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g Foo:中共病毒的陽謀和陰謀

人氣 401

【大紀元2020年03月13日訊】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的爆發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從疫情最嚴重的城市——武漢開始,中共病毒迅速蔓延到整個中國,在最近的兩週前又加快蔓延到世界各地。韓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的部分城市幾乎同時出現瘟疫的大面積流行,其他一些國家也相繼確診出更多的病例,引發全球性的恐慌。

在人類瘟疫史上,這次疫情的爆發過程和傳播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也是疑點最多的。無論是感染人數和死亡率,還是病毒源頭和傳播路徑,都似乎隱藏著巨大的祕密。這些祕密又與真假難辨的信息混雜在一起,進一步加劇了人類對疫情的恐慌。

本著理性、科學的角度,在對多方面的事實進行邏輯判斷的基礎上,結合《終極解讀:探究生命、宇宙和人類社會的底層邏輯》(美國學術出版社 2019)一書中的理論,我為讀者梳理出一個比較完整的真相。

首先,讓我們全面了解一下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特點:

在SARS疫情有前車之鑑和防疫經驗的前提下,中共病毒依然大面積、快速地傳播;

傳播途徑撲朔迷離,有呼吸道飛沫傳播、接觸傳播、消化道傳播、氣溶膠傳播、母嬰傳播,無症狀感染者居然也可以成為感染源;

2月底美國加州出現無接觸/旅行史病例,社區傳播階段莫名其妙地提前到來;

中共在隱瞞疫情之後,卻在中國多個城市採取極端的「封城」手段防止疫情擴散;

病毒源頭諱莫如深,與武漢的P4實驗室有重大關聯;

檢測方法、試劑準確率和確診標準缺乏透明性,缺乏全球疾病控制專家的參與。

對大多數人來說,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罪魁禍首指向的是新冠病毒,但是這種看法並不全面。人類對病毒恐懼的主要來源不是病毒本身,而是對病毒的無知。其實,病毒也是屬於一種生命形態,處於活性和非活性之間的中間態,它們數億年來一直與包括人類在內的、具有活性的生物體相伴相生,既有傷害人類的病毒,也有拯救人類的病毒。

不管是哪種可以感染人類的病毒,最初它是沒有「惡意」的。它的陽謀很簡單,就是「能量攝取和鎖定」。想像一下,假設你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你會怎樣與人體「對抗」呢?

在進入人體「盜搶」細胞中的能量之前,你將面臨著重重障礙。人體的第一道防線是皮膚、粘膜等屏障,第二道防線是吞噬細胞、自然殺傷細胞等常規免疫細胞。如果要突破這兩道防線,你必須形成一個具有足夠攻擊力的兵團,才能在呼吸道和消化道這兩個比較脆弱的部位有「破城」的機會。

假設你成功進入人體體內,你還將面臨著構成第三道防線的T、B淋巴細胞的攻擊。你在負隅頑抗的同時,必須在全部被消滅之前尋找到合適的棲息地,或者至少找到藏身之處。假設你暫時存活了下來,接下來的任務是如何利用能量實現自我複製。這時只有兩條道路供你選擇:一是在人體中瘋狂地複製,在較短時間內以「人」海戰術對個體的免疫系統發起猛烈的攻擊,即高致死率;二是有限生存和防衛,耐心地開闢更多戰場,在人群中尋找更多的宿主,即高傳染性。

在能量供給有限的條件下,這兩條道路只能二選一。正常情況下,你通常會「聰明」地選擇第二條道路,除非是你的個別同類因為「主動變異」而成為不計後果的「瘋子」,如SARS冠狀病毒(SARS coronavirus)、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在具有衛生常識和正常疾病控制機制的人類社會中,病毒的這種瘋狂舉動既會高比例、迅速地殺死宿主,也會在宿主死亡的同時導致自我毀滅。

然而,無論選擇哪一種方式,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能夠沒有幫凶的情況下單獨「作案」,大批地、大面積地感染和殺死人類嗎?答案是不能。

