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人氣 14391

【大紀元2020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香港報導)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疫情延燒,歐美股市暴跌,香港股市也應聲下跌。前香港交易所副主席、中潤證券主席蔡陳葆心接受《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當前需審慎投資,持有現金為上,「等適當的時間再去投資也不要緊。不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自己安全穩定點好。」

人稱香港股市「大姐大」的蔡陳葆心縱橫股市47年,經歷無數次金融危機。她表示此次疫情引發香港股市震盪,不同於1973、1987年發生的股災,「我覺得一定不會像前兩個災情這麼嚴重。」

她說,1973、1987年兩次股災都是股價大起後發生大跌,而這次股災因疫情而起,「它就是這樣來了」,她說:「現在的經濟環境不太好,所以股市下跌是不奇怪的。」

「(股市)現在看起來好像很危險,跌多少很難講,大起(大幅漲升)呢目前是沒這個機會,但是如果穩定地在這,慢慢遲點也會回復。」蔡陳葆心說。

她建議若有餘錢可考慮適量的投資,逢低買入,搏它反彈,但必須選擇「股票底子很好的,持股的人品質很好,不會亂來的」。她說:「如果不合適,那錢先收著,等適當的時間再去投資也不要緊。」

她表示自己偏好生活必需品如煤氣、燈等行業的股票。而地產股股價目前過高,並非投資點,「如果你聰明點,為什麼這麼高價去買入呢?」另外,她認為目前投資衍生工具風險過高。

高壽89歲的蔡陳葆心自1973年投入股市,是香港一百多年證券史上第一個進入聯交所高層的女性,談起自己成功的關鍵,她說做人要原則,「不貪心、不亂來,真心對待他人,不愧對他人,心中自然無愧。」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今次股災不似以往嚴重 淡定應對

記者:今天我們請來了股壇的大姐大,蔡陳葆心女士,蔡太太你好。

蔡陳葆心:你好,大家好。

記者:以現在的股市情況來看,是否又一次金融危機的出現?

蔡陳葆心:我從1972年開始做股票,已經見過無數次的金融危機,本來這次當它是大的股災,但是我就覺得不是。第一,現在它(股市)不是起(升)到癲(瘋狂)。以前曾經發生過的股災,股價是大起後就會大跌,它沒有,就是這樣來了(發生了),所以回升一點是正常的。現在的(經濟)環境不太好,所以(股市)下跌是不奇怪的。但是不會像1973、1987年那種跌法。

記者:1973年1987年是怎麼個跌法?

蔡陳葆心:1973年從1000多點下跌到了150多點。87年也是下跌到剩下了……,我的記憶力不好記不得。但是每一次股災我都逃避了,那時我全賣了我所有的股票。那些人問我說,妳為什麼這樣膽怯呢?好像要跳樓那樣。我說那股市不對路(勁)了,問我會怎樣,我告訴他,我的兒子在美國,我去美國探望我的兒子,不理它(股市),賣得的那些錢先放在銀行裡。所以87年股災,很多人都被別人控告了,反過來我是去控告別人,因為那時候開始有期股,我本來是做買入的,後面覺得不對(勁),清了倉,然後沽出,根本上已賣完了所有的股票,而那裡又賺了錢,但是運氣不好那家公司執笠(倒閉)了,見財化水,這是我歷年來做股票的經驗。

但現在老了,會不會轉變呢?我覺得和疫情大股災的環境不同的,第一它(股市)不是起(飆升)到了每個都癲(瘋狂)。以前每個人沒有股票就睡不著覺,現在不是。有些人也都說跌是正常的,它起就有跌嘛,但是不會跌到10分之一,跌倒無影的。所以淡淡定定。

餘錢可趁機撈底 投資高質搏反彈

記者:估計股市會跌多少?

蔡陳葆心:跌多少很難講,但是看它現在跌一下又起來,跌一下又起來,我覺得一定不會像以前兩個災情這麼嚴重。

記者:會不會跌到一半?

蔡陳葆心:應該就不會的,因為人們已經有了經驗了,懂得怎樣去處理它,有些人就給了一些錢,算數了,收起來了。就是說它會大跌的,也會有人搿硬嚟(硬著不顧一切)把錢投下去,錢全放下去,每個人都無話講,現在的人未必這麼做。世道換了面貌了,人也不同了;以前玩股票的人,在我這個年齡的,一個都沒有了。

記者:今年89歲了?

蔡陳葆心:是的。不過我現在想一想、看一看在我那個年代的人還在這裡,可以說沒有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這裡,有些退休了。有些人交代了或者給下一代的人去做,自己去享受一下這個世界,是我比較傻的。

記者:覺得這個時候是留底的時候?

