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練乙錚:馬雲 中共榨乾富豪第一槍

【大紀元2020年12月30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近期大陸富豪馬雲「麻煩」不斷,阿里巴巴被指涉嫌壟斷後,螞蟻集團也遭中共四大監管機構約談。馬雲的富豪之路倍受矚目。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現任日本山梨學院大學經濟學教授練乙錚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當前中共拿阿里巴巴、螞蟻開刀,實際上是派系鬥爭的結果。」而這僅是中共開出的「第一槍」,所有在私營環節發大財的大陸富豪都面臨同樣危險,因為這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下,壟斷所有權利、資源、人脈、關係等情況下的「規律」。

此外,香港影視大亨向華強近來申請「依親移民」台灣,其親共背景引發台灣國安單位疑慮,並研判其或為「中共任務性移民」。對此練乙錚表示,台灣為全亞洲、甚至是全世界上最民主、最開放的國家之一,更應以國家安全為上,否定這類移民。

練乙錚還說,「狡兔死,走狗烹」,當中共全然掌控香港之後,曾為中共在香港效力的五類中共「走狗」,即成為中共處理、消滅的對象。

「罵畜生」是借口 派系鬥爭借黨國權力開刀

繼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日前調查阿里巴巴涉嫌壟斷後,其旗下螞蟻集團12月26日也遭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中共四大監管機構約談,並要求推動五項整改。

馬雲旗下企業為何連遭中共打擊、針對,外界多有揣測,一說馬雲私下罵習近平「畜生」,引火燒身,慘遭習近平報復。對此,練乙錚認為這僅是「借口」,「可能是一些私人恩怨,或者一些派系利益的問題居多。」

練乙錚說,長久以來,中國所謂的私營環節,即外國人所說的「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實際上是中共改革開放以來,江澤民、鄧小平、李鵬等家族,一系列官商勾結之下產生的。他們「靠國家的關係、權力坐大了,獲得了目前這麼大勢力。」

而當習近平掌權後,「自己一個銅板都沒有,他要拿這些經濟力量的時候,他一定要開刀,借黨國的權力向這些所謂私營環節開刀。實際上是派系鬥爭的表現。」

「我估計這是第一槍,所有其它私營環節發了大財的那些人,我想都會危險了。」練乙錚說,在中國共產黨專政下,中共本身就是一個壟斷的機關,壟斷了一切權力、資源、人脈關係等等。若有其它任何組織具有吸引力或群眾,這等於威脅了中共,「這樣它都會對你開刀的。」

如此,馬雲的「商業帝國」對中共就是一個極大的威脅,「你很容易就收買了所有的黨政幹部,可能搞些宮廷鬥爭廢了它都可以的。所以它一定要開刀。」練乙錚說,這是中共自建政以來就形成的一種「規律」,「所有的組織,無論是什麼組織,它都要開刀的。」

經濟+政治因素 中共拿「肥鵝」開刀

那麼中共為何選擇這個時間點呢?

練乙錚認為,一年多來,中國與西方世界經濟關係緊張,中共的國營企業,或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企業在外國遭遇打擊,他舉例如華為,「這些公司收縮了,在國際上賺不到錢了,或者它投資會給人封殺」,那麼這時中共即將目標轉向「還未被西方社會杯葛得嚴重的、賺著大錢的企業開刀,就是想控制它們,然後奪取它們部分的資源。」

練乙錚說,共產黨內部以分派利益、好處養大派系,依靠金錢、權利、美女維繫派系。「共產黨這麼腐化的組織,下面那些人要聽你(習近平)的話,唯金錢、唯財物是聽的共產黨員,就一定要資源來維繫那個組織,養肥那個組織。」

那麼當國營企業沒有資源,經營不好,在國外連遭封殺的情況下,「就只能向那些肥鵝(有錢人)開刀」,練乙錚說,馬雲旗下的企業被整肅,其實「有經濟加政治的因素在裡面。」

此外,又有傳言指,馬雲已遭「邊控」,練乙錚認為傳言應為真實的。「讓你人出去了,可以在國外調動一些資金等等,對它(中共)也是不利的。」他說,當前大陸資本家被沒收護照、被邊控,他們的命運與香港勇武派抗爭者「也都差不多了,是同坐一條船,雖然原因不一樣」,「這些孩子在抗爭的時候,他們都在罵,現在輪到他們了。」

「中共任務性移民」 危及台灣國安

今年6月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後,收緊統治香港,手法日漸粗暴,爆發港人移民潮。而被視為港共「藍絲」的香港影視大亨向華強,近日申請「依親移民」台灣,引發外界譁然。