在醫學常識已普及的現代社會,只有非生物的「病毒」——極端的意識形態,尤其是共產主義,才會與生物病毒狼狽為奸。「極權瘟疫」一旦和生物瘟疫相結合,必然製造出巨大的人道災難和社會危機。在大多數情況下,「極權瘟疫」對人類所造成的災難,要遠遠大於傳染病本身所造成的災難。當生物瘟疫來臨時,人們往往忽視了這種看不見的瘟疫。

讓我們一起分析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兩種瘟疫結合的脈絡。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信息極為不透明,我們只能根據有限的證據進行邏輯上的有罪推定(對於一個極權國家,參照民主國家中的無罪推定法則是愚蠢至極的)。

「極權瘟疫」的「作案」手法首先表現在言論管制和疫情操縱上,以達到隱瞞真相、爭權奪利、維護政權穩定和擴大統治區域等目的。

隱瞞疫情爆發時間和發源地

最早的病例是在2019年12月1日,體現在由中國研究團隊發表在《柳葉刀》醫學雜誌上的論文上,而中共官方的通報中卻是12月8日。論文中的數據顯示:41名確診病例中有13人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中共至今仍未公開「零號病人」的資料和證據,同時還拆除了華南海鮮市場,使得疫情發源地永遠地成為一個謎。

隱瞞早期的疫情

對互聯網上「吹哨人」李文亮等8名醫生對抓捕,對公民記者陳秋實、李澤華和方斌對抓捕,足以說明中共中刻意隱瞞早期的疫情。直到1月19日,中共官僚機構仍在誤導民眾,聲稱未發現人傳人證據,比較權威的CDC仍未通過中共媒體公開發布疫情警報。在春運期間,人群流動和聚集密度處於高峰期,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在極權政體的「助攻」下,在人群中悄無聲息地大量擴散。

製造恐慌協助病毒殺人

到了1月23日,武漢市發布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休克式「封城」令,引發武漢市民的恐慌。繼武漢之後,湖北多地也採取了不同程度的「封城」措施。極權統治下的「封城」手段,表面上是防止疫情擴散,實際上是暴政下的殺人利器。恐慌程度到極致的社會,一方面出現醫療資源上的擠兌,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得不到及時、有效的診療,中共病毒在醫院內交叉感染,多種傳染病同時傳播、流行。

另一方面,中共的「封城」措施、故意釋放的虛假信息所製造的恐慌,也給人體中的免疫系統造成恐慌。「極權瘟疫」如同內奸,與中共病毒遙相呼應,急劇降低人體的免疫防護能力,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攻城略地」和加速變異提供了絕佳的條件。

與此同時,其他疾病的患者也得不到正常的救護和治療。於是,湖北多個疫情嚴重的地區,據估計死亡人數遠遠大於中共公布的數字,其恐怖情形可能猶如數百年前的美洲大陸。「多種病原體的組合攻擊,才是新大陸曼丹族人當時極度恐怖絕望的緣由」。

製造恐慌爭權奪利

在「極權瘟疫」肆虐下的社會,統治階層及其走狗們完全泯滅人性,他們絕不會放棄在災難來臨之時爭權奪利的機會。關於疫情和防控的官方數據相互矛盾,前後矛盾,在欲蓋彌彰的同時推卸責任或嫁禍於人;利用權力推廣與他們利益攸關的預防和診療方案,各種中成藥配方、副作用大的藥物接連登場,曲線殺人,發國難財,如雙黃連口服液、「血必淨」中藥注射液;他們還非法扣留民間捐贈的口罩進行倒賣。

國內和國際上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場的動盪也是他們獲取巨額利益的機會。他們所掌控的超級權力和關鍵信息,完全有能力操縱市場的短期走向。以他們的貪婪和流氓的邏輯進行判斷,他們一定會通過世界各地「華爾街」的代理人利用市場對疫情的心理收割全世界的韭菜,就像通過中美貿易談判進程的操縱從中牟利那樣。

病毒源頭的操縱

在人類社會中,戰爭、大規模迫害、血腥屠殺和人道危機等重大人禍的發生,全都是源自極權統治的體制。在疫情籠罩下的武漢,著名的P4實驗室原本就很神祕,現在更以軍管的名義,完全地被隔離在公眾的視線之外,將真相遮掩得更加密不透風,甚至有可能在毀滅證據。

