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紐約人】遊民和粥舖

人氣 1988

【大紀元2020年03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疫情中的曼哈頓失去了往日的熱鬧,地鐵站裡更是冷冷清清。州長的「居家令」讓地下世界的乞討者徹底「失業」。

3月19日中午,28街1號地鐵線的車站裡,一個叫佩里(Richard Perry)的遊民正準備收拾家當走人。他說現在好像「曼哈頓的休息時間」,人都消失了,平時每天能要到三、四十塊錢,現在一週才收入9塊錢。

佩里原來是個安裝空調的工人,妻子得癌症好幾年,去年去世了。2019年1月24日,他徹底成了一個遊民。

去年不幸淪落成遊民的佩里獨自一人坐在地鐵站裡盯著無人進出的地鐵口。(施萍/大紀元)

根據紐約市「遊民聯盟」(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組織信息,目前紐約市有近63000人住在數百個收容所裡,另外有3000多人住在大街上。在這次中共病毒造成的全球流行病襲擊紐約人的時候,遊民是其中最弱勢的人群之一,據報導已經有一名收容所中的婦女確診。

市遊民服務局派出數百工作人員,對街頭遊民進行篩查,找出有症狀的人,送到醫院進行病毒測驗。同時制定規章制度,確保收容所的防疫工作。

另外,紐約市的各種非營利慈善組織正一如既往地為遊民以及所有需要的人提供食品。

平日位於第九大道切爾西教堂中的粥舖(Holy Apostles Soup Kitchen)在這個特殊時期把服務設施搬到了室外,並結束了一些需要大量志願者聚集的項目。

曼哈頓切爾西教堂粥舖負責人皮爾森牧師。(施萍/大紀元)

「我們盡量小心,按照要求去做,疏遠人的距離,不造成聚集,所以我們把服務搬到室外來了。」這個美國最大粥舖之一的負責人皮爾森(Anna Pearson)牧師說,他們每天10點半到12點半服務,每天發放1000份食物。

人們在教堂的院子外排起了長隊。記者問了一下,其中很多人都是有地方住的,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遊民,只不過他們的收入有限,每天到這裡領取免費的食物。

3月19日曼哈頓切爾西一個教堂前排隊領取免費食物的人。(施萍/大紀元)

一個叫弗萊迪(Freddy)的人拿了一盒意大利麵後站到很遠的地方吃,他身邊停放著一輛自行車。弗萊迪原來是個玻璃安裝工,後來失業,在粥舖已經吃了兩年了。

「疫情爆發後我就不坐地鐵了,改騎自行車,是為了避開人群。新聞上說的很嚇人,搞的我很害怕,不過我認為我不會得病。」

他計劃利用這段時間在家裡搞搞裝修。

「收拾窗戶和花園,我還給餐桌上裝上了一些燈,因為有時間了嘛,我在房間裡四處看,然後到網上學學日本人怎麼利用空間的,能收拾房間挺開心的。在家待膩了就出來騎車轉轉。」

他給大家的建議是:騎車,不要使用公交系統,這樣可以減少被傳染風險。

另一個叫奧斯卡(Oscar)的精神健康服務人員拿過飯盒後對記者說,疫情的發展對他的生活沒有產生太大的變化。

精神健康服務人員奧斯卡說疫情沒有給他的生活帶來變化。(施萍/大紀元)

「唯一的改變可能就是地鐵了。你坐在地鐵上好像就你一個人,我晚上去時代廣場或者34街,感覺大街上就我一個人,晚上8點鐘的街道好像是凌晨3點一樣。」

奧斯卡說,平時總抱怨紐約太擁擠,現在有了點難得的清靜。

「其他的沒有什麼變化了,我也不想太恐慌,不想被控制得太厲害,我想保持平靜,還是專注於我的生活。我勸大家也保持冷靜。」

在與粥舖僅隔著兩條大道的地鐵站裡,佩里坐在地上,在他的一堆行李中,他舉著一個牌子,兩眼盯著已經無人進出的地鐵口發呆。

記者問他為什麼不去粥舖去吃飯,他不屑地搖搖頭,說不喜歡吃。

他也不害怕這個瘟疫,「我天天吃人們丟下的垃圾,相信我的免疫力暴強。」

他說他正在跟一個為被迫成為遊民的專業人員服務的組織「突破」(Ground Breaking)申請房屋。

「他們正想法給我找個住的地方,一旦我有了住處,我就可以洗個澡,再出去找個好工作了。」他說,眼睛中露出些許亮光,站起身準備離開。

(如果您有故事想跟大家分享,請給以下郵箱寫信:nyc_news@epochtimes.com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疫情下減輕房貸負擔  紐約州出台90天紓困政策
【疫情中的紐約人】「中共病毒」引熱議
紐約州實行「暫停」政策  加強對抗疫情
紐約州實施疫情限制令 哪些事能做哪些不能
最熱視頻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拍案驚奇】美淨網全面清共 美軍機夜臨廣東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