談起此話題,練乙錚也不禁笑了起來,「真的好笑啊!這個就值得探討了。」

練乙錚說,幾千年來,歷史上都存在著移民,原因無非是「自願」或「被迫」。「自願就是個人覺得這裡沒前途,或者『鄰居的草地比較肥沃』,我就過去覓食;被迫的就是流亡、太窮困走投無路等等,被迫移民,漂洋過海。」

然而中共卻利用移民潮的掩護,派特務、爪牙到外國拿身分、定居,成為當地的公民,取得公民的各種權益,然後在當地與共產黨裡應外合,而這就是所謂的「任務性移民」。練乙錚說,這種情況存在已久,只不過這一次因向華強的身分,「爆得特別有聲有色」,「由台灣提出這樣的概念、這樣的講法,實際上幾十年來,它(中共)都一直做著這樣的事情。」

向華強與中共關係匪淺,妻子陳嵐曾發文譴責「反送中」,並多次公開「撐」港警。向華強的兒子向佐則擔任「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該組織是以中共共青團為領導核心的統戰組織。

他說,也許向華強如香港一些大資本家一樣,受到一些威脅,「我不排除他有這樣的壓力,真的想移民。但是結果一樣,都會變成『任務性的移民』。」

練乙錚說,若向華強真的移民台灣後,中共派特務與他接觸,「『喂!朋友,你有很多把柄被我抓住哦,那就麻煩你繼續跟我們合作。』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會接受任務,仍然是一個任務性的移民,只不過是兜了一個圈。所以這些是危險的。」

練乙錚說,台灣是全亞洲,甚至全世界上最民主、最開放的國家之一,「當國家安全有致命性危險的時候,就應該以國家安全為上,去否定這樣的一些移民申請。」

「狡兔死 走狗烹」 五類中共走狗下場慘

香港法治狀況日漸惡化,港人人人自危,不分「藍黃」,紛紛出走。練乙錚說,當中共全面管治香港後,以往在香港為中共效命的「走狗」,就成為中共消滅、處理的對象了。「『狡兔死走狗烹』,就是香港都搞定了,是它(中共)的天下了,它為所欲為了。以前那些走狗沒有用的了,還養著你幹嘛呢?就一定是要處理掉的。」

練乙錚將此分為五大類,「我估計香港有五批這樣的走狗。不同的類型、不同時段出現的走狗。」

第一批,投向共產黨的那批資本家。練乙錚說,現在中共有錢、擁有大財團、大公司了,「用不著借你的力量!所以這批人是逃不掉的了。是第一批給人烹熟的走狗,這一批人不走的話,就糟糕了。」

第二批為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商議香港主權轉移時期出現的那批新左派、新的親共分子,包括梁振英等等。「都是走狗而已,用完就趕你走。很簡單的。」

第三批為傳統的左派。「這麼多年來,他們跟資本家的關係打得火熱,(中共)不會再相信他們的。」

第四批為黑社會。練乙錚說,中共一直以來靠黑社會在香港做事情,「將來解放軍或者是公安來到(香港)的話,它自己可以做事情的時候,就不用理會那些黑社會的,就趕走你了。」

最後一批即是剛成立的「紫荊黨」。「(紫荊黨)現在就風生水起了,上來搞政黨,為共產黨接收香港鋪路,鋪完這條路,這一批人就麻煩了。」練乙錚說,「因為他們八九十年代就去了外國,去了香港,又是跟外國勢力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共產黨是不會相信他們的,這個是政治原因。」

「紫荊黨」的三名創黨人包括:瑞信集團董事會成員李山丶中播控股主席黃秋智,以及卓悅控股董事會主席陳健文。他們均出生於中國大陸,後來取得香港身分,並在西方接受教育。

此外還有「經濟原因」。練乙錚說,「1997年,《基本法》裡面寫了一條,共產黨的幹部,公司、機構不可以隨便去香港的。」因為很多中共黨員想到香港,在此發財。「你看一下中聯辦裡面的那些肥鵝,發很多財,上面(中共)也很生氣的。」

「它穩定了(全面接收香港後)之後,它就處理你的了,等上面的一批人下來接收你這些肥缺。」練乙錚說:「我估計這是最後的一批,甚至是最嚴重的一批被轟的走狗。」

「『凡是幫中共做事的,都沒有什麼好下場』,這真的是說得很透徹。」練乙錚說。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練乙錚:港府高官多中共地下黨員
【珍言真語】練乙錚:正邪大戰 左媒赤膊上陣
【珍言真語】周小龍:被打壓開新店 燃自由希望
【珍言真語】龔平:受港人感動作《勇武者之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