他本人也經常參與多倫多舉辦的聲援香港遊行活動。而且開始作曲、繪畫來表達對香港的支持。希望能激勵香港人繼續保持抗爭意志。

蔡維紀寫了一首《香港狂想曲》,把在香港民主抗爭運動中四首代表性的音樂:《願榮光歸香港》、《獅子山下》、《海闊天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連成了一首《香港狂想曲》,以表達香港抗爭的浩蕩與悲壯。

蔡維紀稱自己是一個「和理非」,但很欣賞勇武派。他們做了很多勇敢抗爭的事蹟,其中很多手足失蹤、受傷、被殺。蔡維紀就用《香港狂想曲》表達對他們的敬佩和讚賞。

蔡維紀也用油畫表達香港的抗爭。「七·一」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人們就不能到街上去喊口號,甚至書包內只有一張港獨旗,或者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標語都會被抓。所以人們就開始拿一張白紙出來示威。蔡維紀畫了一副畫,一個人左手伸出五隻手指,代表「五大訴求」。右手拿著一張白紙,代表香港人即使不能說話,也會繼續去抗爭。

蔡維紀畫油畫撐香港。(蔡維紀提供)

除了畫一些「和理非」的大遊行,蔡維紀還畫了很多勇武的畫。他自己是「和理非」,但非常同意勇武的做法。「因為當一個邪惡的政權在欺壓你這個民族的時候,那你除了反抗外,還有什麼能做的呢?所以我非常欣賞他們可以站出來反抗。」

蔡維紀認為,雖然中共在7·1國安法實施了,但香港人喚醒世界意識到中共的威脅,香港人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蔡維紀說,在過去的一年,香港人用了很多新招,來告訴全世界香港發生的事情。比如:他們搞人鏈活動,上獅子山,並且拍了很多很震撼的照片;在超過10個國家登報紙;一兩百萬人出來遊行,場面很震撼。

這場運動比起雨傘運動有很大的進步,雨傘運動的時候,固定待在一個地方不走,很快他們就累了。現在他們像水一樣聚攏又散開,散開又聚攏,不固定在一個地方,所以堅持了一整年,非常成功。

目前,蔡維紀畫了24幅畫。他還會繼續畫下去,激勵香港人繼續抗爭。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