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出去醫下》影評:外送員兼任醫師 趣味設定展現創意

蔡宜霖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人氣: 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3月21日訊】當下許多產業因中共肺炎疫情受到衝擊,不過仍有一些行業反而在此時蓬勃發展,美食外送業就是其中之一,而在法國電影《我出去醫下》( A Good Doctor,法語:Docteur?)中,外送員所做的還不只是派送飲食,甚至還身兼家庭醫師!趣味的設定也讓本片成了頗具娛樂性的喜劇作品。

男主角賽吉是一位在法國巴黎執業的家庭醫師,某次賽吉在聖誕夜值班時,當天曾與他發生車禍的美食外送員馬利克,不小心引發了賽吉的坐骨神經痛問題,劇烈的疼痛使其幾乎失去行動力。然而當天仍有眾多的民眾急需看診,於是賽吉便靈機一動,讓馬利克假扮醫師替自己看病,過程中彼此用AirPods密切聯繫,確保治療過程能夠順利進行,一場趣味的行醫之旅就此展開。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未快速切入正題 不影響電影娛樂性

電影其實並未太快進入外送員假扮醫師的正題,而是先用一定的篇幅,鋪陳賽吉擔任家庭醫師的日常生活。這類情節雖然較為平凡,不過電影的呈現仍能維持基本的娛樂性,不會讓劇情顯得沉悶乏味,如賽吉為一個女嬰看診的戲碼,就頗具觀賞性,也很能體現醫師執業的不容易。

賽吉在聖誕夜值班的情節,也引出了具一定分量的女配角蘿絲,賽吉對她頗為照顧,但兩人的關係既不是父女,更不可能是那種老少配的情侶關係,不過偏偏又仍能讓人感受到這對一男一女間有種特殊羈絆。在稍有保留的敘事形式下,也讓觀眾們對兩人的真實關係感到好奇,為《我出去醫下》之後的情節預留伏筆。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美食外送員馬利克的登場,是故事走向開始改變的關鍵。一個資深醫師竟會讓一個沒讀過醫學院的外送員代替自己行醫,乍看之下似乎太過違背常理,本片對此的處理,也有做到盡量別讓故事誇張得太過火,對此也有做到一定的醞釀與鋪陳。具體的方式為,兩人在當天其實已有過數面之緣,對彼此至少已有了較粗淺的了解,且兩個角色在攜手搭檔前就已有不錯的火花,甚至還有過一次特殊的外送合作。

而有關賽吉因為病痛而無法行動的情節,電影在詮釋上也並未僅訴諸看起來最簡單有效的車禍情節,而是以此為契機,往後運用別的方式達成同樣目的。在這項情節的具體安排上,算是費了一點巧思,讓過程多了一些曲折,不會讓觀眾太容易就猜測到故事發展。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美食外送員一角形象討喜

電影對於馬利克一角的登場,也有著足夠的刻劃,儘管他並未在第一時間就進入故事中,但電影給予他的篇幅與份量絲毫不亞於賽吉一角,讓《我出去醫下》的劇情架構成為典型的雙主角模式。諸多情節對馬利克的刻劃,都很能體現他的親和力與待人處事上的熱誠,除了能讓觀眾輕易對馬利克產生好感外,也合理地鋪陳了往後兩位要角合作時馬利克的諸多行為。

賽吉正式與馬利克合作,讓後者假借自己的名義四處登門行醫後,故事的風格也有了較明顯的變化,開始變得喜劇色彩十分強烈。此前的一些戲碼其實有些偏向劇情片的風格,這項關鍵轉折的啟動,自然也讓電影的娛樂性有了明顯的昇華,馬利克代替賽吉行醫的每場戲碼,幾乎都各自有不同的看點,導演在劇情的設計上也發揮了創意,沒有讓各個行醫情節太過類似,始終能給觀眾足夠的新鮮感。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馬利克首次擔任冒牌醫師後的任務,《我出去醫下》塑造得相當的詳細,一位醫學界生手只能跟資深醫師不斷用通訊設備聯絡,還得努力不被病人察覺到異樣,過程中的窘態與可能產生的問題,都被導演崔斯坦‧賽蓋拉(Tristan Séguéla)呈現得相當扎實到位,好幾次都讓觀眾替馬利克捏一把冷汗,為電影帶來一定的緊張感。

有關行醫情節的塑造,也能體現馬利克對於與賽吉隔空合作的逐漸駕輕就熟,有時候甚至還頗為特立獨行,為電影創造額外的喜劇效果。此外,此類情節也展現了,兩人的合作能夠屢次蒙混過關,除了賽吉的幕後指導十分重要外,馬利克的臨場應變能力也同樣居功甚偉。因此,對於兩位要角的合作,《我出去醫下》的刻劃堪稱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讓兩位主人翁成為有說服力的絕佳拍檔。

不過,馬利克畢竟還是個全職的美食外送員,因此仍有接單外送的任務得處理,如何在兩項工作間取得平衡,也是一項需要解決的問題。通常在蠟燭兩頭燒下弄得難以兩者兼顧,會是比較常見的套路,不過本片的劇情安排較不落俗套,成功讓馬利克同時身兼外送員與冒牌醫師可能引發的問題,以截然不同的形式呈現,並且仍營造出足夠的衝突感與戲劇效果。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女配角蘿絲 為電影增添情感溫度

賽吉與馬利克合作行醫的過程中,此前曾經登場的女配角蘿絲,也在過程中獲得登場機會。蘿絲的再度登場,可說是起到了為電影增添情感溫度的作用,她與馬利克的火花良好,讓電影得以延伸出一條愛情支線,儘管愛情戲碼的篇幅遠遠無法跟行醫相提並論,但仍有足夠的說服力,足以體現角色間的情感。而賽吉與蘿絲的真實關係,也得以隨著劇情發展逐漸浮上檯面,電影給出的答案也能兼顧故事的合理性,讓兩人的特殊羈絆顯得理所當然。

就故事的收尾而言,《我出去醫下》的質感足以令人滿意。馬利克與賽吉合作的最後一場行醫有著不俗的戲劇張力,最終的結局也體現了這場意外行醫之旅對馬利克的正面影響,並對他的未來有明確的暗示;同時,一通電話的到來,更直接點名了賽吉與馬利克的緣分絕非到此為止。諸多元素在結尾的展現,都讓本片顯得十分討喜。《我出去醫下》或許並非商業大片的規格,但以喜劇作品的角度而言,已堪稱成功。◇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我出去醫下》劇照。(原創娛樂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