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領導經濟」陷泥潭 中共內部也起爭議

從江到習 三任中共總書記的經濟政策均告失敗

人氣 25141

【大紀元2020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近日,朱鎔基兩名舊部在一個公開場合質疑習當局的經濟政策。

習近平掌權後,試圖加強「黨對經濟領導」,江澤民掌權後留下的權貴經濟遭到部分改動。但是,無論是習的做法還是江的政策,都使得中國經濟出現大問題。有分析認為,只要中共不倒,在體制內的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成功。

高西慶暗戰習近平「黨領導經濟」的政策

7月7日,由浦山講壇和CF40孫冶方悅讀會主辦的「新形勢下中國資本市場變革」講座在線舉行。中共證監會前主席肖鋼與前副主席李劍閣、高西慶受邀出席並發言。

中共證監會前副主席高西慶、李劍閣都是前中共總理朱鎔基的舊部。

高西慶在講座上稱,既然說要允許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那就要真的這麼做。不能嘴上說讓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但實際做的時候,「這隻閒不下來的手時不時地就伸進來。」

2015年大陸股災時,習當局採取了一系列「救市」舉動,至今仍遭人詬病。

當年7月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到證監會,會同證監會排查「惡意賣空股票與股指」的線索。此舉是大陸股市開市25年來史上第一次。之後,中共「國家隊」進入股市救市,這些舉動都引發輿論譁然。

目前,中共越來越強調「黨領導經濟」,所有上市公司都成立了黨支部。中共要求這些公司的重大事項要黨委同意後才可執行。

李劍閣談監管部門的責任 意有所指

在「浦山講壇」中,朱鎔基的前祕書李劍閣談及了資本市場監管部門的職責定位。

李劍閣表示,監管部門對資本市場的職責就是監管規範,不要去利用資本市場製造和鼓吹泡沫,也不要對資本市場是不是有泡沫做出主觀判斷。

據報導,在2015年股災中,中共文宣拚命鼓動牛市,監管部門也介入其中。

從2014年9月國泰君安分析師任澤平發表《論對熊市的最後一戰》起,大陸就出現了以中共政策催谷股指的氛圍。

2015年4月22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發表題為「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的文章。同年6月20日,為了撐起已經大跌的股市,大陸《證券日報》發表評論文章《「6‧19」暴跌不會逆轉牛市大格局》。

其後,大陸股市牛市變成了熊市,股指至今沒有恢復元氣。

「黨的領導」在經濟上深陷泥潭

2015年股災時,隨著中共在經濟上要加強「黨的領導」,「國家隊」也入場,導致中共大量資金陷入股市。到了2018年10月,針對市場上「五隻國家隊基金已清盤」的傳聞,中共證監會新聞發言人稱,有關報導存在曲解,事實是相關機構持有的股票不但沒有減持,反而有所增加。

陸媒報導,2015年「股災」時,國家資本至少有3萬億至4萬億投入了股市。從目前的數據來看,「國家隊」仍然在股市活動,並且成為很多主要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東。

報導說,自國家入場股市後,股市投資的主要力量分成了3類,國家隊和一般法人(企業原始股東等)、占比約52%。境內機構投資者(約占比20%)和個人投資者(約占比28%)。外資占比不到4%。

文章分析認為,三分的投資結構導致國家隊與機構和個人投資者都相互成了股票交易的對手方。股票的零和博弈意味著至少一方虧錢,另外兩方才能賺錢。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正因為大陸股市內一直有這麼三四萬億資金,所以散戶一般都會看淡股市,近年來股指也一直低迷。因為這些資金一旦從股市撤出,將造成股指大幅下跌。這就是中共「國家隊」接盤、「黨領導經濟」的負面作用之一。

李林一認為,「黨領導經濟」的另一負面作用,就是嚇跑資金。前幾年大量的資本從中國出逃。2015年股災後,中共外匯儲備下降嚴重,全年流失了5000億美元外匯儲備。

《華爾街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在過去兩年中,中國最大的鋼鐵生產商寶武鋼鐵集團的黨組召開了55次會議,審查了137項業務和其它提議。黨組拒絕了其中的兩項提議,並修訂了16項提議。

中共中組部於2020年初發布規定,上市公司「黨組討論是做出重大業務決策的先決條件」。

據陸媒報導,受到疫情等影響,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一季度利潤會減少20億-30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較大。財新網的報導指,其下屬公司寶鋼股份,一季度淨利潤降幅超過40%。

