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終誰來承擔卑省雇主健康稅?

图:卑省徵收雇主健康税,给不少企业主们带来诸多烦恼和壓力。(Shutterstock)

图:卑省徵收雇主健康税,给不少企业主们带来诸多烦恼和壓力。(Shutterstock)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8月14日訊】(記者譯明溫哥華報導)根據菲沙研究所近日公布的一份調研報告,卑省實施雇主健康稅(EHT,Employer Health Tax),其中相當一部分以不同形式轉嫁給雇員,而非像計劃中的那樣全部由雇主負擔。

這項研究調查了卑省實施雇主健康稅後對卑省平均工資和工人實際收入的影響。卑省從2019年1月開始實施雇主健康稅(EHT) ,逐步取代了原醫療服務計劃(MSP),2020年起卑省個人或家庭無需再支付MSP保費。

該政策規定雇員工資總額超過500,000元的雇主需繳納EHT。政府用EHT取代MSP的主要理由是,它將消除對個人和家庭的MSP負擔,並將這一稅收負擔有效地轉移到雇主。這是基於一種假設,即EHT是由雇主來承擔,不會通過降薪和其他不利的就業形式對雇員產生影響。但是,大量的實證研究顯示,約有三分之二到90%的工資稅最終會轉嫁到雇員身上,主要表現形式為降薪或裁員。這意味著卑省的雇員承擔相當一部分的EHT,因為它實際上是一種工資稅。

根據卑省公布的1985年到2017年的行業數據,雇主繳納的工資稅每增長10%,對時薪的影響為:短期內降低1.1%,長期會降低3%。卑省雇主繳納的聯邦工資稅包括失業保險(EI)和加拿大退休金計劃(CPP)的資金。

由於EHT使雇主工資稅提高了約22%,因此可以預期會降低平均小時工資,短期內卑省工人賺取的時薪將減少0.59加元,長期降低1.64加元(按2019年定值加元計算)。以2019年的平均工作小時數,當EHT的全部影響轉移給員工時,這意味著卑省工人的平均年收入將減少2,987加元。

這一研究使人們對省政府關於用EHT替代MSP,讓該省企業所有者承擔省民健康保險的說法產生了嚴重質疑。◇

責任編輯:魏思明

評論