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州居民大量湧入昆州 引發兩州住房問題

過去40年裡,正是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本之間的相對房價差異,持續創造了昆士蘭的州際移民移入數量。(Jonathan Wood/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朱麗婭悉尼編譯報導)新州居民永久性地遷徙到昆士蘭,這對兩州的住房供需關係都構成了重大問題。

據澳洲房地產網消息,衹要昆士蘭州長帕勒謝(Anastasia Palaszczuk)放鬆限制,邊境重新開放,州際移民就可能立即開始行動。在新州封鎖期間,人們有足夠的時間來考慮是否移居外州的問題。全國住房金融與投資公司(NHFIC:National Housing Finance and Investment Corporation)在一份名為「中共病毒:澳大利亞的人口和住房需求」的報告中提出了這一設想。

該公司根據可能的出生、死亡、州際遷移和國際移民的假設計算未來人口數量,向聯邦政府提出建議。

報告發佈後,大部分的頭條新聞都集中在關閉國際邊境對全澳新住房需求的影響上。國際邊境的關閉有效阻止了海外移民的道路,而自2007年以來,海外淨移民佔人口增長的59%。

報告還分析了州際移民的影響,對高移民等於高住房需求的說法進行了研究。

維州曾短暫成為全國州際移民的領頭者,但這個稱號通常屬於昆士蘭。在截至2019年6月的10年裡,新州連續平均每年淨流失1.4萬人。而2019年外流2.21萬人,是10年來最多的一次。

報告中並沒有討論待定的選舉結果對那些考慮遷居的人們有何影響,但無論如何,都可能會面對維州的激烈的住房競爭,維州目前萎靡不振,可能走向比全國其它地區更深的經濟衰退。

報告觀察到,經濟衰退對人們的動向有重大影響。

在20世紀80年代初的經濟衰退之後,全澳人口州際流動增加,並在20世紀9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裡保持在0.5%左右。報告說:「更詳細的觀察數據,凸顯了昆士蘭的相對吸引力對州際移民的重要性。」新州往往是這些州際移民的最大來源地。

昆士蘭的吸引力會影響就業前景和房價。過去40年裡,正是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本之間的相對房價差異,持續創造了昆士蘭的州際移民移入數量。

目前布里斯本的房價中位數為55.8萬澳元,而悉尼的房價中位數為98.5萬澳元。房地產數據機構CoreLogic稱,布里斯本的公寓房中位價為38.7萬澳元,而悉尼為74.5萬澳元。

失業水平在州際遷移中也很重要,盡管最近其重要性可能顯得不高。報告稱,雖然每次經濟衰退都不一樣,但高失業率是推動移民的共同特徵。

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移入昆士蘭的州際淨移民的週期性峰值一直在下降,以前的週期性高峰都在1萬以上。目前其失業率為8.8%,居全國之首。

昆士蘭的礦區週期性地引發了就業的強勁增長。生活成本的增加使昆士蘭的吸引力略有下降。

自2001年以來,昆士蘭的就業率比悉尼和墨爾本高出3.2%。

責任編輯:簡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