只有極權政體才會在不受任何監督的情況下研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因此,無論是否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中共在人工合成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無論一開始中共病毒是故意投放的還是無意泄漏的,無論後來如何轉移視線,嫁禍於他國,只要中共拒絕世界上有公信力的病毒專家的調查,這場全球瘟疫的源頭毫無疑問是非法的中共政權。

疫情進程的操縱

在疫情蔓延之際,中共一邊進行嚴苛的防控,篡改疫情數據,一邊操縱明顯被腐化了的WHO官員,降低世界範圍的防控級別,使得部分國家疏於防範。「極權瘟疫」繼續助力中共病毒,提供向全球加快蔓延的溫床。此外,疫情向全球蔓延的途徑和速度令人不寒而慄,其詭異程度遠遠超出病毒的自然演化邏輯和傳播能力。

全球第一波疫情擴散和第二波相差20餘天。似乎中共病毒在正常的防疫機制下,既能做到潛伏期長,同時又能製造超級傳播者,也就是無症狀快速傳播。顯然,任何一種病毒憑天然的能力與人體免疫力交鋒過程中,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感染者在無症狀情況下,病毒向外散發的濃度必然非常低。即使是密切接觸者,很難突破人體的第一道和第二道防線,而且,病毒也幾乎無法做到讓不同的感染者在很短的時間段內集中爆發。

伊朗作為另一種帶有極端宗教色彩的極權政體,雖然與中共關係密切,但人員較少往來。最詭異的是,伊朗在第二波疫情當中的表現幾乎是中國疫情的翻版,愚蠢和恐慌交織在一起。同樣,在第二波疫情當中的韓國和意大利,由於與中共走得太近,看不清中共的邪惡,或者受到了中共一定程度的控制,導致中共病毒在本國大行其道。

在第三波疫情的前夜,處於寒帶的美國、日本、意大利之外的歐洲,由於氣候寒冷,人們停留在不通風的室內時間比較長,相互感染的機率比較高,疫情隨時出現大爆發。最近兩週來,中國的疫情似乎已經大幅好轉,而歐美的情況卻離奇地越來越嚴重,確診病例持續、加速新增,感染路徑越來越難以追溯,甚至出現社區傳播的病例。

疫情表現出來的詭異程度,存在著被中共操縱的邏輯。首先,假設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肺炎)是中共專門研發出來的生物武器,雖然病毒可能不受控制而導致他們引火燒身,但起碼他們有能力操縱疫情的進程;其次,既然中共對真相的隱瞞、掩蓋,拒絕世界防疫專家和醫生的介入,他們就很可能篡改向世界各國分享的病毒資料和病例數據,導致一些國家的防疫政策被誤導,錯失防疫的最佳時機;再次,如果一個疑犯百般抵賴卻依然受到質疑的時候,接下來他一定會想方設法製造更多相同的案例為自己開脫,中共可能就是按照這個邏輯,刻意地向海外散播病毒和恐慌,同時宣傳機構跟進引導輿論;最後,在越來越多國家對中國採取入境限制的情況下,假設中共刻意地投放病毒,唯一的渠道是不設防的國家,於是,伊朗、韓國、意大利成為病毒大面積傳播的「二傳手」。

還有,中共肺炎的傳播力度之大,傳播速度之快,完全違背了一種病毒的自然演化邏輯。按照《終極解讀》中「延續與跳躍」的遺傳變異理論,只有一種恐怖的可能性,即人工選擇。人工選擇的第一步是對病毒進行編輯和改良。在實驗室中祕密地通過有限的人體實驗篩選出受體親和力強的毒體。第二步是以瘟疫的方式進行社會化實驗,在大量的感染人群中進行自然篩選,同時通過製造恐慌降低感染者的免疫力,提高病毒在感染初期的存活率,以加快變異。第三步是篩選出具有更強親和力毒體,找到新的超級傳播者,重複第二步的實驗。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王友群:江澤民親信故意隱瞞病毒源頭?
【一線採訪】習近平首訪武漢 抹不平傷痛
金言:大國藏疫——從隱瞞疫情到掩蓋罪行(1)
屍檢醫生:新冠病毒很像SARS+愛滋病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