直到發稿前,大紀元記者仍未能在網上查詢到寶武集團一季度和二季度的實際利潤額。

被要求成立黨支部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報表業績滑坡幅度為A股「史上罕見」。2019年實現業績增長的A股上市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淨利潤同比下降超過20%。

習「加強黨對經濟領導」思路的來源

習近平上任以來,一直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在經濟領域也是如此。這一思路也與他曾主政上海的經歷有關。

《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註:此書由兩名《華爾街日報》記者編著,中文名為「超級權力對決」)寫道,2007年,習近平管理中國最先進的城市上海。他在看到了上海市政府擁有的一些大型國有公司的成功轉型之後,習開始相信國有企業的價值。習近平認為,私營企業的發展不足以改變中國。

「令他震驚的是,像上汽這樣的國有企業可以像民營企業一樣成功」,上海一位官員說。

近20年來,中共總理負責經濟。書中特別提到,習近平在2013年與時任中共副總理馬凱的談話。在這次談話中,習近平問馬凱,在經濟運行方面,黨中央和國務院哪個更有效。

馬凱回答說:「北院。」

中南海的北院是國務院所在地,南院是中共中央所在地。

習近平回答:「我看未必。」

自那以後,習近平的經濟顧問劉鶴已制定了國家的經濟政策,實質上架空了李克強。劉在致力於穩定經濟的同時,習近平加強了對黨的控制。

2008年雷曼事件引發全球金融風暴。習據稱也從這次金融危機得到「啟示」。

當時,中共出台許多刺激經濟的措施,其啟動了4萬億刺激計劃,相當於2008年GDP的12%。在金融海嘯的高峰期,中共安然度過。

這也使習等領導人更加確信政府在經濟和一黨制中的重要作用。

江澤民掌權 留下權貴經濟

習試圖改變從江開始到胡錦濤之後的中共權貴掌控經濟的政策,並以「黨的領導」加以取代。

江澤民上台之後,在中共內部樹起了一套新的權力模式,那就是放手腐敗,共謀權與利,形成了權貴經濟。

第一批江家幫的班底,如李長春、賈慶林、陳良宇、曾慶紅、周永康等,幾乎無一不是從走私、招商、圈地等賺得盆滿缽滿。

這期間中國的經濟命脈,一度掌握在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手中,包括石油、電信、鐵道、金融等利益最豐厚的國企,大都掌控在江澤民的親信家族手中,如江綿恆、曾慶紅、周永康、徐才厚、劉雲山等。

江澤民家族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江綿康及侄子吳志明都在上海「發展」,江澤民家族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涉足地產、軍工、高科技、電信等多個領域。

江綿恆既被稱為「電信大王」,也被稱為「中國第一貪」。其「電信王國」包括中網通、中聯通,還有中移動。這些公司作為全球最賺錢企業,都成了江家的「錢袋子」。

江綿恆之子江志成,大學畢業後創辦私募基金博裕資本(Boyu Capital,後改名博裕投資),利用中共權力、操控金融「圈錢」。

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都被指是「石油幫幫主」,中石油、中石化一直被曾慶紅、周永康的家族壟斷。

中共前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是金融大亨。李長春家族在文化領域發財。

在習看來,從江澤民開始的權力機制,到胡錦濤掌權時期的「九龍治水」導致了中共腐敗橫行。當時,在出口和債務推動的投資下,中國經濟增長已達到極限。勞動力成本和社會動盪不斷加劇。各級政府和國企的債務正在堆積,環境問題也正在惡化。

習上台後,清理了部分江派貪官,包括周永康。但是習的反腐並沒有觸及江澤民、曾慶紅等家族,中共權貴仍盤踞在各個領域。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認為,朱鎔基的舊部李劍閣和高西慶,鼓吹自由經濟,但是在中共權貴橫行的狀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場力量。那些理論,就算中共真的實行了,也不可能解決中國的經濟問題。反過來說,習近平以「加強黨的領導」,替換部分權貴對經濟的控制,也一樣解決不了問題。

李林一認為,只要中共不倒,在體制內的任何改革,都是沒有出路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中共欲建海南自貿港 分析指不會成功
北京脅迫設香港「共安法」而非「國安法」
百家姓:論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
田雲:中共7月連遭重擊 內外交困紅船在下沉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美官員歷數休斯頓中領館罪狀
【紀元播報】蓬佩奧:情報顯示 譚德塞已被中共收買
【珍言真語】徐考澧:憂臨立會 工會團結反抗
【重播】美宇航員乘「龍飛船」海上降落
【薇羽看世間】守護台灣 李登輝的故事之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