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調查】紐約華警間諜案 法官檢控官這麼說

人氣 458

【大紀元2020年10月27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市警111分局藏族警察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當中國政府代理人而被捕。聯邦檢察官10月4日向法庭提交文件,爆出昂旺早年申請政庇和入籍過程中的更多謊言,說明他棄保潛逃的風險很大,上訴庭法官科米特(Eric R. Komitee)於7日拒絕他以100萬美元保釋金出獄候審的申請,並對他簽發拘留令。

關於昂旺是否保釋的問題,檢辯雙方已經從「外國代理」案的性質、證據權重、昂旺與中國和美國的關系、政庇經歷和財務、剝奪美籍的可能性等方面,激辯了數輪,這裡整理一些主要論點,供有興趣的觀眾了解司法界看問題的角度。

「外國代理」案的性質

昂旺被控源於他反覆與紐約中領館官員接觸,最晚從2018年(調查開始)起向中共官員報告美國藏人的活動。

起訴書顯示,昂旺:

(1)發現並評估潛在的藏人情報資源;
(2)報告了與紐約州立法者有聯繫的藏人,確定對中國的潛在威脅;
(3)主動提出他可提供紐約市警察局的內部信息;
(4)作為一名紐約警員,連他警局的公關活動都要向中共官員請示「能不能去」;
(5)向中共官員獻策如何擴大其在紐約的所謂「軟實力」。

上訴庭科米特法官說,昂旺被控「作為外國政府代理人行事而不告知司法部」,這條罪名不論從哪方面看都是非常嚴重的。尤其是,他告發同胞,位處「社區聯絡員」這樣一個受信任的警局職位,還讓他的中共上線(handler)指導他執行警察公務。

根據起訴書中摘錄的電話錄音,昂旺收集在美華人的思想、感情、依附的關係和對美國的忠誠度,並把這些信息報告給外國力量——美國最重要的地緣政治競爭對手設在美國的機構,他自稱這是因為他對中國「100%」忠誠,並敦促他的上線讓北京知道「你已經在警察局招募一個人了」。

法官說,昂旺作為執法人員,卻決定代表外國政府,並告發同胞,就算沒洩露國家機密,所造成的影響同樣是嚴重的。他的辯護律師對指控的嚴重性輕描淡寫,只不過說明昂旺沒被控「國防或機密情報」類罪名,而昂旺在至少一則錄音中,對中領館上線說「下次我們見面時」,表明可能還有其它事情沒被政府文件記錄下來。

至於卡門律師辯稱昂旺出於回中國探親的可理解的衝動,討好這名可以給他10年簽證的官員。科米特法官說,即便這樣,也只能用來解釋他的動機,不能用來降低他行為的嚴重性。

至於刑期,法官列舉檢方提供的「外國代理人」可比照案例:

一名伊拉克人Latchin,在美國做伊拉克情報機構的內應(plant),他沒提供什麼有價值的信息,被判4年監禁。

一名俄羅斯人Buryakov,定期與特工在紐約見面,報告對方感興趣的各種主題(主要是經濟方面),被判30個月。

一名俄羅斯女子Butina,只是幫俄羅斯官員培養美國步槍協會的關係以在美國獲得影響力,她最後向美國政府認罪並合作,仍被判18個月。

還有Soueid幫敘利亞政府收集反敘利亞示威者的錄音帶,被判18個月。

科米特法官說,上述案例的刑期都有足夠的意義,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像昂旺這樣在美國的執法機構中任職,因此,昂旺案的性質和犯罪情況足以傾向於繼續羈押他。

檢方握有數百個電話和電郵記錄

科米特法官又說,昂旺案的證據看起來很充分,尤其是那些電話錄音。雖然法庭還沒判案,但檢方提供的數百通電話和電子郵件往來都揭示了昂旺的角色,令法官傾向於羈押他。此外,大多數的可比照外國代理人案中,被告都是羈押待審。

法官說,政府確定的上百個電郵通信發生在昂旺和兩名中領館官員之間,時間可追溯到2014年。這些談話表明昂旺與兩名中共官員達成戰略合作,以擴大中國在紐約的影響力,昂旺接受這些官員的指示。

