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醫生:冤魂太多 夜空滿是他們的哭喊

人氣 91230

【大紀元2020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儘管多方聲援,武漢各大醫院物資短缺的消息仍不間斷,不少醫護幾乎在無有效防護地接觸病患,導致感染大增。有一名隔離點醫生指冤魂太多,夜空滿是他們的哭喊。

近日,推特傳出武漢一個隔離點醫護給朋友圈發的消息,他指自己在隔離點值了24小時的醫務班,身上都汗透了,防護服還是那一套,一天只能往身上噴酒精。

他透露,名義上他們單位只有一個人確診了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但從最新施行的臨床標準來看,1/3的同事都可能感染了疫情。

他聽說重慶和河南的殯葬援軍出發了,但他覺得還不夠。他還建議動員能念經做法事的和尚道士喇嘛們組織起來支援武漢,因為「冤魂野鬼太多了, 夜空中滿是他們的哭喊……」。

   

目前不清楚發信息的醫生來自哪一個隔離點。但他描述的物資短缺的狀態仍是武漢醫院的常態。

13日,微博網友「王曉白BAZAAR 」轉發來自武漢中心醫院(李文亮生前所在醫院)的求救。消息指,醫生們要崩潰了!過勞,沒有防護物資,接連有醫護感染已經重症。

隨信附上了武漢中心醫院的物資求助聲明和一名醫生的絕望哭訴:「已經絕望,沒有裝備,過度疲勞,將近猝死,評估如果自己發病,生存機率很低。別人哭求他,以為他能聯繫上官員,但現在任何物資都送不進去。」

(截圖)

2月10日,微博實名認證「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的一名女護士在微博留言:「今早就是戴了一層普通白色口罩加一次性醫用口罩給病人採集咽拭樣本,請問這種不達標的防護裝置如何讓我們在一線開展工作?真的很想知道,什麼防護都缺的情況下,我們拿什麼去戰鬥?已經有好幾個同事倒下了,請不要讓我們寒心行嗎,我們不吶喊不反抗,最後就是什麼都沒有,只能默默地拿生命硬著頭皮上,這樣能堅持多久?又要犧牲多少人? 」

(截圖)

這名女護士2月2日也曾發帖表示:「一個N95的口罩都沒有,還穿著那些一抬手就破兩個洞的防護服,用垃圾袋當做腳套,就是這樣的工作環境,還要面對全是新型肺炎(中共肺炎)的患者,治療,消毒,打開水,倒垃圾……全靠護士,這樣的工作環境,這樣的防護水平,如何保證我們的安全?那些說要捐給我們的物資呢?到底在哪裡?」

另外,也有據稱是武漢中心醫院後湖RCU(呼吸重症監護病房)的護士長給院領導的求救信。

信中說,後湖RCU是該院首個重症隔離病房,醫護人員已經纍計奮戰了40多天,夜以繼日。很多同事都處於心理崩潰的邊緣。近日面對自己的同事頻繁的瀕臨生死的搶救。除了媒體關注的李文亮醫生已經去世,還有胡衛峰醫生插管,易凡、梅仲明主任插管搶救。這些慘痛的狀況讓處於崩潰邊緣的醫護人員徹底崩潰了。她建議讓醫院領導安排最早上前線的後湖RCU醫護人員隔離調整兩週。

(網絡圖片)

網上公開資料顯示,梅仲明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與去世的李文亮同屬眼科。

另外,還傳出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接管國博方艙的醫務人員已經沒有了防護物資,沒有了防護衣。「國博方艙今天凌晨四點上班時已經沒有隔離衣了,大家只能用塑料袋套住洗手衣的袖子,只穿一層防護服上崗,為了節約物質進倉時間6小時以上。其它所有物資都缺。」

13日,大陸媒體報導了中共中央指導組副組長、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在12日會議上的說法,陳一新稱,武漢感染者底數還沒有完全摸清,蔓延擴散的規模也沒有較為精準的估計預測。據有關方面推算,武漢潛在被感染的基數可能還比較大。而外界早就指稱武漢當局掩蓋疫情,掩蓋真實的感染和死亡數字。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醫護物資彈盡糧絕 武漢各大醫院對外求援
陸客:中共肺炎是中共極端惡用科學帶來的惡果
紅十字會攔截醫療物資 揭中共體制黑幕
北京上海封閉管理 中共軍委三部發13條禁令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現場視頻】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開槍擊傷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現場音頻】援鄂醫療隊:武漢比之前更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