蔡陳葆心:留底?就要取決於情形,覺得有些(股票)底子很好的很漂亮的,根本不只值這個價錢的,持股的人品質也很好的話,不會亂來的,那如果有錢的話,就趁機買一些,現在這麼便宜。

記者:什麼板牌覺得值得在這種情況之下長期持有?

蔡陳葆心:很難講,見仁見智吧。要根據情況去買一些值得可以去投資的,搏它反彈。

記者:您喜歡買一些什麼樣的股?

蔡陳葆心:我喜歡買一些有一些保險(障)的,找一些舊的,比如買一些可應用的,煤氣、燈啊,你必需用的,不會收攤的。我喜歡買九龍燈多一些,但是它現在跌,它平了我不怕買,煤氣平點都要去用的,用電也不要緊,這些基本上是一定要用的,如果它平了就買一些吧,又有利息收,當作把錢放進銀行裡收利息也好啊,即使它又漲了,至少不用等著錢用,最重要是自己有多餘的錢,就相當於儲錢。

記者:地產股是不是受影響?

蔡陳葆心:地產股呢,早些時候説它太高了。但是如果是你自己的東西,有起有跌的嘛,但是喜歡等高潮去買的話,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錢,慢慢的遲早都會漲起的,但是如果你聰明點的,為什麼這麼高價去買入呢?

慎重投資衍生工具 高不搶低可入

記者:好多對衝基金都虧了好多,怎麼看這些對衝基金?

蔡陳葆心:第一,可能他們的經驗未必從幾時到幾時,他的想法不一樣嘛,那想錯了就跌得很厲害了。因為這些有時候是第一,憑經驗和觸覺,和你信不信,不是説一定就怎麼樣,時代是不同的,以前是這樣,現在未必是這樣。

記者:這個時候是不是穩妥一點的好?不玩那些衍生工具的?

蔡陳葆心:誒,太過危險的,自己認識得不多的,少點玩。輸少點,就當是贏了。你有錢,先留一部分在這,看看遲點有什麼機會再重來,就像地產一樣,現在這麼高了,你搶來幹什麼呢?但是你真的是有錢沒處去花,又想用呢,雖然股高了,但是遲點會慢慢起來,但這就是無謂(不必要的),無謂(不必要的)嘛,高就不要去搶,低的時候沒人要你也不怕去撿便宜的。

記者:蔡太現在幫香港一些老家族打點,他們會不會把資產搬到海外去呢?還是留在香港?

蔡陳葆心:第一,我的客人現在是少了,我年紀大了,認識的人差不多都是老人家,但是部份呢我都開始幫他們清倉,因為我現在年紀大,我幫不了太多,有錢賺,拿回來就算了,不要再來玩了,我都盡量告訴我的客人賣掉走了,因為我自己照顧自己,不能整天幫別人照顧那麼多了。早些時候我告訴他們最好拿這筆錢就走了,現在剩下一兩隻(股票)放在這是不用怕的,我説買煤氣、買九龍燈,必需用的,便宜的(買入)就放在這,留在這收利息算了,那期匯那些不要再玩了。那部分人我一律叫他們走了,我不會再管理別人的(股票)了。現在(我)年紀這麼大,贏也好,沒説一定有輸贏的,總之自己要知難而退。

記者:今年的市況如何?

蔡陳葆心:現在看起來好像很危險,又是疫情又有這樣那樣的。但是呢,大起(大幅漲升)呢目前是沒這個機會,但是如果穩定地在這,慢慢遲點也會回復。

買股票如同看人格 匯豐跌長實穩

記者:有些什麼話在這個時候想對投資者説呢?

蔡陳葆心:自己的錢就要適量去玩,穩定的,覺得可以的就去玩,如果不合適,那錢先收著,等適當的時間再去投資也不要緊,除非你自己認識很深,不怕的,輸了都不怕,那就不用説。不然的話留些錢,好過給那些不知底細的,不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自己安全穩定點好。

記者:現在每個國家都印了很多錢,這些錢都會貶值。用錢買些什麼作為避險資金呢?黃金還是轉去其它?

蔡陳葆心:我以前也挺喜歡買黃金、買房子,就是賣了股票去買房子,這些遲早都要用的東西,但是現在房子不便宜,那就先放在銀行了,雖然沒有利息,也這樣放在這了,就是你先看好了,不是説現在買房子不行,你沒有,你要買回來住,也不打緊,雖然貴點但遲一點也會起來(升值)。你要去投資,就無謂(是不必要的)啦,我就覺得不是時候。

記者:中國的股票呢?

蔡陳葆心:中國那些我現在不是很熟。

記者:現在香港有很多大陸的股票過來集資,覺不覺得這個(集資)功能會減弱了點?

