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啥非裔美國人要警惕激進左派?

人氣 1125

【大紀元2020年10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 Ellis撰文/原泉編譯)為什麼非裔美國人經常讓左派激進分子領導他們?這兩個群體之間的實際利益的鴻溝是巨大的。

美國黑人需要繁榮昌盛,進入經濟和社會的主流,但左派激進分子憎恨這個主流,並想要摧毀它。所以如果黑人得到了他們所需要的,激進分子就輸了;而如果激進分子得到了他們想要的,黑人就輸了。這意味著黑人最不應該與激進的左派分子結盟。

自稱「黑人命也是命」(BLM)的激進分子說明了這一點。當BLM的暴力示威活動破壞了黑人企業和社區,當他們對警察的妖魔化導致黑人死亡人數激增時,BLM並沒有做出改變來阻止屠殺。

種族問題當然對BLM很重要,但對黑人沒有任何好處。它之所以重要,主要是因為它能給他們帶來數量客觀的人群和一個像樣體面的議題。就激進分子自己而言,他們沒有足夠的人數來施加任何重大的影響,而他們的核心問題也不能像種族公正那樣引起公眾的共鳴。

激進分子想要重塑我們的社會,而要做到這一點,他們需要說服公眾,需要摧毀社會現狀。他們知道,他們永遠無法讓大多數人相信:我們的自由市場經濟是社會邪惡的核心(雖然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但如果他們能說服公眾,社會充滿了卑鄙的種族主義,他們就會取得進展:徹底變革的理由就會加強。但美國黑人並沒有以這種方式進步:他們的社區、生活和進步的信心都被摧毀了。

這其中的大部分始於大學校園,所以高等教育很好地說明了黑人學生和左翼派激進分子之間的利益完全不匹配,這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激進分子已經在校園裡實現了他們想要的:政治化的教室。在這裡,活動分子們可以在沒有制度阻力的情況下宣揚自已的意識形態。

黑人學生現在需要的是真正的教育,教會他們分析和獨立思考。但獨立思考與激進分子所希望的恰恰相反。真正的大學教育也會讓學生很快了解知識的現狀,這意味著向他們介紹我們從偉大的前輩那裡繼承下來的知識。

但是,尊重那些創造了我們社會的人,這阻礙了激進分子改造社會的計劃,因此他們被貶低為白人男性,統治了不道德的過去,這些激進分子看來愚昧的人有艾薩克‧牛頓(Isaac Newton)、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荷馬(Homer)和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高等教育已經成為社會變革的真正引擎。大批移民:意大利人、愛爾蘭人、猶太人在美國開始生活時,就是窮苦大衆,但優秀的公共高等教育使他們中的許多人進入了美國社會的頂端。在任何特定的歷史時刻,在高等教育中擁有最大利益的人,都是那些尋求提升社會階層的人。但此時此刻,許多非裔美國人卻無法在他們需要的時候獲得卓越的高等教育,這是因為左派激進分子從黑人手中、也從其他所有人那裡奪走了高等教育。

政治化的校園現在成了政治激進主義的訓練營,培養出的畢業生知識不多,也沒有學會有效地思考。黑人受到不成比例的傷害。

理查德‧阿魯姆(Richard Arum)和喬西帕‧羅克薩(Josipa Roksa)研究了大學生的學習情況,將結果囊括在他們的著作《學海漂流:大學校園的有限學習》(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es)中。調查發現,在大學的前兩年,白人和黑人入學學生的「大學學習評估」(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分數之間本來就存在巨大差距(約1170分比1000分),而且變得更大,以至於黑人落後得更多。激進分子使糟糕的種族狀況更加惡化。

更糟糕的是,激進左派竭力灌輸一種保證黑人失敗的心態。想要提升社會地位的心理必須包括信心和決心。

信心,因為要為某件事而努力,你必須相信它是值得的,而且你的努力會得到回報。還有決心,因為你必須相信只要用心去做,你就能克服障礙。但所有這些只會妨礙激進分子。

通過貶低我們的社會,激進分子破壞了人們在社會中尋找更好地位的價值觀。他們堅持種族主義仍然存在,這就削弱了人們對努力會得到回報的信心。通過告訴黑人他們永遠是受害者,他們助長絕望和順從的心態。通過告訴黑人應該通過預設置來保持較低的標准,他們鼓勵了低水平的努力。

激進分子利用種族問題來對抗他們自己的社會,因為他們知道種族不和是他們想要的社會革命的唯一途徑,但是他們對他們聲稱要擁護的人民所造成的傷害毫無良心可言。這個真理永恆不變:激進左派的成功意味著黑人的失敗,黑人的成功意味著激進左派的失敗。

莎士比亞對這種情況有精采的描述:「為已經過去的不幸而悲傷將會導致新的不幸。」

激進的左派分子決心在舊的不幸的基礎上製造儘可能多的新的不幸。誰也不應該幫助他們,那些最受以往不幸傷害的人就更不應該,因為新的不幸對他們打擊最大。

作者簡介:

約翰‧埃利斯(John M. Ellis)是加州大學聖克魯斯分校的退休傑出教授,加州學者協會主席,他著有幾本書,最新的一本是《高等教育的崩潰︰它是如何發生的,它所造成的傷害,以及可以做什麼。》(The Breakdown of Higher Education: How It Happened, the Damage It Does, and What Can Be Done)

原文Why African-Americans Should Be Wary of Left Radical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川普受非裔人歡迎 民主黨犯難
【名家專欄】捍衛美國利益 川普闡明選舉意義
【名家專欄】拜登醜聞 媒體罪比重罪更糟
【名家專欄】推特新規比舊規更糟糕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