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收集選舉事實遭《紐時》詆毀

人氣 789

【大紀元2020年12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ills撰文/秋生編譯)「當你受到高射炮襲擊時,你就知道你已經越過了目標」,這是一個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習語,它有多種版本。我不知道事實核查員(Fact Checkers)這一職業是如何發展起來的,也不知道官方的事實核查員的認證流程是什麼,但是在斯諾普斯(Snopes,一家事實核查機構)或者其它機構之上自封為事實核查員最高委員會的似乎是《紐約時報》,最近《大紀元時報》親身經歷了這種詳細審查,並且受到了相當多的炮火襲擊。

有一支新生力量迅速出現,名為Everylegalvote.com的網站(可以完全透明地講,本人是自發形成的Everylegalvote.com集合體的一部分)也受到了來自《紐約時報》的大祭司辦公室的同樣的待遇。

我們的新生力量敢於以無黨派的方式收集事實,並反對主流媒體步調一致的說辭,這些媒體在其他候選人還沒有認輸的情況下宣布前副總統拜登獲勝。此外,有幾個州正在處於混亂之中,選舉結果引發巨大爭議。

《紐約時報》的比列夫斯基(Bilefsky)先生用一個詞「胡扯」否定了由Everylegalvote.com網站曝光的數千份公民報告。比列夫斯基的回應是徹底的極權主義。他對任何形式的客觀性都不感興趣,也沒有表現出對事實的好奇心。甚至於在證據還沒有被閱讀或分析之前「胡扯」這個詞就已經被自封的真相監督者本能地狂吠了出來。

這一次不一樣

美國人的投票從來不是完美的。在芝加哥發生的那些無恥的事件不僅使人們對1960年肯尼迪獲勝的疑問更加肯定,而且已經成了美國政治史的一部分。但是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卻截然不同,電子投票機的廣泛使用改變了一切。

由凱文·弗里曼(Kevin Freeman)和「經濟作戰室」(Economic War Room)領導的Everylegalvote.com行動的關鍵部分是由數據分析員發布對電子投票機情況所做出的分析。Everylegalvote.com聯盟的成員專注於破解Dominion的運作模式。簡單地說吧,Dominion模式從最初開始就是毫無意義。

Dominion的概念不是把每個候選人的選票放在一個獨特的、單獨的候選人箱子裡,而是把所有的選票放在一個單一的箱子裡,然後通過數學和數據分析整理出數字。把所有的選票放在一個單一的箱子裡,然後通過數學或者分數或者比例計算來分配票數,這背後的原因可能是什麼呢?

Dominion在11月4日凌晨採用的主要謀略是:讓多個州同時停止計票,然後重啟,然後以不合理的統計方式分配選票,因此在某些情況下呈現出精確的、持續的點票結果比例,發生在眾多選區,這是出現投票舞弊的標誌。

還有其它一些數據分析也顯示了各種投票違規方式的荒謬之處,包括不現實的計票。這讓人想起2004年的備忘錄詐騙(Memo scam),想起那些對真相好奇的非黨派數據分析師、非黨派原則的結果,以及各種蜂擁而至的聯想,都值得傾聽。

在某種程度上講,Dominion的操作理念就像使用軟件來控制737 MAX客機的重心。這裡可能出現什麼問題呢?什麼問題都可能出現。拉斯·拉姆斯蘭(Russ Ramsland)和基特·劉易斯(Keet Lewis)率先揭露了電子管理系統的巨大弱點。

Dominion的理念就是以一種故意的過於複雜的方式隱藏和模糊製表過程,似乎是在故意違背誠實選舉的一個關鍵原則:透明。

自由公正選舉的基礎

透明是貫穿「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監督準則的一個關鍵主題,也是公平和自由選舉的基本原則。Dominion的運作理念允許太多的方法以不透明的方式操縱票數。從本質上說,選舉官員、預先加載的算法、更新的算法、基於互聯網的注入,以及可能更多的方法,都進一步增加了過程的隱蔽性和模糊性。

Dominion的運作方式與公平自由選舉的基礎背道而馳。投票過程的每一部分都必須是清晰的,外行人可以理解的,並且在任何時候都是完全可以觀察的。基本上,投票過程的所有步驟都應該能夠在超大屏幕上顯示出來,讓所有人都能看到(某種程度上,不一定是全部,打個比方)。分配選票計數的深度算法不符合這個標準。投票過程中的一切都應該儘可能地簡單。

另一個在分析2020年大選舞弊方面做了大量英勇的工作的團隊是菲爾·克萊恩(Phil Kline)領導的「阿米斯塔德項目」(Amistad Project)。除了彙編Everylegalvote.com的選舉舞弊的報告,「阿米斯塔德項目」還在各搖擺州開展了強有力的訴訟,以確保所有合法投票都能得到保護,畢竟每一次非法投票都抵消了一次合法投票,都動搖著我們的憲法的基礎,動搖著對所有合法公民給予平等的保護。

美國的《憲法》

我們進入這個過程已經有大約20天了。2000年,阿爾·戈爾(Al Gore,註:小布什的對手)花了35天的時間以正確的方式挑戰一個州的計票結果。只有在所有政黨、政客和普通公民都被允許分析並且公開質疑選舉官員和他們的決定,而不必蒙受那些自詡為「事實核查者」的陰影和暴政威脅的情況下,我們的制度才能發揮作用。

比列夫斯基先生對時事可能有他自己的看法,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看法,而且我們有數據支持。他用「胡扯」的擴音器來壓制異議,違背了美國言論自由的基本理念。

一些人注意到,在這一點上,川普仍然有非常可行的途逕取得勝利,這些場景並非不合理。為了確保我們偉大的歷史實驗能進行下去,我們再花幾天時間當然也值得,以便以正確的方式遵循和平對話的憲法程序。真相的守門人需要靠邊站,讓擁有美國《憲法》的公民們來解決這個問題。

原文New York Times Seeks to Discredit Collecting Facts About the Elec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米爾斯(John Mills),退役上校,國家安全專家,曾在五個時代任職:冷戰、和平紅利、反恐戰爭、混亂的世界,以及現在的大國競爭,曾擔任國防部網絡安全政策、戰略和國際事務主管。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大選 2020年尚未結束
【名家專欄】最高法案例賦各州裁決大選爭議
【名家專欄】美大選 一切由最高法院決定
【名家專欄】美憲法和大選紛爭 問與答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財商天下】二十大決戰打響 北京上海成籌碼
【新聞看點】中國是疫情中心 民間早有預言
【秦鵬直播】布林肯及索羅斯談中共為何有差別
【新聞大家談】 李克強逆襲還是背鍋?
【橫河觀點】布林肯談對華三戰略與拜登東亞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