確實,在一些對話記錄中,昂旺似乎將自己描述為已「同意在美國境內起作用,但須遵守外國政府或官員的指示或控制」。案情還顯示他拒絕一個媒體(新唐人電視)採訪,因為中共官員指示他拒絕。

科米特法官說,昂旺顯然與中國有牢固的關系,昂旺的父母和兄弟仍在中國,而且他的妻子也有家人在中國,他們2歲的女兒尚未在美國讀書,若他被保釋,他們有可能搬到中國定居,而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他難以重返法庭。

起訴書也顯示,他願意回中國住,例如,他說:「如果我不能在警局繼續晉升的話,我最好還是在中國當個政府雇員。」他2008年接受親共的美國中文電視採訪時說,他計劃在北卡州皇後大學「畢業後返回中國」。

法官注意到昂旺似乎有可觀的金融資源。銀行記錄顯示,大量匯款進入他夫妻倆的帳戶。 根據預審服務機構的報告,據稱這些款項總計達27萬美元,佔昂旺整個淨資產的一半以上。這些交易的規模表明,昂旺在外國也有不錯的收入。

法官說,儘管昂旺在皇後區和美國建立了社會聯繫,但與他在中國的聯繫之間權衡比較,他在美國的聯繫可能正在減少。這些指控可能令他失去在紐約警察局和美國陸軍預備役中的職位,他很可能難以在美國政府謀職,若入籍欺詐成立,他甚至可能被遣返。

科米特法官說,從起訴書看,昂旺在美國的大部分時間都過著雙重生活:為紐約警局工作的同時接受中領館指揮,就連他怎麼做警察公務都要聽命於中共。

起訴書顯示,他還在國家安全職位問卷中做虛假陳述,並阻礙美國國家安全部對他進行背景調查。法官說,儘管這些部分還有爭議空間,但有跡象表明,昂旺即使在公認的事實上,對法院也缺乏誠信。

具體來說,執行逮捕的官員在昂旺家中發現其他人的身分證原件和複印件,包括護照和駕照,怎麼解釋呢?

卡門律師斷言,這是因為昂旺曾受僱當「私人助理」,所以他會有這個人的身分文件。但是他沒有將這段工作經歷告知預審服務機構,針對這種不誠實的行為,法官認為他應該繼續被拘留。

政治庇護通過後 多次回中國

申請政庇時,昂旺表示「害怕返回中國受迫害」,但此後在庇護通過後,他已自願回國很多次。

法官說,就算昂旺後來對庇護的看法有改,但總歸這是很矛盾的事情。特別是他在申請庇護後短短不到3年的時間,在2008年庇護剛通過就前往中國。他在入籍表格中說與中共沒有聯繫,這些陳述可能是假的,一旦被證實做偽證,將導致他公民身分被剝奪。

科米特法官說,昂旺可能面臨「外國代理人」法的最高刑期,他棄保潛逃的風險高,而保釋條款中昂旺在家裡配戴作為監控設備的電子腳鐐,並不能起到阻止他逃跑的作用,只是當他摘掉腳鐐或越界時,監控系統會發出警報,但也有電子腳鐐被規避的記錄。

雖然昂旺交出美國護照並在紐約有近親,但他在中國有家人,最近幾年頻繁去中國,法官說,「就算擔保人簽署100萬美元的保證金,還是不能確保他不會逃跑。」

中領館副總領事邱艦5日回國

起訴書沒有提及昂旺所聯繫的兩名中領館官員的名字,但昂旺和中領館副總領事邱艦的熟悉和互動,僑社很多人都知道。而負責僑務的邱艦果然如社區傳言,在10月5日離任回國。

相比他的前任——僑務領事陳劭毅2014年1月在紐約5年任期結束後回國,總領事孫國祥2014年12月任滿回國前有「千人宴」,副總領事鐘瑞明2016年6月回國前有美國福建僑團相送,無論親共僑界還是媒體都有很大的「歡送」動作,當了4年零3個月副總領事的邱艦此次回國,只有6名「僑胞機場送行」,被僑社議論「走得灰溜溜」。

責任編輯:李維真

相關新聞
紐約共諜案 昂旺被爆申請政庇入籍中更多謊言
【紐約調查】中領館諜影重重 偽裝民間團體
紐約共諜案昂旺入籍造假?律師「強力」解釋
逃跑風險大 紐約共諜案 昂旺保釋決定推翻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