蔡陳葆心:第一,以前就這樣看,現在複雜了。出股票的人你也要知道他的底,這個人的底細,他心裡的行為,是不是為你們著想的,還是為他自己呢?現在(股票價)起了很多,你也不用悔恨,還要看他的持有人的底質是怎樣的,你要明白,有些你買了不怕,本來呢有一隻(股票),滙豐本來就最好了,滙豐是香港人致愛的股不會倒閉,但現在跌得很厲害。但是呢,你説以前也有的,滙豐跌成這樣,香港人致愛的股(票),那怎麼講?以前本來長實(長江實業),都還有很多,現在還是很多,現在李先生(李嘉誠)說我先買點啦這樣,你跟去吧,但是呢,年紀不一樣了,他也退下來了。

記者:中資要小心點看股票是嗎?

蔡陳葆心:個別啦,不是不行,有些我也玩的。

記者:如何學會分辨呢?

蔡陳葆心:就像我對著「個機」電腦,看習慣了,就好像我喜歡1299的保險一樣,看著差不多就賣了,早些跌得差不多,又是跟它玩玩而已了。你自己對那個公司,你玩它的東西,你對他的認識,沒關係的,都算穩定,不會定,跌得差不多又買來玩一下,有時候甚至是當天,突然起了很多,我就放它(股票)出去游泳,突然又跌了很多,我就又把它撈回來。有時候當天,我跟我的小兒子,我的戶口,但是我現在不喜歡大玩,我現在年紀大了,玩得多玩命嗎?不好,玩得小我還不知道我的腦子還行不行,還能不能做事,試試自己而已。我幫他玩玩,當天出當天入,我幫你賺了兩千多塊回來了,我是喜歡講話的,跟你講就像玩遊戲一樣,不是在賭命,因為沒必要嘛,你根本就是講叻(逞強)咩,輸也沒關係,無傷大雅,贏也可以笑一笑,我是這樣的心態去做的。

做人要有原則 心中無愧不貪心

記者:現在炒股的人是否也應該像這樣的心態去做呢?

蔡陳葆心:我想每個人有個人的想法了。我做了幾十年,都還是我。就是我有我自己的方法去做事。

記者:為什麼您會那麼喜歡?

蔡陳葆心:這些是我的興趣。當年我想很多種工作,我喜歡穿漂亮衣服,我開時裝公司做服裝,正想著,後來有了這一行,啊,就好了,我喜歡這一行,就進來了。

我做股票從73年到現在,現在那些大戶很多去世了沒了,給我做的。他因為第一夥計在市場,以前是黑板的時代,他有時候會「賴貓」(耍賴),好的就自己裝起來,不回覆你,自己賣出去其它地方。我不會,我一定和你做,我有夥計在,我不許別人「賴貓」(耍賴)。所以以前香港電話2字頭中環全部打不通的,很難做生意,這些大戶很喜歡給我做,放一個直線電話在我的寫字樓,擺在我的市場裡,一拿起來就行了,不用打電話,他公司的電話和我市場的電話是直線,方便要幹活。什麼都是我做的,出去做,做完之後回覆他,每個人都知道我做事很公道,又快。就是女人我都碰到全身瘀青,經常要去黑板上搶,那時候年輕跑得快,然後就很出名了,每個人都知道找這個女人。

記者:做這一行有很多誘惑,有些什麼原則?

蔡陳葆心:如果他那間公司,不是很規矩的,我不會和他做。

記者:有什麼想要補充的?

蔡陳葆心:多謝你們,我現在年紀大了,有時候有些事情未必很清楚,但是以前我講的事情,都不會忘記的,我記得的事情就講給你們聽,講真話。

記者:希望就算炒股的朋友或者想投資的朋友,都要學一下如何去做人,做事情都要有原則,才能夠長久。

蔡陳葆心:做人要有原則,不要對不起人,心中無愧,不用怕的,我根本就心中無愧,我沒有東西害怕,怕什麼。ICAC(廉政公署)來找我,我都沒有做錯事,我怕什麼,所以當時我很淡定,有就不好彩(走運)了,天要罰我,我根本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錯事,結果每一條都沒有事,你硬要整我,叫我不要再做交易所,我不聽話,為什麼不要做,我要做。結果我留了一個位置,第二天重選,我一樣是最高票數,這些人喜歡我,我做事情是真心為你們做的,我不會亂來不會貪心,有人知道的。

責任編輯:王堇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潘東凱:敲響中共喪鐘 英澳美聯手與中共脫軌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珍言真語】鍾劍華:藉疫情打壓異己 港府負分
【珍言真語】曾焯文:天下圍攻 要求中共賠償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廣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縣遭遇洪災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珍言真語】前線醫護參政 劉凱文對抗制度暴力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舒蘭公安局關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