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眾院作證 駁民主黨人對他和川普的指責

人氣 1330

【大紀元2020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週二(7月28日),美國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聽證會上與民主黨人發生針鋒相對的對峙,原因是國會民主黨人指責他與司法部的工作,並聲稱他只是在執行並完成川普(特朗普)總統的政治目的。

在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於被警方拘捕期間死亡後,全美爆發的抗議和騷亂導致緊張局勢。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要求司法部長到場作證。

聽證會原定於當地時間週二上午10點舉行,但因國會司法委員會主席、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納德勒(Jerrold Nadler)遭遇車禍而推遲。納德勒本人沒有在車禍中受傷。

巴爾沒有迴避民主黨指責 並予以反擊

聽證會一開始,納德勒說:「謝謝你來到這裡,巴爾先生。」並指出,雖然他們期待已久,但這是司法部長第一次出現在委員會面前。

這位民主黨人接下來對巴爾和司法部進行了一系列的指責。他說,在弗洛伊德的死亡和爆發持續的抗議之後,巴爾和他的部門試圖「淡化(警方)存在系統性種族主義的問題」。

納德勒還指責司法部在處理與「通俄門」、「間諜們」調查相關案件的方式,聲稱「總統的敵人會受到懲罰,而總統的朋友將得到保護,而且不計代價」。他還指責司法部的行動已經「對我們的民主規範造成了真正的損害」。

納德勒說:「你在司法部任職期間,協助並教唆總統犯下了最嚴重的錯誤。」

巴爾隨後發表了開場白,並沒有迴避民主黨對他的指責。他反駁說,他堅持認為自己的行為具有獨立性,與川普總統無關,他的目標就是確保每個人在法律面前受到平等對待。

他強調說,川普「沒有試圖干涉」有關處理刑事事務的決定。「相反,他從一開始就告訴我,他希望我運用自己的獨立判斷,做出我認為正確的決定。」他繼續說道,「而這正是我所做的。」

「街頭犯罪對非裔生命的威脅遠大於警局醜聞威脅」

巴爾還談到了弗洛伊德死後的種族緊張局勢。在承認弗洛伊德之死是個悲劇的同時,他為刑事司法系統辯護說,在過去的50年裡,該系統已經取得了進步,個別警官的任何種族主義行為都不是由於所謂的「某種根深蒂固的、普遍影響著我們的警察部門的種族主義」。他指出,「今天各方的政治力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多樣化。」

司法部長還就最近的局勢回應說,撤銷對警察的資助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司法部長還公開反對「暴力騷亂者和無政府主義者」。他說,這些人「劫持了合法的抗議活動」,他還特別提到了正在波特蘭發生的騷亂。

對於有媒體抨擊川普政府派遣聯邦探員前往民主黨主政城市平息那裡的騷亂,巴爾為這種努力進行了辯護,表示這些騷亂不是在和平抗議,而是「對美國政府的攻擊」。他還描述了一些示威者配備的武器,並指出一個聯邦法院已被包圍。

巴爾強調說:「街頭犯罪對非裔生命的威脅遠遠大於警局組織醜聞的威脅。」

在聽證會上的發言中,巴爾解釋了聯邦執法部門在波特蘭的行動。

巴爾說:「有聯邦法院正受到攻擊。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隨便縱火燒毀聯邦法院了?」「如果有人沿著街道走到這裡的普雷蒂曼法院(Prettyman Court)——那個就座落在山腳下的漂亮法院,然後開始砸窗戶,放工業級煙花來縱火,往裡面扔煤油氣球,在法院裡放火,這樣做可以嗎?現在可以這樣做了嗎?不,美國法警有責任阻止這種情況並保衛法院,這就是我們在波特蘭所做的。我們在法院裡,在保衛法院。我們不是在那裡找麻煩。」

弗林案和斯通案

在作證過程中,巴爾還有機會解釋了自己在弗林案和斯通案中的立場,並針對有關他對待總統的朋友存在特別不正當偏袒行為,以及追擊總統敵人的指控進行了慷慨激昂的辯護。

巴爾問道:「我起訴了哪些(總統的)敵人?」

然後,他針對涉及川普前助手的案件表示:「兩個被引用的案例,斯通案和弗林案,都是我認為有必要進行一些干預的案例,目的是糾正法治,確保人們得到同樣公平的待遇。」

他針對斯通案表示:「檢察官提出的判決是類似情況下服刑期的兩倍以上,而這是一名67歲的老人、初犯、沒有過暴力行為。但他們卻試圖把他關進監獄七到九年。我不打算提倡這種做法,因為這不是法治。我同意,總統的朋友們不應該得到特別的照顧,但他們也不應該比其他人受到更嚴厲的對待。有時候,介入此類案件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尤其是當你知道,自己一定會因此受到指責的時候。」

巴爾還談到了弗林的案子,他指出,針對弗林的案子應該被撤銷,因為圍繞聯邦調查局(FBI)與他首次面談的無罪證據最近已經被公開。其中還包括一些記錄,顯示聯邦特工可能一直都在誘導弗林撒謊,以便能夠對他起訴。巴爾強調說:「而這次(與弗林的)面談與任何合法調查都無關。」

共和黨議員支持巴爾

美國國會資深議員、俄亥俄州共和黨人吉姆·喬丹(Jim Jordan)在發言中支持了巴爾,並反擊說,民主黨人對巴爾的敵意是基於一件事:「間諜門」。

喬丹表示,巴爾指責前奧巴馬政府對川普2016年的競選活動進行了間諜活動,民主黨人則對此表示反對。儘管已經有證據顯示,聯邦調查局在獲得對前川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進行監控的授權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為。

喬丹還指出,有證據表明,聯邦調查局在調查邁克爾·弗林時使用了可疑的手段,所以司法部要求撤銷對弗林的刑事案件。

之後,喬丹還談到了美國正在發生的動亂,並展示了一段長長的媒體報導錄像剪輯。在影片的開始,有記者聲稱這些事件都是「和平抗議」,然後就是在全美國各地發生的一系列暴力和縱火事件。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巴爾的摩計劃借鑑芝加哥經驗 打擊暴力犯罪
前巴爾的摩市長被判刑3年
巴爾認為聯邦留工津貼會延續到九月後
找出騷亂事件幕後人 巴爾:重點調查Antifa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